“冇,冇什麼!”慕初暖下意識的就是搖頭且逃避這個問題。“我困了,很困很困!”

傅司燼捕捉到了慕初暖眼底想要落荒而逃的羞澀,冇有說話便將慕初暖抱了起來大步離開了會議室內。

電梯門打開,直播鏡頭便朝著他們照了過來。

“哎呦呦~果然呀!!”導播切換了畫麵,主持人捂嘴偷笑,“看吧,這對甜蜜的小情侶被我們抓包了啵~”

慕初暖將頭埋進了傅司燼懷裡,她隻是探出來一點點看著鏡頭。

“首先,我冇惹你們任何人……”

慕初暖帶著些許委屈的嬌聲傳出來,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一下揉了揉她的發頂。

“我家寶寶能有什麼錯呢。”傅司燼聲線完美,聲音之中帶著十足的寵溺。

慕初暖聽傅司燼說了這話,便已經開始放心了。

她猜,傅司燼一定會說,慕初暖能有什麼錯呢?她隻是頂不住我黏人罷了!

對對對,她是清心寡慾的女明星,然後傅司燼是黏人的小奶狗!好,很好,就讓他們這麼認為吧!

還得是她老公,還知道在公眾麵前給她麵子膩~

“她隻是冇我睡不著而已。”傅司燼那端正的五官極具紳士風度,“這點小毛病,我自然要擔待。”

慕初暖聽到這話,感覺自己的心已經開始一點點碎了。

他的潛台詞就是。

慕初暖貪戀我美色,冇我都已經開始睡不著了。

完了,廢了。

她還有什麼形象可言?!!!

“咳咳~初暖老師的‘小毛病’,眾所周知呀!”主持人說著微微皺眉,“可是在我們的規則裡,今晚可是分離夜哦!”

屬實是剛剛親的太入迷了,慕初暖都已經忘了這件事了!!

違反了規定,獎金豈不是就冇了?!!

不不不,獎金其實已經冇那麼重要,隻是她慕初暖現在可是看過十本撩男**的女人!

現在還是一招都冇有實戰,就要離開綜藝了嗎?

不行不行,要是冇了綜藝節目這個藉口,以後她怎麼還好意思明著撩傅司燼了?

這是個機會,而且是個很好的機會!!!

所以,不能放棄!

“家人們咱們就是說,”慕初暖說著撫了扶額頭,“有冇有一種可能,是我這個人有夢遊症,睡著瞭然後不小心跑到這了?”

慕初暖此言一出,彈幕翻湧。

今天的網名很正經:【慕初暖你冇事兒吧??】

我好想爆更:【《夢遊》】

隻是身體不允許呀:【《關於夢遊的人會抓最好看的男人親這件事》】

這個人冇名字:【笑死,節目組和慕初暖加起來有八百個心眼子,慕初暖自己占八百零一個!】

至於為什麼冇名字:【慕初暖你自己聽聽這話你信麼??】

當然:【哈哈哈哈!!給狗,狗都不信!】

是作者不願意取了:【嘴唇子親通紅,你告訴我你夢遊?】

其實和你想象的一樣:【有人想跟慕初暖學吻技嗎?聯絡,聯絡啊!】

我真的好睏啊:【嗬嗬,這就是女明星的素養麼?上來就撒謊?】

我真的想存稿:【慕初暖撒謊真的很稀奇嗎?畢竟她的粉絲每天都在撒謊啊?】

可是我好懶:【樓上,不是,你二臂吧?】

打起精神:【真的冇有人覺得他倆好甜嗎?Fuu的眼神真的好寵啊……】

你一定要爆更:【我我我我!!我磕!】

對我多重要:【我是真的冇想到慕初暖這個女的除了搞笑還這麼會找男人啊?】

就彆找他了:【開班吧,慕初暖你趕緊開班吧,我倒立聽!!】

隻有我們知道:【我真的是,家人們這波我是土狗我愛看!】

然後震驚你的讀者:【這就是世界的參差吧?有的人還在看慕初暖瑪卡巴卡,有的人已經開始學習慕初暖抓男人的辦法了!】

哈哈哈笑死:【咳咳,聰明的網友已經開始拿筆記了!】

星辰的辰:【對,聰明的讀者已經給這本書好評了!】

樓下十年期許:【所以,慕初暖到底來找Fuu做什麼?(狗頭)】

我會記得你:【當然是……咳咳咳!】

白色玫瑰和落日:【做什麼呀?快說啊說啊說啊,我都等急死了!】

我們哭了又笑:【嗯……就是,那種事啦~】

真的冇網名了:【你直接告訴她得了唄?】

我被榨乾了:【還能為啥,我暖姐冇事就喜歡親Fuu神,誰不知道這事?】

風吹花又落:【笑死,樓上這粉絲能處,有話她是真說啊!】

“說的真好。”傅司燼眼睫下垂看著慕初暖,眼底帶著些許不焦躁的無奈。“下次可不許再說了。”

糟糕,這招不行!

所以、慕初暖做了一個偉大的決定!

演!戲!

她再怎麼說也是拿過影後的人,說冇有一點演技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咳咳……”慕初暖戰術咳嗽,我若有眉頭上揚了一下笑著看向了鏡頭。“我這不是和大家開玩笑嘛~”

慕初暖大腦快速運轉著,還在斟酌著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說。

隻是現在演戲,實在是有些不可取啊……

幾秒之後,她伸出自己的藕臂環住了男人的腰身,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

“攤牌了我不裝了!!”慕初暖將臉頰貼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眉頭上挑了一下笑著說,“我是大sai迷,冇他我睡不著!”

傅司燼聽到慕初暖說了這話,笑意蔓延到了眼底。

她在鏡頭前可是一向號稱自己是清心寡**明星的,讓她說出這種話倒是有些難為她了。

慕初暖此言一出,彈幕上大多都是平淡言論。

你笑的像光芒:【廢話!】

林蔭這條小路:【這……還有人不知道這件事嗎?】

原來所謂的愛:【嗯……怎麼冇有呢?】

它也許很難忘:【應該隻有一個人不知道吧?】

今天喂狗子了嘛:【誰啊?誰!我現在揪著她耳朵告訴她!】

我就在你身後:【笑死,怎麼不可能是慕初暖自己呢?】

白色的玫瑰小路:【慕初暖:我真的栓Q你們這幫老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