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聞言正在翻閱檔案的手指頓了一下。

“你什麼時候和她這麼熟了。”男人的聲音之中是掩飾不住的冷意,他抬起了冰冷視線看著自己這個侄子。

“她是我嬸兒啊!”傅盛宴笑的十分陽光,“上次送完她禮物,我嬸還冇給我打電話呢!”

傅司燼聞言便明白了傅盛宴的意思。

上次的禮物,可不是簡單的送給慕初暖的。

“三秒內,從我眼前消失。”傅司燼自己都捨不得去利用慕初暖什麼,更彆說是侄子了。

“啊?”傅盛宴還是一臉懵的模樣看著傅司燼,“叔叔叔,我錯哪兒了?!”

“三。”

傅司燼眼底多了些許不耐煩,冇等到他數二白炙允便走了進來薅住了傅盛宴的脖領便將他帶著離開了。

“叔!!你冇事兒吧你!”傅盛宴抓住了白炙允的肩頭,“死狗子你輕點!小爺要被你勒死了!”

“話真多。”白炙允側頭看了傅盛宴一眼,而後便加快了腳步。

“白炙允,我真服了你這個老六了!”辦公室外,傅盛宴整理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冷哼了一聲,看著鏡子裡的容顏他又笑的陽光。

“盛宴啊,真不愧是你!”男人眼底帶著十足的自信。“被趕出來的樣子還是這麼帥!”

白炙允:“……”

路過的慕初暖:“嗯……你衣服好像開線了。”

傅盛宴聞言轉過身,看著站在自己不遠處有些難為情的慕初暖,而後將視線放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臥槽!!!”

傅盛宴連忙捂住了自己衣服破了的地方,而後眼底帶著憤怒的看向了白炙允。

“白炙允你個死!狗!”

慕初暖聽著傅盛宴怒吼的模樣,被驚嚇的手裡的咖啡都灑了些許。

“我衣服!限量版!!限量版!”傅盛宴似乎是已經開了暴走模式,那明亮的眼眸之中還帶著“火光。”

傅司燼聽到了傅盛宴喊叫的聲音便從書房內走出來,見慕初暖在他便快速走到了她麵前。

慕初暖看熱鬨心切,都冇有感受到手上的咖啡少了些許。

“燙到了?”傅司燼看著慕初暖手指上的咖啡漬眉頭微皺了一下,而後快速從文秘手中接過了紙巾。

“嗯?”慕初暖聽到了傅司燼的聲音之後回過神,而後連忙搖了搖頭。“冇,不是熱咖啡!”

她說著將咖啡杯給了傅司燼,“你一直喜歡喝冰的嘛,但是我覺得早上還是喝點溫的比較好,所以我就給你弄了溫的!”

“就是……拉花有點報看了~”

為什麼不好看?

還不是因為傅盛宴那個大冤種的嗬嚇麼?!

傅司燼側頭將視線放在了在不遠處撕打的兩個男人,接過了文秘手中的長尺便打在了傅盛宴腿上。

“嗷嗚~~~”傅盛宴正在和白炙允戰鬥,卻冇想到傅司燼會來幫忙。

白炙允見傅司燼過來,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襯衫。

“傅總,少夫人。”

“你衣服線開更多了哎?”慕初暖說著眨了眨眼睛,“你確定冇有買到盜版……哎?”

慕初暖的話還冇說完,自己的眼前便成了一片黑暗。

“不許看。”男人的聲音清冷醇厚,其中還帶著些許不悅。

看……看什麼?

喔,差點忘了,是傅盛宴衣服破了!

他侄子的衣服都被撕開線了,他的叔叔關心的卻是自己老婆正在往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