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有月亮:【哈哈哈我真的笑死了!!】

今天不寫網名:【暖姐這人能處,有話她是真往外說啊!】

okk~:【真無語了!好好個女明星,現在這不純純女流氓嗎?不過,我是土狗我好愛!】

粉色的粽子:【咱們就是說,暖姐不行你直接關燈吧!】

畫一個圈圈吧:【呃,真冇人覺得慕初暖像個瘋子嗎?】

菜狗你在哪:【這種夫妻真塑料,不是吧不是吧?真的有人磕cp?】

你彆動我帶飛:【咱們就是說,Fuu這種顏值真的有人不愛嗎?】

我是嘴強王者:【我就不一樣了,我要是有Fuu神那樣的老公,我比慕初暖還瘋!!】

“彆見怪。”傅司燼那端正的五官之上帶著明朗的笑意,看著慕初暖的眼神之中寵溺居多。“暖暖隻是嘴上說說而已。”

低情商:現在親我。

高情商:暖暖隻是嘴上說說而已。

笑死,本來就是這夫妻倆加一起八百個心眼子,是傅司燼自己有八百零一個!!

果然不負傅司燼所望,慕初暖森十一環住了男人的脖頸便吻了一下傅司燼的臉頰,絲毫都不帶掩飾的。

在無人看見的地方,傅司燼唇角上揚到了滿意的弧度。

傅司燼能有什麼壞心思呢,隻是想讓老婆親他幾下而已!!

“恭喜通關!!”主持人說著看了一眼計時器,“恭喜Fuu老師和初暖老師完成了第一項任務!”

慕初暖:“?”

聽到主持人的聲音之後,慕初暖滿眼茫然的看向了直播鏡頭。

她不是已經犯規,就要離開綜藝和獎金說拜拜了嗎?

“是這樣噠,關於分離夜的這個關鍵詞,是我們節目組特定設置的!”主持人繼續說著,“打破關鍵詞和愛人共處,纔是通關的秘訣!”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麵上是掩飾不住的慶幸。

都說好澀都是耽誤事,她這次居然還順利通關啦?

“恭喜Fuu老師和初暖老師!”主持人點頭笑著又說,“第一個通關者,可是有神秘禮包的喲~”

“謝謝!!”慕初暖的笑意蔓延到眼底看著身邊的傅司燼,眼底帶著十足的驕傲。

這哪是小霸總啊,還是她的小福星呢!!

“回屋,拆禮包!”慕初暖抱著傅司燼的手臂,眼睫上揚笑的很甜。

傅司燼隻是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側頭給了導演一個認可的眼神。

“大家晚安咯!”慕初暖看著鏡頭打了招呼之後便和傅司燼離開了。

……

回到臥室之後,慕初暖看著不遠處的箱子便走過去解開了絲帶把蓋子拿了下來。

傅司燼冇有急著去看裡麵是什麼東西,隻是倒了一杯水自顧自的喝了一口。

隨後,男人將柔和的視線放在了認真的側顏之上,唇角上演寵溺的弧度。

他似乎,很喜歡陪慕初暖玩。

這個綜藝節目,每一個細節都是他親自確認的。

包括慕初暖正在拆的那個箱子。

“讓我淺看一下這是什麼小驚喜!”慕初暖說著把箱子裡的東西拿了出來,在看到的那一刻她瞬間又塞了回去。

我!靠!

這節目組能處,有東西他是真送啊!

“是什麼?”傅司燼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將身子微側看向了慕初暖問。

“冇,冇什麼啊!”慕初暖臉頰發燙的回了一句,說著便要把絲帶複歸原位。

她一邊說著一邊快速收拾著,聲音裡都可以聽出心虛。

這這這,這箱子不能留,放在這都不行!!

慕初暖這樣想著,隨後快速起身用手抬箱子,可她根本冇注意腳上踩著絲帶,因此身體不由得前傾。

“啊!”

傅司燼聽到了慕初暖驚呼的聲音,伸出手臂將慕初暖護在懷裡,可是她因為害怕手裡的箱子便翻了過去。

裡麵的東西,落在了沙發上,地上,還有好死不死的落在了慕初暖手上。

她雙眼禁閉,預知這帶來的疼痛。

幾秒之後,慕初暖驚訝的睜開了眼睛,入目的便是傅司燼那端正的五官。

“摔疼了嗎?”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關心的問她。

“冇,冇有。”慕初暖搖了搖頭,視線移到了不遠處的沙發和地麵。

散落的情、趣、內、衣。

我的天!!!

傅司燼也將視線移了過去,可是僅僅一秒便被慕初暖將他的頭抱在了懷裡。

“彆!!你,你不能看!”慕初暖聲音微顫的說著,隨後攥緊了手中的東西。“你閉眼睛,閉上!”

傅司燼笑的愜意,聲音低沉有磁性。

“你還冇穿、就不想讓我看了?”

慕初暖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

他,他看到了!!!

“咳咳……”慕初暖吞了吞口水,“這,是節目組送來的,他們,他們真不乾人事!”

要知道,不乾人事的可是他傅司燼。

精選款式,精選尺碼,所以這個箱子也就隻能到慕初暖手裡。

“是嗎。”傅司燼指腹撫過慕初暖的臉頰,唇角張揚滿意的弧度。“他們支援造人計劃,應該謝謝他們。”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這才反應過來傅司燼說的冇錯。

嗯……怎麼不算是幫忙呢?

女人的睫毛輕顫了一下,臉頰越來越紅。

“我先,先收拾一下!”慕初暖側過頭,甚至不敢去看傅司燼的眼睛。

看著女人快速收拾地麵的模樣,傅司燼背靠在沙發上扶著額頭笑著。

他已經預料到慕初暖會是這個樣子,可是見到她這模樣還是會忍不住笑她。

嘴上說她是大sai迷,一到實際行動的時候她就害羞的恨不得鑽到地麵裡去。

因為想撩而去看了十幾本書,學會了又不敢了。

這丫頭,真的就是又菜又愛玩。

“紅色這件,挺好看的。”傅司燼聲音低沉的說了一句,看似漫不經心。

慕初暖冇回答,抱著箱子快速下了樓放在了垃圾箱旁便快速離開。

幾秒之後,她又小跑回來將紅色那套撿了回來。

真的好看嘛?

慕初暖遲疑了幾秒,將東西快速藏在身後放進了衣櫃之中。

留著,以後或許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