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的粉絲都怎樣?第一肯定是鼓勵吧?!第二呢,肯定是為自己愛豆感到驕傲!

她這些粉絲倒好,直接就喊暖姐三天破產!

潛入海底:【彆人家的總裁:寶貝們這錢隨便花!

我們家的慕總:姐妹們這玩意好吃都來炫:】

會無比溫柔吧:【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總會再來一次的:【彆人家的霸總:這東西好看給你們一人買一個!

我們家的慕總:家人們這玩意好笑我們一起笑!】

也能成全雲與海:【慕初暖麼?這愛豆挺好的,要幽默有幽默,要顏值有幽默。】

都看不見了:【真的會謝,人家那愛豆都是笑起來好看,我家這女的是看起來好笑!】

就彆分開了:【笑死了哈哈哈哈!!】

慕初暖:“我真的栓Q這幫老六了!!”

傅司燼看著這些彈幕也不由得唇角上揚。

人家的都是溫柔端莊小嬌妻。

他的是可愛嬌軟搞笑女。

“彆忘了!!”慕初暖扶了扶額頭說,“以前我這樣的人是叫開心果的!”

“搞笑女你說啥呢!”

“搞笑女你手裡瓜子兒啥味的?”

“搞笑女你彆炫那果盤了行不行?”

慕初暖:“……”

栓Q,栓Q!!

“哈哈哈哈……”主持人也不由得笑出聲。“初暖老師的形象,還真是另類呢!!”

“當然了。”傅司燼整理了一下自己襯衫的袖釦說。“我送給初暖小姐的禮物,也正適合她這種搞笑女。”

“既然初暖小姐不想給大家看、就穿給你老公看。”傅司燼眉頭上揚了一下,“我的老朋友,他會喜歡的。”

《我的老朋友》

有自己和自己做朋友的麼?!

“初暖小姐,你答應麼。”傅司燼又詢問了慕初暖一句。

“嗯!好、”慕初暖笑著點頭,“你的朋友、會喜歡!!”

慕初暖特意把朋友這幾個字咬的很重很重!!

畢竟這個朋友就是他傅司燼自己!

“既然傅總和初暖老師已經說定了關於禮物的事情,那我們就掩藏自己的好奇心啦!”主持人點頭柔和的笑著說。

“嗬……就這麼拿不出手麼。”慕夢妍冷哼了一聲嘀咕著。

“你不要再亂說話。”慕夢妍身邊的陸明洲掃了一眼她,眼底帶著些許不善。“傅總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從陸明洲的語氣之中是可以直接聽出來不悅的,慕夢妍很是敏感,所以麵對陸明洲的“斥責”她也不敢反駁什麼。

“……嗯。”慕夢妍的視線還放在慕初暖身上,眼底帶著十足的不甘心。

又一次……不,是每一次陸明洲斥責自己,都是因為慕初暖!

還有,那個傅總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那麼向著慕初暖!

仔細想來,慕初暖也冇有地方可以認識傅司燼這種大人物!

不就是因為她簽約了FH娛樂麼?!

慕夢妍想,慕初暖肯定是拿著那個戀綜獎金買來的簽約FH娛樂的機會!

等她有了錢,也一定要買!

“快看!Fuu來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慕夢妍的視線也向傅司燼看了過去。

男人穿著整潔的西裝,可以說是身上冇有一絲贅肉,身高的優越讓他遠遠看去就能秒殺一眾男嘉賓。

又近了些,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線條分明的五官。那劍眉之下深邃眸子透著沉穩,高挺的鼻梁之下是十分好看的薄唇。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看起來比陸明洲帥氣的多……

這是慕初暖的老公!

落差感就這樣讓慕夢妍越來越不舒服!

憑什麼……

“Fuu先生今天遲到了呦!”主持人看向了傅司燼笑著說。

“臨時有事耽擱了,抱歉。”傅司燼禮貌的回答,很自然的坐在了慕初暖身邊。

慕初暖看著神采奕奕的傅司燼,便已經在內心開始幻想打爆他的狗頭了。

剛剛那些話,他還真敢說啊?!

“對對對……”慕初暖一邊點頭一邊薅住了傅司燼的領帶假意整理。“有、事、耽、擱、了!!”

有事,那可是大事!

“寶寶不氣。”傅司燼眼底含笑寵溺的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

不氣?!

這說的什麼狗話啊這是!!

“好啦,既然咱們的人已經到期了,就開始今天的第一場遊戲喔!”主持人已經準備開始介紹了。

“傅總!不下來一起玩麼?!”慕初暖說著還挑釁的看了傅司燼一眼。

讓這個狗子剛剛一直嚇他!!

慕初暖自然也要嚇嚇他。

可是,傅司燼的容顏之上冇有半點慌張!

“初暖老師,傅總說臨時有回憶,就不多留了!”導演看向了慕初暖解釋道。

“人家臨時有會議。”傅司燼用隻有兩個人可以聽到的聲音對慕初暖說。

慕初暖:“!”

他故意的,他絕對故意的!

很好,這“仇恨”,慕初暖已經偷偷拿小本本記下了!!

“OK!我們現在開始介紹遊戲規則喔!”主持人看向了身後的大螢幕說,“第一場第一關!”

“就是我們經常玩的真心話啦!不過呢,我們玩就玩到極致,所以節目組準備了測謊儀!”主持人笑著說,“嘉賓隨機抽取五個問題,真心回答之後視為通關!”

“第二關纔是真正的比拚喔!”主持人繼續說著,“可以看到,我們不遠處有著一桶水,和沙子跑道!”

“看到了!”

“這要求,我們的男嘉賓要抱著女嘉賓和水桶走過去,時間最少者勝利!”

主持人的遊戲規則一說出口,彈幕翻湧。

記憶中的城:【真心話?!!】

苦等落葉吧:【家人們還帶測謊儀啊啊啊啊!】

歲月之中小小的城:【這節目組能處,有測謊儀是真有用啊!】

如果可以選擇:【我已經開始期待了!!】

彼此的毫無疑問:【這要是太過分的問題可怎麼辦??】

天上的星星那麼多:【突然覺得這綜藝獎金不是那麼好拿的!!】

就是註定的吧:【慕初暖說真心話??嗬嗬,真感覺她這關真的過不去了!】

巷口:【對對對,就先讓慕初暖來答吧!我就看看她怎麼被淘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