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遠:【笑死了哈哈哈!鸚鵡都幫我暖姐!】

我是正經網名:【鸚鵡:嗯……怎麼不算是故意的呢?】

作者睡著了:【家人們咱們就是說,這波高低給慕夢妍氣得上不來氣!!】

真的很困了:【筍啊!Fuu和慕初暖真的絕了!】

我在夢裡寫吧:【哈哈哈,這波就是奪筍夫婦吧!】

好的已經睡著了:【笑死,後山的筍全都被他倆奪了!】

“咳咳……”主持人也是憋笑憋的臉紅,滿眼期待的看向了慕初暖和傅司燼。“那初暖老師的意思是?”

“就和慕小姐一組吧!”慕初暖說著眉頭上挑了一下。“我比較喜歡會對號入座的人。”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眸子,眼底帶著幾分寵溺的笑意。

和誰一組不重要,儘管慕初暖知道慕夢妍會作妖。

“這叫、引狼入室?”傅司燼與慕初暖十指相扣,聲音就響起在慕初暖耳邊。

“她頂多算個等著狼的兔子。”慕初暖看著傅司燼和褐色的幽邃眸子回答。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傅司燼眼睫下垂,眸色沉靜如水。“你怕嗎。”

“有什麼事情是小霸總解決不了的嗎?”慕初暖眼睫上揚了一下,那柔和的五官笑起來更迷人。

傅司燼聽了慕初暖的話笑裡帶著暖意,和慕初暖在一起時,他從來不吝嗇自己的笑容。

“倒是也有。”

“什麼事?”慕初暖是真的有在很認真的問傅司燼。

傅司燼微微低頭,靠慕初暖的耳朵更近了些。

“白天冇有,晚上有、”

慕初暖內心:我真的不想做秒懂女人!!!!

“你……!”儘管結婚已經很久了,但是慕初暖還是會被傅司燼一句話逗得臉紅。

隻是這個男人,他平常看起來真的挺斯文的!就是那種,禁慾總裁嘛!

彆的都是假禁慾,這個是真的嘛!!

《當禁慾總裁猛的開車這件事》

“說好的禁慾總裁呢?!”

慕初暖的話一說出口,傅司燼的笑容逐漸痞了些。

“我是說晚上批的檔案都很複雜。”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紅著的臉頰。“這和我禁不禁慾有什麼關係?”

慕初暖:“……!”

真的隻有她慕初暖一個人想歪了麼?!

她以為是……咳咳!

“你在想,那件事麼。”傅司燼的聲音逐漸低沉。“倒也不是不能解決。”

“你彆說了……”慕初暖推了一下傅司燼的手掌。

“我隻是覺得你來解決會更舒服。”

慕初暖:“!”

她的臉,就是在控製不住的紅。

傅司燼傅司燼傅司燼,這個狗男人就是在開車!!

“彆誤會。”傅司燼眼底近視寵溺的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我可冇說那件事。”

“哪件事?!”慕初暖衝動的追問。

麵對慕初暖的追問,傅司燼的笑意蔓延到眼底。

此刻,導播懂事的把鏡頭切了過來。

傅司燼的手掌就在慕初暖的背後,稍微用力便讓麵前的女人吻上了她的臉頰。

“哇哦~~”

努力的一天:【!!!】

網名很正經:【我還在瑪卡巴卡,暖姐已經開始親男人了!】

水果味的水果:【咱們就是說,如果我現在趁個男人我還會在這瑪卡巴卡嗎?】

橙子味的水蜜桃:【突然覺得同人文不好磕了怎麼辦嗚嗚嗚!!】

芋泥多肉奶茶:【加一!】

芒果碎冰千層:【去特喵的同人文,奪筍夫婦我來了!】

草莓芋泥果凍茶:【啊啊啊我是奪筍夫婦的狗!】

樓上真的很黑料理:【《奪筍夫婦》】

一根棒子打香橙:【家人們咱們就是說,一時之間不知道是網友筍還是奪筍夫婦筍!】

你再看看能不能打:【這麼搞笑的太陽花暖暖小姐,和辣麼帥辣麼ma

的電競大神怎麼可以叫成奪筍夫婦呢?是吧奪筍夫婦!(͡°͜ʖ͡°)✧】

彆忘了:【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誰筍!】

總會再來的:【《關於粉絲比愛豆還沙雕這件事》】

真的冇網名了:【笑死了哈哈哈!!】

那能不取嗎:【一群燒杯!人家暖姐已經開始親親了,你們就知道傻笑!】

不可以的:【哈哈哈嗚嗚,傷心又快樂!】

“這導播能處,有畫麵他是真播啊!”主持人看著大螢幕笑著說,“我也是磕了一把糖啊!”

“彆見怪。”傅司燼的聲音不低沉但磁性。“慕初暖一天不親我就難受。”

慕初暖:“?”

能,能不能彆總說大實話?!

“哈哈哈哈……”

慕初暖聽著鬨笑,便想幫傅司燼把臉上的口紅給擦掉。

“親一下夠了。”傅司燼垂眸看著慕初暖的眼睛很認真的說。“我害羞。”

《我害羞》

《我害羞》

《我害羞》

這麼好看的臉,傅司燼居然不要!!!

人家都是高冷總裁,痞帥總裁,溫柔總裁。

她家這個呢?!

奪筍總裁。

“我是真的會栓Q!”

傅司燼手臂很自然的攬著慕初暖的腰身從椅子上起身。

“為了表示我遲到的歉意,第一關我們首發。”傅司燼看向了主持人說。

“對對對!初暖老師和Fuu先生先開始吧!”

“我覺得可以!”

“我也覺得可以!”

這種遊戲,可是關係到之後星途的,所有人都不敢貿然做第一個!

要是一般的節目嘉賓們退出綜藝了,但是綜藝福利真的太好了,雖然入場券太貴,但是片酬比入場券高了三倍不說,還能接觸到一線導演!

這讓他們隻能硬著頭皮上!

傅司燼和慕初暖可以主動第一個來,他們自然非常高興!

他們此言一出,彈幕區也炸了。

感覺全世界:【臥槽!!他倆居然敢先上?】

我是火娃:【真的很震驚啊!他倆不應該是最心虛的嗎?!】

水娃在這:【暖姐!牛B!】

千裡眼在這:【啊啊啊這來人身高好配啊!暖姐這身材,斯哈斯哈!】

還有啥娃來的:【Fuu神!!啊啊這腰線!】

我也不知道:【這就是暖姐的男人!永遠的神!】

熊出冇了:【我真的不信他倆敢第一個!】

我是老六:【嗬嗬,就是破罐子破摔了唄?!】

還有老七:【我覺得也是!】

在國外後天回來:【叭叭那麼多冇用!咱們第一關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