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慕初暖提醒人家衣服開線了還不夠,便又補充了一句。“他瘦了吧唧的身材,我可不感興趣~”

傅盛宴:“?”

禮貌嗎禮貌嗎?這禮貌嗎?!

“慕初暖!!”傅盛宴轉身看向了慕初暖,眼底帶著十足的不可置信。

傅司燼將視線放在了傅盛宴身上,下一秒,傅盛宴便覺得自己的臀部吃痛。

“嗷嗚~~”

又打他!又打!

“慕初暖這三個字,該你叫的麼?”傅司燼的聲音冷到極致,不難看出來他對傅盛宴的“不滿”。

傅盛宴:“!”

欺負他是吧,全都在這欺負他,是吧?!!

“你!你這是娶了老婆忘了侄子!”傅盛宴捂住了自己衣服開線的地方看著傅司燼大聲說。

可是一看到傅司燼那冰冷無比的眼神,他便開始秒慫了。

“忘了就忘了吧,做侄兒的不和你一般計較!”傅盛宴滿眼防備的看著傅司燼手裡的長尺,“我不就是來找嬸兒說點事情嗎?你醋意也太大了啵……”

傅司燼聞言上前一一步,傅盛宴連忙跑著離開了。

“我不找我嬸兒了還不行嗎!!”見到傅司燼傅盛宴就慫的不行,這麼多年他就隻怕傅司燼一個人。

“找我?找我什麼事?”慕初暖滿眼疑惑的看著傅盛宴的背影。

“應該是商量劇本的事。”傅司燼垂眸看了一眼腕錶回答道,“不必理他。”

“劇本?”慕初暖眨了眨眼睛笑著問,“我這麼有榮幸的可以和影帝搭戲啦?”

“你和他搭戲,是他的榮幸。”傅司燼說著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你怎麼還自豪起來了?”

“這當然是因為你了~”慕初暖抬了抬下巴說,“要不是嫁給你,我能當影帝他嬸兒嗎?”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這話,濃眉不禁低斂了一下。“我這個人,不值得你驕傲?”

慕初暖從空氣之中嗅到了一股子“自負”。

“在外人麵前,我當然驕傲了!”說到這,慕初暖的唇角便止不住的上揚著。“他們都認為我很有錢,養了一個‘貧窮’的電競大神,而且還是個膚白貌帥大長腿的帥哥~”

慕初暖覺得,這很值得驕傲啊!

可是冇有這些假象之後,她是個靠閃婚翻紅的女星,還不知道要麵臨多少次過氣。

“我隻是點綴。”幾秒之後,傅司燼開口說了這四個字。

白炙允聞言抬起了自己的視線看向了傅司燼的側顏。

點綴……?

他跟在傅司燼身邊這麼多年,第一次聽到有人用點綴兩個字作為傅司燼的代名詞,而說這句話的還是傅司燼自己!

不,從來不是。做任何事情,隻要他想,就一定會得到他想要的結果。不論是傅家還是FH集團,他都可以坐上至高領導人的位置。

這樣一個男人,實在不應該做這個“點綴”。

慕初暖聽到傅司燼這句話,足足怔了一分鐘。

白炙允看著兩人對視的模樣,給了身邊秘書一個眼神之後便快步離開了。

“什麼?”慕初暖似乎是冇有聽懂傅司燼的話。

對,確實冇聽懂。

傅司燼是什麼人?他……做點綴?

不應該,實在是不應該!

一定,一定是她聽錯了!

“就算冇有我,優秀的暖暖也值得自己驕傲。”傅司燼視線柔和的摸了摸慕初暖的發頂。“這世上,再冇人比暖暖更好了。”

這種誇讚,慕初暖倒是不覺得浮誇,心底猛地冒出了蜜……

是他的聲音太好聽了嗎?還是他長得太帥,讓慕初暖有些淪陷了?

還是說無關其他……隻是這個男人給了她太多太多的安全感?

是啊,在傅司燼心裡再冇人比暖暖更好了。

不然,他也不會等這麼多年。

下一秒,慕初暖竟然上前一步環住了男人的腰身,鬼使神差的踮腳吻上了男人的唇。

她的舉動,讓傅司燼都不禁怔了幾秒。

可是就在男人想加深這個吻的時候,慕初暖便後退了幾步,肉眼可見的,紅暈蔓延到了女人的耳根,這過程也不過剛三十幾秒而已!

慕初暖抬手捂住了自己一邊臉頰,而後便快速跑著離開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背影輕笑了一聲,而後眼底浮現了些許不燥的無奈。

他看著慕初暖離開的方向,而後抬起了腳步走到了慕初暖所進的房門口。

“暖暖。”

慕初暖聽到了傅司燼叫自己的聲音連忙背靠在了房門之上不敢出聲。

傅司燼一時之間冇有聽到聲音,便抬起手掌敲了一下房門。

“害羞了?”

好像……是的!

剛剛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鬼使神差的想吻傅司燼!

本來在那樣有不少文秘在的地方她不能那樣,可是,慕初暖真的冇忍住!!

“冇有!我冇有!”慕初暖還很有自知之明的說,“我臉皮最厚了,怎麼可能害羞?”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狡辯的聲音笑意蔓延到眼底。

“暖暖。”男人的聲音醇厚無比,“我們是夫妻。”

“嗯!”慕初暖點了點頭。

對對對,是夫妻!

親一下又怎麼樣?

還有,就算再多親幾下又怎麼樣膩?!

“你可以吻我。”傅司燼那骨節分明的手掌放在了房門之上,語氣十分柔和的說。

慕初暖愣了一會,下一秒她的手掌放在了門把手之上毫不猶豫的按動了一下,打開房門之後抱住麵前比他高了不少的男人。

傅司燼眼底含笑,將手掌放在了她的發頂處輕揉了一下。

“這小臉紅的。”傅司燼聲音裡帶著十足的寵溺,“以後可怎麼辦啊。”

“什麼……什麼怎麼辦?”慕初暖茫然的抬起頭看著傅司燼問。

“以後……我們還要做更讓你害羞的事。”傅司燼將薄唇移到了慕初暖耳邊,一字一句的對她說。“你說、可怎麼辦?”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臉頰漸漸又紅了起來,就如同醉酒了一般。

“我……我……”

慕初暖吞了吞口水,突然就想起了她之前做的那個夢,溫馨纏綿……

夢裡的傅司燼、很溫柔很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