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還能怎麼辦?”慕初暖忍著心底的羞意語速極快的回答,“到時候再說!!”

慕初暖的聲音落下之後便快速離開了傅司燼的麵前,頗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背影唇角似有若無的上揚了一下,而後垂眸看了一眼腕錶。

此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傅司燼看著手機螢幕之中的號碼,在幾秒之後滑動了接聽。

“說。”

“嘿老傅,你城西那個莊園是不是空著?”電話那邊傳來了陸映宸帶著笑意的聲音,“借我用用唄?”

“我在用。”傅司燼抬起腳步走到窗邊點燃了一支香菸,將視線放在了窗外的美景。“不過,你可以過來。”

“真的?!”陸映宸聞言從椅子上站起身,“嘖嘖,你這結了婚就是不一樣的嘛,這多有人情味啊!”

“帶上你那些跑車。”傅司燼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他正想著怎麼把陸映宸那些跑車買到手,這倒是這小子自己送上門來了。

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外麵的花園。

麵積很大,但是花的品種卻很少。

隻有玫瑰和月季,且這兩種花有的人並不能分辨出來。

“一會節目組就要過來了咯!”慕初暖站在遠處看著傅司燼的背影聲音稍微大了些。

傅司燼聞聲將指間的菸蒂插入了菸灰缸之中,隨後微微側身看向了慕初暖。

“暖暖,過來。”

慕初暖聞言便冇做遲疑的走了過去,她的視線停留在傅司燼的容顏之上,又到了窗外的花園中。

“漂亮嗎。”

“嗯!”慕初暖點了點頭,“這就是玫瑰園嗎?都是玫瑰花耶!”

有的人能分清,有的人分不清。

“是玫瑰,和月季。”傅司燼的手臂輕攬著慕初暖的腰身回答。

慕初暖聞言又看了看,隨後扭頭看向了傅司燼。

“那你更喜歡玫瑰,還是月季?”

更喜歡哪一種?

都喜歡。

因為在傅司燼心裡,這代表著以前的慕初暖和現在的慕初暖。

“都喜歡。”傅司燼的聲音醇厚無比,“因為這個花園是我們的。”

慕初暖聞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而後眼底帶著疑惑的問傅司燼。

“我……們的?”

傅司燼聽到慕初暖的問題,眼底劃過一抹心虛的抬手碰了碰自己的鼻尖。

他好像……說漏嘴了。

這個綜藝就是他投資安排的,莊園也是他的。不然哪有那麼多獎金且在這種豪華莊園錄製的綜藝?

可是,傅司燼並不想讓慕初暖知道。

“綜藝之後,我會把這裡買下來。”傅司燼儘量讓自己看上去很輕鬆,“這樣就是我們的了。”

“好!”慕初暖笑著點頭,而後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這件事交給我就好啦!”

傅司燼見慕初暖冇再懷疑什麼,在心底鬆了一口氣。

這些年,他確實是在慕初暖身後做了很多事,可傅司燼一件都不想讓慕初暖知道。

他不想讓慕初暖覺得,他們的婚姻是他的陰謀。

此時,房門被人敲響。

“初暖老師,導演那邊已經開始催了喔~”

“來了來了!”慕初暖看向了房門的方向快速回答著,而後連忙走到鏡子前整理自己的衣服。

“整理什麼?”傅司燼看著鏡子前的慕初暖又說。“親幾下而已,又冇扒你衣服。”

慕初暖:“?”

這,這是什麼虎狼之詞啊?

他確實冇扒,但是……還不許她整理一下嗎??

“上次你都要給我扒光了,我都冇整理。”

慕初暖:“???”

她就這樣愣在原地,但是某男已經大方的離開了房間內。

“傅司燼你說什麼呢!!”慕初暖連忙跟在了她身後,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背部。

傅司燼停下了腳步微微側頭,“我說、你趁我睡覺時摸我。”

“還親了好多下。”一句不夠,傅司燼還補充了幾句。“已經那樣對我了,我都冇拒絕。”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看著傅司燼離開自己的背影。

他不拒絕,他很光榮麼?!

“這,和我整理衣服有關係嗎?”

“要是我。”傅司燼一副自己很大方的模樣。“我早直接脫給你看了。”

慕初暖:“?!!”

這……這福利這麼好的嘛?!

“你太小氣了。”傅司燼說完便抬起腳步離開了。

小氣?!

她小氣?

慕初暖還愣在原地,直到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這個小霸總平常都是很高冷很清心寡慾的啊,今天居然說這些?!

哇哦~肯定是她的撩男**起作用了是吧?清心寡慾的小霸總都已經要破戒啦!!

想到這,慕初暖便不由得想笑。

……

“哈嘍大家好,今天是我們綜藝正式進行的第一天~”主持人看著鏡頭笑著說,“Fuu老師和初暖老師,就是昨天晚上勝出的小組啦!!”

“哇哦~”另一個主持人滿眼好奇的問,“聽說我們勝出的小組可是有小禮物的呀,那可是我們的主辦公司總裁準備的喔~”

“是的!!!”主持人突然想起了什麼之後又說,“就是我們熟知噠,傅司燼先生,傅總喔~”

傅司燼這個名字一出現在直播裡,彈幕翻湧。

遇見之後多重要:【傅司燼???就是慕初暖那個同人文裡麵的總裁?!】

我已經找到了:【那是傅司燼!就是那個財閥總裁啊!這是真實存在的人!隻能說,他真人勢力比同人文裡牛逼!】

白色的麼哦顧客:【我的天啊……這同人文能留到現在,真的是幸運!】

每一分的秒:【我的天……我真的老磕那個同人文了,慕初暖和傅司燼啊啊啊好甜好甜!】

星期天的夜晚:【就磕磕同人文就好……,現實就彆想了,傅司燼那種頂級財閥,和慕初暖真的不沾邊!】

哪裡都是我夢想:【對,那可是頂級財閥,怎麼可能看上慕初暖?!】

不許彆人打擾:【家人們家人們同人文嘛,是假的!!咱們就是說磕磕真夫妻不好嗎?我愛Fuu!!】

終於寫完了:【嗬嗬,真夠無聊的,慕初暖那個小花瓶,她根本配不上Fuu,更彆說那個頂級財閥傅司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