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名要正經:【笑死,我暖姐有錢有顏,最主要的是站在那就喜慶,怎麼配不上了?!】

晚風寄霜降:【要演技冇演技,慕初暖有什麼好粉的?!】

還在你身邊:【就憑她站在那就讓人想笑啊!】

太陽的乳酪:【嗯……怎麼不算呢?】

星夜的暮色:【嗬嗬,她可以用錢買Fuu留在她身邊,但是買不來傅司燼!傅司燼可不缺錢!!】

向日葵花語:【笑死,我暖姐稀罕麼?!】

粉色薔薇蜜桃:【聽說那位可是很醜的……慕初暖是顏控,應該看不上吧?】

絕絕紫奶蓋:【樓上這粉絲能處,有愛豆她是真坑啊!】

孤單冇心事:【慕初暖配得上第一總裁?真特麼的笑掉大牙了!】

我冇網名彆看了:【停停停,人家傅爺根本不會看慕初暖一眼的好不好?!】

不懂微笑的意思:【不過那本同人文真的好上頭啊……我現在看慕初暖和傅司燼這兩個名字就已經開始想磕了!】

在夜裡堅持:【話說,那本書已經好幾天冇更新了呼叫作者呼叫呼叫!!】

寄晚:【還敢寫傅司燼同人文?這作者真是越來越邢啦!】

橙子的橙:【我每一個字都儲存了,這樣下架的時候也可以二刷!!】

蜜桃味:【笑死,根本不用儲存的好不好?彆忘了,那本書可是FH簽約噠!】

草莓味:【話說……傅總到底給綜藝嘉賓準備什麼了?!】

還有啥水果:【我的天啊,傅司燼給慕初暖和Fuu送禮物……這要是串聯同人文,這不就是三角戀嗎哈哈哈……】

不想起網名:【樓上這麼一說,真的有畫麵了!】

“哇……我們的彈幕區也是對禮品的好奇呀!”主持人說著看向了慕初暖,“所以……初暖老師可以給我們淺淺透露一下嘛?”

傅司燼送的禮品麼?!

靠!真服了他這個老六了!

好啊,他故意送她那些東西,又假裝不知道箱子裡是什麼,這狗男人,不就是想看她很緊張的藏那些東西的模樣麼?

狗男人,這狗男人!

“初暖老師?”主持人見慕初暖一時之間冇有回答,便又叫了慕初暖一聲。

慕初暖聞言倒是犯難了。

情·趣·內·衣,她怎麼拿出來給大家看?

就算不看,說出來她也是會不好意思的,OK?!

“怎麼,初暖老師你是捨不得麼?”慕夢妍尖酸的聲音傳了過來。“未免也太小氣了吧?!”

眾人聞言都將視線放在了慕初暖的側顏之上,等待著她的回答。

“你倒是大方。”慕初暖笑的十分明媚,“大方到全劇組的午餐都你請了。”

“哇!謝謝夢妍老師!!”慕初暖的話一說出口,便馬上就有人來附和。

慕夢妍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而後眼底帶著十足的驚訝。

什麼鬼?!!

請全劇組吃午餐?那要多少錢……?

“謝謝夢妍老師。”慕初暖唇角上揚了一下道謝。

聽著在場嘉賓的道謝聲,慕夢妍真的就是騎虎難下。

若是說她不請客,現在就是全網都知道她慕夢妍連頓飯錢都冇有了!

不……不能這麼冇麵子!!!

“是呀……我請客!”慕夢妍麵上的笑有些僵硬,但這隻有慕初暖可以注意到。

“午餐什麼的,這都是小事……”慕夢妍看著慕初暖的側顏說,“比起這個,我更好奇初暖老師到底拿到了什麼禮品呢!”

慕夢妍眼底帶著憂愁,但是這並不能宣之於口。

慕初暖見矛頭又指向了禮品的事,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位置。

傅司燼這個老六,惹了事不說,現在還不知道去哪了!!

“不會是……傅總太反感關於你們的同人文,送給你一隻死老鼠啵?!”慕夢妍說著開始掩麵嘲笑,眾人聽了這話都滿眼震驚。

慕初暖將冰冷的視線放在了慕夢妍身上,她真的不知道慕夢妍是什麼腦迴路。

“還有……今天你那個便宜老公冇來。”慕夢妍眼尖的發現了今天慕初暖身邊冇人,便接機嘲笑。“你今天要一個人蔘加情侶綜藝麼?”

有人喜歡碎碎念:【不會吧不會吧,Fuu去哪了???】

有人不喜歡:【我記得,這個慕夢妍是慕初暖的妹妹吧?我總覺得她說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家人們主要是:【我靠,慕夢妍這是爆料麼?】

我非常喜歡:【不是吧不是吧,真的有人信慕夢妍說的話嗎?她可是小偷哎!】

我新書開坑:【我是慕初暖黑粉,但是這個真千金是真的噁心,信她話的人腦子真的多少有點問題!】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互聯網真的冇記憶麼?這個慕夢妍做了什麼事情你們全忘了?】

可以的話留留評論:【天啊,這人是小偷哎!】

應該大部分都是:【慕初暖咋就不算小偷?她可是偷了慕夢妍的身份!】

老書過來的讀者:【是抱錯,這和慕初暖有什麼關係?!】

栓Q你們來看新書:【呃、慕初暖不會真的收到了死老鼠吧?!】

“想象倒是挺豐富的。”醇厚的男音通過話筒傳遞出來,眾人聞聲之後環顧四周。

“是誰在說話?”

“我的天呀,這聲音咋這麼好聽?”現場的觀眾都亢奮了起來,“比Fuu還聲優啊啊啊!”

慕初暖也是個聲控。

而且她家那個老六的聲音,她不可能聽不出來。

隻是相對於他平常的音色,現在的倒是多了幾分誘惑感。

就像……之前慕初暖解他皮帶的蘇欲時刻。

“傅總,那位就是慕初暖小姐。”傅司燼身邊的秘書特意開口,他的聲音也一樣通過話筒傳出。

“傅總?!!”

“傅總……?”

眾人驚訝的聲音很大,滿眼震驚的環視一週。

“傅總路過便來節目組視察。”導演拿著喇叭說,“大家不必緊張,直播繼續!”

慕初暖眼神輕薄的看著不遠處的閣樓,想當時這個老傅也是這樣在不見人卻能聽聲音。

——“有人願意和慕初暖小姐牽手嘛?”

——“我,願意。”

“初暖小姐。”傅司燼眼底帶著玩味是笑著問,“我送你們的禮物,就這麼不好宣之於口嗎?”

慕初暖現在要是能飛上這個閣樓,高低把傅司燼拽下來之後扒了他的衣服,不不不,是扒掉他的小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