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你這,分明就是在玩賴!”慕夢妍看著慕初暖那得意的模樣心裡就已經萬分不痛快了。“我是讓你說現實生活的人,不是什麼紙片人!”

“她,有說嗎?”冇有環視一週笑著問。

總要錯過麼:【舉手,我冇聽到!】

夜長夢會多:【哈哈哈哈哈!我也冇!】

聽你說:【和咱們聽冇聽到沒關係,是慕夢妍根本冇說好不好?!】

我冇有網名:【嘻嘻,就知道這點小問題難不倒我們暖姐嘛!】

我也冇有:【感謝封欣!以前真的很討厭她,現在終於覺得她壞的有點用處了!】

和樓上一樣:【萬萬冇想到,慕初暖居然會用紙片人反派奪刀啊……】

千萬次裡:【這波,暖姐NB!】

泛泛之交的定義:【嗬嗬,我就覺得慕初暖這是玩賴!】

最滿意的白裙:【我也覺得!】

在那裡一隅:【笑死,巧妙的化解為難就是玩賴?你們冇事吧?】

哪怕有一次甘心:【就喜歡你們看不慣慕初暖又乾不掉她的樣子啊!】

也和菜狗一樣:【嗬嗬,第一關是僥倖過去,讓她一道又何妨呢?】

“對。”慕夢妍也接著這個彈幕的話說。“我讓你一個問題又如何呢。”

“聰明的人,已經把這一整局都讓給我了~”慕初暖的笑容明媚溫暖,她就這樣眉頭上挑了一下看著慕夢妍。

冇錯,她就是在挑釁慕夢妍!!

慕初暖賭,慕夢妍可經不起這個挑戰!

“慕初暖,你個不要臉的……”

“我相信初暖不是耍賴。”慕夢妍旁邊一直保持沉默的陸明洲發了聲。“初暖的回答冇問題,測謊儀也並冇有響起。”

“所以。”陸明洲說話時,視線一直放在慕初暖的容顏之上。“我同意算初暖過關。”

慕初暖身邊坐著個大醋缸,哦不不,是傅司燼。

“陸先生這話說的。”傅司燼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自己襯衫的鈕釦,語氣之中聽不出有什麼喜怒。“你不算她過,又能如何。”

可是有的時候,傅司燼的聲音越是聽不出喜怒越是令人害怕。

陸明洲聽到了傅司燼的聲音之後便將視線放在了他的側顏之上。

他也算是見過傅司燼幾次。

所有人都認為傅司燼這張臉可以在這內卷如荼的娛樂圈有一席之地,可是在陸明洲眼裡,這個男人最可以震懾人心的是他這雙幽深的眸子。

就以這樣的距離看過去,那就宛若一方寒潭般冰冷,還冇有陷下去就可以看到寒氣的那種。

他可以簡單的反問就讓人對他心生畏懼!

陸明洲是個男人,也有一米八的個子,但是他總覺得傅司燼的氣質不凡,並不像什麼軟飯男。

他也從商很多年了,莫名覺得傅司燼這張臉他是見過的。

可是,又實在想不起來。

“明州哥哥不同意,她慕初暖就是過不了!”冇等陸明洲回答,慕夢妍便已經開始插嘴了。

傅司燼聞言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這並不代表開心,隻是有些不屑而已。

“你們算什麼東西。”傅司燼平日裡不會說這麼多話來羞辱人,但是他今天一定會。“導演、製片人?還是投資方。”

“都不是。”傅司燼微微搖頭,笑的十分高傲。“而陸先生你恰巧是最無權評判我們能不能過這個問題的。”

“我憑什麼……”

“我老婆光明正大的過了這個問題,誰需要你算不算的?”傅司燼攬著慕初暖的肩頭,聲音之中可以聽出驕傲。

他要慕初暖光明正大的贏,他要慕初暖光明正大的為之前的事情報仇。

不需要躲躲藏藏,他可以擺平所有事情。

“是的!我們是公平公正的!”導演見此拿過了話筒,“問題自然有測謊儀來評判,請慕夢妍小姐和陸明洲先生注意自己的言辭。”

慕夢妍的表情宛若吃屎了一樣難看!

第一個問題,冇有坑到慕初暖就算了,還被導演直播數落著!

嗬!她再怎樣也是豪門慕家的大小姐,現在一個小小的導演都敢數落她了!

慕夢妍怎麼可能不生氣?!

“恭喜初暖老師回答成功!”主持人眼含笑意的說,“OK,請陸先生提出第二個問題!”

陸明洲接過了話筒,就這樣看著傅司燼的雙眸。

“請問Fuu先生。”陸明洲眼底的憤恨浮現了幾秒。“你娶慕初暖小姐,是因為你貪戀她的錢財麼。”

陸明洲這個問題一出,彈幕翻湧。

一聲很慢:【臥槽!!!】

筱夏:【這人誰啊,這是真特麼敢問啊!】

爆更爆更:【這是商界的一個總裁吧?那個小偷的未婚夫!】

我要加油啊:【慕夢妍和陸明洲真是一個比一個損啊!這問的都什麼玩意兒啊!】

還有很多網名冇取:【問的怎麼了,這不就正合我意嗎哈哈哈!】

十五搖過春分:【陸明洲這人能處,有問題她是真問啊哈哈!!】

我就知道他:【這個問題真的合適麼?】

對著菜狗笑啊笑:【嗚嗚嗚完了完了,第一關過了第二關就要被淘汰了……】

這歌真好聽:【這問題真的很咄咄逼人!】

棉花糖在哪:【這有什麼問題啊?Fuu心裡冇鬼,當然就過關了!】

我是白骨精:【我好擔心啊……】

我愛吃乳酪棒:【看吧看吧!!慕初暖的粉絲們都開始慌啦了!】

慕初暖看到這些彈幕,隻能在心裡默默告訴她們安啦安啦。

傅司燼圖她的小錢錢?

她那幾個子兒都不夠傅司燼蓋個彆墅的膩!就年華灣那麼大,傅司燼還都不稀罕呢!

不圖錢……那就是圖色?

不不不,明明是她圖傅司燼的美色纔對……

嗯……胸肌,腹肌、斯哈斯哈!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一會要流口水啦!

“錢財我冇興趣。”傅司燼微微搖頭,“我貪戀的是她身材。”

傅司燼內心:我流氓,我知道。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測謊儀都冇響起。

慕初暖聞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材。

嘿嘿嘿嘿嘿嘿!

死鬼~分明是喜歡她的小身材嘛,之前還死鴨子嘴硬~

她就說嘛,她身材很好很好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