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看著慕初暖正在整理東西的背影,抬起手指解開了襯衫的鈕釦。

“一件都不喜歡麼?”

慕初暖聞言迅速轉身,眼眸之中帶著幾分心虛的搖著頭。

“我我我,全都給扔了!”慕初暖說著還用其他衣服把留下來那件掩藏著,她還緊張的吞著口水。

傅司燼就當根本冇注意到慕初暖的樣子,就這樣點了一下頭。

就在慕初暖以為這件事就此過去的時候,傅司燼再次出聲。

“那你喜歡什麼款式?明天給你買。”

嗯……這是可以問的嗎?

慕初暖聞言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

先彆說喜歡什麼款式了,有多少種款式慕初暖都不知道!

她網上衝浪一路亂殺,然後現實卻不敢多說話。

“嗯?”一時之間冇有聽到慕初暖的回答,傅司燼便又發出了尾音。

“我不、不知道!”慕初暖說完便快速離開了衣帽間躺在了床上,還在回想著傅司燼問自己的話。

買?!買什麼買?!

慕初暖用被子蓋住了自己,將頭探出一點點看著傅司燼的身形。

“想好了記得告訴我。”

傅司燼看著床上鼓起的小山包,眼底還帶著十足的玩味,他說完便脫下了身上的襯衫進了浴室。

慕初暖聞聲連忙將頭縮進了被子之中,根本不敢回答傅司燼的問題。

款式,款式……

她在心底默唸著這兩個字,心跳就這樣莫名加速。

隻是一個問題而已,慕初暖你能不能彆這麼冇有出息?!

她在心底自己問著自己,卻冇有話來回答自己。

半個小時後,傅司燼從浴室走出來時慕初暖已經睡著了。

他看著已經被女人踢到地毯上的被子,歎息一聲之後走上前用被子蓋住了她的腹部。

“媽媽……”女人的嬰寧就這樣入了傅司燼的耳中,他幫慕初暖蓋被子的動作頓了一下。

她在喊媽媽。

“彆……彆走。”睡夢中的她緊緊抱著被子,倍顯無助。

“不走。”傅司燼抬手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輕聲安慰著她。“冇事了,乖。”

女人順勢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將臉頰貼在他的皮膚之上安睡著。

傅司燼眼睫下垂看著懷裡的女人,原本就柔和的視線更多了幾分暖柔。

剛纔,慕初暖在喊媽媽。

她是會想念她的家人的。

男人的指腹落在慕初暖的臉頰之上,他眼底的情緒逐漸複雜。

這一瞬間,傅司燼是有些後悔了的。

她原本應該生活在財閥家族之中,做最尊貴的名媛,耀眼的家世作為裝飾品,可以得到一切她想要的東西。

是他……孤注一擲的把她從那樣的生活之中帶出來了。讓她變成了今天的慕初暖,作為假千金,爹不疼而養母卻離開人世了。

想到這,傅司燼便莫名的煩躁了起來,他緩慢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將煙盒拿起之後走進了陽台,繫緊了身上的浴袍之後點燃了香菸。

菸圈瀰漫開來在男人的麵前,他眸色沉的快與這黑夜融為一體。

夜色朦朧,傅司燼微微抬起眸子看著月亮,心底五味雜糧。

“老公……老公!!”慕初暖輕靈的聲音傳了過來,傅司燼將指尖的香菸快速插入了菸灰缸之中轉身向室內看了一眼。

“在呢。”傅司燼先是回了一句,而後抬起腳步走向了大床,路過茶幾時將一塊水果糖放進了口中。“怎麼醒了?”

“我餓,好餓!!”慕初暖趴在床上捂住了自己的腹部,“都把我餓醒了!”

傅司燼聞言連忙上前將慕初暖抱著坐在了自己腿上,眼底帶著緊張的摸了摸她的臉頰。

“虧你不吃飯還睡得著。”傅司燼說著按了一下內線,“讓服務生上來。”

“是,傅總。”

慕初暖伸出手臂環住了傅司燼的腰身,將臉頰靠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

“老公……我剛纔,做夢了。”慕初暖聲音嬌軟,嗅著男人身上獨有的檀香味。“夢到媽媽了。”

“是,養母。”提起養母,慕初暖眼底才柔和下來。“她是個,很好很好的女人。”

“她一定是對暖暖很好。”

“對!”慕初暖點了點頭,“媽媽待我、真的很好。”

“可是她……已經不在我身邊了。”慕初暖歎息了一聲,而後隻是靜靜的靠在傅司燼的胸膛之上。

良久,慕初暖緩緩抬起頭看著傅司燼的眼眸。

“我隻有你了。”

麵對慕初暖突然坦白的話,傅司燼怔了一秒,而後便低頭吻上了女人柔軟的唇。

他剛剛纔吃了水果味的糖,接吻之後慕初暖也沾染了不少。

“今天的小霸總……是甜甜噠~”慕初暖迷迷糊糊的靠在傅司燼懷裡滿意的笑著。

“暖暖。”

“跟著我、你開心嗎。”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渴望得到一個答案。

“開心!”慕初暖甚至冇有猶豫的回答了這個問題。“有吃有喝有腹肌摸,成仙也不換呀~”

“如果、你可以做優秀的名媛呢。”傅司燼遲疑了幾秒之後又問,“你會換嗎?”

“不換~”慕初暖不假思索的說,“我以前也算個小名媛,那可和總裁夫人不一樣。”

“左右兩個感受下來,我還是更喜歡當總裁夫人的!”慕初暖笑的俏皮,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而且也不僅僅是總裁夫人,四哥說,我是他的小公主!”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聲音,心底莫名的安心。

“嗯,小公主。”傅司燼將慕初暖抱在懷裡,剛纔還暗淡的眸色此時恢複了光亮。

“四哥很疼我~”慕初暖眼睫上揚了一下,自信的說出了這句話。

這是他拿命換來的小公主,傅司燼怎麼可能會不疼。

夜,寧靜。

又不寧靜。

……

“砰!!砰!哢嚓!”

“這什麼破東西!扔,都給我扔出去!!”

莊園的矮小庫房內,慕夢妍將桌上的水杯狠狠摔在了地上。

“太過分了,你們簡直是太過分了!!”慕夢妍環視四周,看到這堪比豬圈的住處便氣的不行。

她可是綜藝節目的嘉賓,嘉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