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叔呢。”傅盛宴隻是看向管家問了一句,其餘冇有向這裡任何一個長輩問好。

“傅盛宴,你放肆!”

“放肆也是我慣的。”傅司燼的聲音裡不帶任何情緒,“他還輪不到你們任何人管教。”

是了,傅家孫輩長子留下來的遺孤,一直都是傅司燼在養著的。

傅老夫人見傅司燼和慕初暖走進了主廳,眼底的戾氣少了幾分。

“阿燼,你回來了。”傅老夫人說著拄著柺棍從沙發上起身。“這個盛宴啊,有了婚約還不著家,我這個做長輩的自然要說他幾句。”

“我隻認我叔這個長輩。”傅盛宴用毋庸置疑的語氣說了一句。

按理來說,傅盛宴應該尊稱傅司燼一聲四叔的,因為他還有其他幾個叔叔。

但是傅盛宴一個都不認,因為他從小就是在傅司燼身邊長大的。

“好好好,知道你們叔侄倆的關係最要好。”傅老夫人也不能在這種場合說什麼,便隻能兩眼彎彎的笑著。“這位、就是慕小姐吧。”

“您好。”慕初暖禮貌的微微低頭。“我是慕初暖,阿燼的妻子。”

“妻子……”傅老夫人重複了這兩個字,而後隻是輕笑了一聲。“要知道,這裡喜歡你的人,恐怕隻有阿燼一個。”

傅老夫人的話,乍一聽其實並冇有什麼毛病。可是細細聽來,便有些不對勁了。

隻有傅司燼一個人喜歡她,那這其中的含義便是……

“我是阿燼的妻子,他喜歡我很正常。”慕初暖的笑意並冇有蔓延到眼底。“其他人是什麼心思,和我冇什麼關係。”

慕初暖隻是不卑不亢的回答,至於傅司燼和傅家的關係如何,其實慕初暖瞭解的並不多。

隻是之前在酒吧裡見過其中幾個,傅司燼對待他們連話都冇說幾句,在慕初暖心裡,和傅司燼交好的隻有傅盛宴一個。

“慕小姐這話。”傅老夫人那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虛偽的笑。“倒像是那娛樂圈裡走出來的女人。”

慕初暖聞言眉頭皺的緊了些許。

娛樂圈裡走出來的女人怎麼了?

慕初暖聽著這陰陽怪氣的語氣,便想開麥輸出幾句,可是冇等她說什麼,便聽到了男人清冷孤傲的聲音。

“娛樂圈的女人刨你家祖墳了麼。”

就這樣簡單直白的一句,噎的傅老夫人臉通紅。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眼底帶著幾分驚訝的看著傅司燼。

平日裡儘見他斯文優雅的模樣,儘管毒舌倒也冇有毒到這個地步啊……

而且,對麵的人是他的祖母!

傅司燼那清冷的五官之上看不出什麼情緒,絲毫不顧及傅老夫人麵子的說了一句之後便掃了一眼大廳內的人。

“探病便有點探病的樣子。”傅司燼眯了眯眸子看著傅家這幾個閒散的子孫,“冇規矩的便都滾。”

眾人都微微低頭,不敢開口說什麼。

畢竟傅司燼狼的連傅老夫人都敢頂撞,其他人更是不敢說什麼了。

惹傅司燼,惹他那個寶貝妻子,之前的傅知崢便是下場……

還有,前幾天聽說那個私生子蕭知岐也出事了,剛剛掌管了傅氏幾天,財產就都被傅司燼給算計回去了,生生就成了個光桿司令。

他們可都是要靠著傅家少爺的名頭混吃等死的,有吃有喝有錢花,傅司燼在時肯定都要老老實實的。

“四哥,剛好醫生也到了,不如、我們?”其中一個男人上前了一步開口。

傅司燼隻是摸了摸慕初暖的發頂,而後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管家。

“少夫人,請跟我來。”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擺了擺手。“拜拜……”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不捨的小模樣唇角似有若無的上揚了一下,但笑意卻蔓延到了眼底。

慕初暖就這樣目送著傅司燼離開的背影,隨後便跟著管家進了電梯。

沿途慕初暖的視線一直在環繞,她總是覺得這座傅公館她好像是來過的。

電梯門打開,慕初暖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房門前,將手掌放在了門把手之上按壓了下來。

是被鎖著。

“少夫人……這間屋子,不能進。”管家一臉為難的開口說。

慕初暖聞言看向了管家,又看了看門把手。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走到這,也不知道為什麼想打開這扇門。

“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四少爺從小居住的地方。”管家繼續說,“現在已經封鎖了很久了,冇有四少爺的允許,誰都不能進……”

慕初暖聞言便收回了自己的手,而後隻是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了。”慕初暖點頭之後便抬起了腳步,看了一眼走廊的儘頭。“我自己回去,你不用送了。”

“那少夫人需要便馬上喊我。”

“好,謝謝。”慕初暖點頭道謝。

回到房間之後,慕初暖便發現這間臥室是和年華灣截然不同的風格。

年華灣整個風格都偏溫馨,而這裡的灰色和暗黑色,高級之中夾雜孤獨。

慕初暖走進了書房,書櫃之上是各種財經書籍,她隨便拿了一本將之翻開。

並不是嶄新的,這就說明,這是一本時常被人翻閱的書。

慕初暖又看了一本,也是有翻看的痕跡。她就這樣後退了幾步,看著整個書架。

原來當霸總這麼辛苦,這麼一麵牆書架的書,他全部都要看完……

她作為霸總的小嬌妻,時刻擺爛……

“彆跑!”

“那裡不能進!大小姐你不能放肆!”

慕初暖聞聲眉頭微皺了一下,她連忙打開了書房通往外麵的門。

顧雲漾將高跟鞋從樓梯上扔了下去,抬眼便看到了門口的慕初暖。

“初暖?!”顧雲漾好像見了救星一般,快速爬樓梯進了書房。“快快!幫我支走他們!!”

慕初暖聞言連忙點頭,而後將顧雲漾藏在了窗簾之中。

幾秒之後,房門便被保鏢敲響。

“你們是……?”

“四少夫人。”保鏢見是慕初暖連忙低頭,“抱歉,打擾您了。”

慕初暖聞言隻是微微搖頭,而後便想關門。

“四少夫人!您,有冇有見到我家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