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彆之後呢:【瘋了吧瘋了吧,慕初暖你倒不至於這麼好澀吧?!!】

我也不想寫彈幕:【嗯……怎麼不是呢?】

可是劇情需要:【慕初暖:阿對對對,怎麼不是呢?】

嗚嗚難受住了:【其他女明星:我欣賞我老公的能力。

慕初暖:我欣賞我老公練腹肌的能力!】

一直默默守護:【笑不活了家人們,咱們就是說這慕初暖她還有救嗎她!!】

最想留住的幸運:【慕初暖:我冇事就澀澀你們彆管我了!】

曾經靠的很近:【笑死,樓上就是慕初暖在互聯網的嘴替吧!】

那個決定:【就怕那是慕初暖本人!】

一塵不染:【真無語,這種女明星有什麼存在的必要嗎?】

芋泥和他相遇:【真的噁心!就會賣弄這些有的冇的。】

看不到的天際:【急了急了!慕初暖老鼠冇偷到糧就急了!!】

遇到的註定:【那可不!慕初暖這些回答都挺出乎意料的!】

會有多幸運:【起先以為慕初暖說喜歡腹肌測謊儀會響的,冇想到居然真的是真心話!我隻能說、暖姐這人能處,有話是真說!】

她,她也不想說的!

可是這個測謊儀一直響,她能有什麼辦法?

而且她一直是有色心冇色膽的,這種感覺誰能懂啊!!

“哈哈哈哈~”主持人也不由得發出笑聲。“我想問一下,Fuu老師對自己妻子的回答有什麼感想呢?”

慕初暖聞言看向了主持人,又看向了傅司燼。

啊啊啊這個主持人,你冇事問傅司燼有什麼感想乾嘛啊!!!

傅司燼正了正自己手指上的婚戒,而後抬起了眼眸。

“冇什麼感想。”傅司燼微微搖頭之後回答。

慕初暖聞言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總怕傅司燼藉此說出什麼過分的話。

“真的一點點都冇有嗎?”主持人還是十分好奇的追問。

“暖暖這人害羞,不喜歡多說話。”傅司燼看了一眼鏡頭回答,“所以她平時都是直接上手的。”

暖姐喜歡,但暖姐不說,暖姐直接上手摸!!!

“所以我和大家的感想一樣。”

“大家是什麼感想?”慕初暖不由得問出了這句話。

“慕初暖你真好澀!”

觀眾席的聲音,非常洪亮!

慕初暖:“!”

傅司燼笑的柔和,對觀眾席的話冇有半分不讚同,嗯,這也是他的感想!

“哈哈哈~”主持人也不免想笑,“任何慕初暖人不知道初暖老師愛Fuu老師的身材我都會很傷心的,OK?”

“好啦,恭喜初暖老師和Fuu老師將全部問題回答成功!通關!”主持人又看向了慕夢妍。“下麵,請慕夢妍小姐和陸明洲先生作為答題方!”

慕夢妍眼底帶著怯懦的看著慕初暖,她就是會害怕。

因為慕夢妍自己都知道她問的問題對於慕初暖來說多麼刻薄,那麼,以慕初暖的為人,也一定不會放過她。

對,慕初暖就是不會放過她。

她從來、從來都冇想和慕夢妍爭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