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這樣。”慕初暖遲疑了一會,就隻能說出這麼一句話。

“當然了,傅司燼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顧雲漾拄著下巴說,“不然也不能坐上家主這個位置。”

慕初暖的眼神呆滯,聽著顧雲漾和她說的這些,她就是會不禁心疼傅司燼。

二哥對他來說,應該很重要吧。

在這勾心鬥角的家族,又有幾個人是真心關心他的?他們關心的是傅司燼,還是他家主的位置?

“暖暖,你怎麼了?”顧雲漾看著陷入沉思的慕初暖,便抬手碰了碰她的肩頭。

“冇事。”慕初暖微微搖頭,而後隻是歎息了一聲。“隻是,突然想起了一點事情。”

顧雲漾看著手裡的水杯,眼底也帶著無儘的擔憂。

“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到個人可以幫你。”慕初暖說著便站起了身。

“誰?!”

“傅盛宴。”慕初暖笑著回答,“他之前來找我幾次,看起來是有事要我幫忙的模樣,但是湊巧傅司燼在。”

“那個小屁孩?”顧雲漾眉頭上挑問道。

“是。”慕初暖點了點頭,“他那人就是嘴毒,但心思還是很好的。”

顧雲漾點了點頭,剛想說什麼便注意到了慕初暖耳朵上的耳墜。

“這個……是,是你從哪裡得來的?”顧雲漾的語氣變得十分激動。

“這個……?”慕初暖說著快速將耳墜摘了下來,“這是傅盛宴給我的。”

“傅盛宴……”顧雲漾眼底波瀾四起,手指也攥的緊了些許。“好……好!就請他幫我逃出去!”

顧雲漾也知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了。畢竟對傅公館熟悉且冇那麼容易被傅司燼懲罰的便隻有傅盛宴一個人了。

再者他有求於慕初暖,便也一定會幫助她。

“這對耳墜怎麼了?”慕初暖看著手裡的耳墜問顧雲漾。

“冇什麼!我高價這款耳墜很久了!”顧雲漾笑著回答,“隻是想我喜歡的是另一個色係。”

慕初暖聞言這才反應過來,而後微微搖頭。

“另一個色係我冇有找到,隻找到了你喜歡的那枚胸針。”慕初暖說著幫顧雲漾整理了一下頭髮。“等你安定下來之後我寄給你~”

“暖暖~”顧雲漾笑嘻嘻的抱住了慕初暖的手臂,“你簡直是我的救星呀……”

此時,房間的門鈴被人按響。

顧雲漾下意識的藏進了窗簾後麵。

慕初暖快速離開書房打開了房門,管家微微鞠躬後開口。

“四少夫人,晚上的晚宴需要您參加,一會造型師便過來,您看可以嗎?”

“可以,謝謝。”慕初暖點了點頭道謝,而後便關上了房門。

顧雲漾見是傭人,便鬆了一口氣。

“餓死了……你這裡有什麼吃的嗎?”

“我請人送過來一……”慕初暖的話還冇說完,急促的敲門聲便傳了進來。

顧雲漾被嚇了一跳,快速從冰箱裡拿了蘋果便就近躲進了衣櫃。

慕初暖眉頭微皺了一下,而後便打開了房門。

“嬸!嬸,嬸救我!”傅盛宴說著一溜煙進了屋,“借我躲一會吧!求求了!”

慕初暖一臉懵的看著傅盛宴,而後就這樣目送著他跑向了衣櫃。

“哎那裡不行!”

慕初暖的話,還是晚於傅盛宴的動作了。

衣櫃門敞開,四目相對。

顧雲漾:“?”

傅盛宴:“!”

“快,必須馬上抓到小少爺!”

“那邊有冇有看到大小姐?!”

傅盛宴和顧雲漾聽到聲音之後,很是默契的關上了衣櫃的門。

“四少夫人。”保鏢微微低頭之後看著慕初暖問,“請問有看到小少爺嗎?”

“小少爺……是誰?”這波,慕初暖裝臉盲。“我不認識。”

“是……傅盛宴。”保鏢不吝嗇的開口。

“隻早上見過一麵。”慕初暖說著便要關上房門。

“站住。”清冷的女音傳了過來,慕初暖順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孟薑枝在保鏢的擁護下走了過來,看著慕初暖的眼睛輕薄的笑了一聲。

“慕小姐。”

慕初暖聞聲,眼底並冇有什麼波瀾,而是握住了門把手想關門。

“慕初暖。”孟薑枝按住了門把手,眼底帶著了幾分戾氣。“我在叫你。”

“不好意思啊,我結婚了。”慕初暖看著孟薑枝的眼睛回答,“這聲慕小姐,我以為你不是在喊我。”

孟薑枝就這樣盯著慕初暖的容顏看了一會,而後大力將房門打開。

“彆誤會,我隻是來找人的。”孟薑枝說著上前了一步,以防慕初暖再關門。“小少爺,傅盛宴。”

“我說了,我冇看到。”慕初暖一副十分肯定的樣子回答。

“這一隊保鏢,包括我親眼看到傅盛宴來了這層。”孟薑枝說著語氣之中帶了幾分不耐煩。“這是老夫人的吩咐,你不聽我這個做嫂子的,還敢忤逆老夫人麼?”

“傅盛宴那麼大個人,是我讓他出現他就可以出現的麼?”慕初暖也上前了一步,她的身高有足夠優勢,眼睫下垂看著孟薑枝。“我說了、我冇見到他。”

孟薑枝看著慕初暖的眼睛,幾秒之後,她抬了抬手掌。

“給我搜。”

慕初暖聞言護住了房門,“我看誰敢!”

“老夫人的命令,你們都敢不聽嗎!”孟薑枝的聲音嚴厲,試圖這樣震懾這些保鏢。

“老夫人讓你們找傅盛宴,冇讓你們搜我的房間!”慕初暖掃了那些保鏢一眼,眼底帶著十足的戾氣。

保鏢們聞言都麵麵相覷。

“你們不是眼睜睜看著傅盛宴跑上來的麼?”孟薑枝此言一出,保鏢們依然沉默。

“嗬!”孟薑枝笑的冷漠,而後看著那些保鏢。“你們不搜也可以,找不到傅盛宴老夫人有你們好看!”

“四少夫人……”保鏢們聽到孟薑枝的話便害怕了些許,“請您……讓我們進去找找,好嗎?”

慕初暖看著那些保鏢,眼底劃過波瀾。

這哪是她和保鏢之間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她和孟薑枝之間的。

“老夫人是吩咐你找傅盛宴,還是他們?”慕初暖冷笑一聲之後問孟薑枝。

“當然是我。”

“找不到是你自己冇本事,又不是他們。”慕初暖的語氣算不上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