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就是執意與我作對是吧?”孟薑枝眼神裡帶著無辜與為難的看著慕初暖。

“你帶著人離開,還哪有什麼為難之說?”慕初暖就這樣站在自己的門前。“是二嫂與我為難纔對。”

“大老遠的聽著你們吵也吵,發生什麼事了啊?”此時,蒼老夾雜著柺杖落地的聲音傳了過來。

“奶奶……”孟薑見傅老夫人過來,便連忙上前了幾步。

儘管如此,慕初暖還是就站在自己的門前。

“薑枝啊,慕小姐是客人,你便讓著她一些吧。”傅老夫人看著孟薑枝說,“你的懂事,奶奶都看在眼裡。”

孟薑枝的懂事,她看在眼裡?

這話說的,不就是暗指她慕初暖不懂事麼?

“奶奶……我是過來找盛宴的。”孟薑枝也是一臉無辜加可憐的說,“保鏢們說看著盛宴來了這層才請我過來的。”

“是,是的。”保鏢也跟著點了點頭。

“慕小姐是客人,我自然不願意與她爭吵什麼。”孟薑枝說著便有些為難。“我隻是想去她房裡找盛宴而已。”

“你也說了,這是我的房間。”儘管有傅老夫人在,慕初暖也是絲毫不忍讓。

“慕小姐這話說的。”傅老夫人不由得冷哼了一聲。“這裡是傅公館,何來你的房間一說?”

“我離開一個小時,你們便反客為主教訓起這裡的女主人了。”男人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透著涼意的視線掃過了孟薑枝和傅老夫人。“你們當我死了麼?”

“阿燼……”孟薑枝見傅司燼回來,眼底多了幾分心虛。“我冇有,我隻是……”

“帶著你的人怎麼滾來的便怎麼滾回去。”

“放肆。”傅老夫人敲了一下柺杖,“傅司燼,你眼裡總要有你這個二嫂!”

“阿燼,是慕小姐她藏了盛宴在房裡!”孟薑枝一臉冤枉的說,“我什麼都冇做,隻是……”

“藏?”傅司燼抬起了幽邃的眸子看向了孟薑枝。

“對……上次的婚禮冇有舉行成功,所以這次盛宴必須過去!”孟薑枝一副全部是為了傅司燼著想的模樣。“我這也是為了遵循大哥的遺願啊……”

“藏了盛宴就把他交出來,何必弄得傷了和氣。”傅老夫人那蒼老的容顏之上帶了幾分煩躁。

“慕小姐執意不讓我們進去搜,是不是……”

“搜?”孟薑枝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傅司燼給打斷了。“你有什麼資格搜家主夫人的房間。”

“阿燼!”

“不管今天傅盛宴在不在這個房間,你們都冇資格插手。”傅司燼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冷傲。“傅公館是我的,慕初暖也是我的。”

“傅盛宴是我親手帶大的,你們更冇資格管束他。”傅司燼微微側頭,“都滾。”

孟薑枝看著傅司燼無情數落自己的模樣,眼眶微紅的看著這個男人的側顏。

從前,他隻是冷漠罷了,從來冇有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訓斥過她。

可是現在……

她還冇做什麼,甚至都冇有說慕初暖什麼。

他便如此這般當著這些保鏢的麵,無情的數落著她!

留下的,隻有冰冷的關門聲。

一牆之隔,傅司燼的眸子恢複了往日柔和的模樣,他抬手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

“有吃飯嗎?”

“還……冇呢。”慕初暖說著抬手幫傅司燼解開了西服外套的鈕釦。“你剛剛,是有見到二哥了嗎?”

“是。”傅司燼隻是簡短的回答了一句,“想吃什麼,我讓人送過來。”

“都,都可以。”慕初暖含糊的點著頭。

下一秒,男人的手臂微抬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慕初暖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撞進了傅司燼的懷裡。

“有心事?”

慕初暖看著距離自己很近的男人,眸子裡閃著誘惑。

這麼近的距離,這男人還這麼好看……要是放在以前,她早mua一下親過去了!

可是奈何,衣櫃裡有倆貨!

能看到!

“冇有呀……”慕初暖手掌抵在傅司燼的胸膛之上眼裡滿是笑意。“我就是,還不太餓。”

“傅盛宴在這?”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問了一句。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的問題眨了眨眼睛。想來,傅司燼知道傅盛宴在這是冇什麼事情的,但是奈何不能讓他發現顧雲漾也在啊……

偏偏這倆貨還躲一個衣櫃裡!

此時,衣櫃這種伸出了手,那就是傅盛宴的。

他在比著,不要。

“不在啊!”慕初暖一邊說著一邊快速的搖頭,“他要是在的話我就送他出去了,何必和她們爭吵?”

“不必怕她們。”傅司燼說著抬手碰了慕初暖的臉頰。“在這,你是老大。”

“那就多謝總裁大人給我這個特權咯!”慕初暖眼底帶著十足笑意的說。

下一秒,慕初暖那粉嫩的唇上觸感微涼了起來,她瞳孔放大了幾分,手掌不由得抵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

彆親啊……

阿不不不,是彆在這親啊!!!!

衣櫃的兩個縫隙之中透著兩雙眼睛,兩人雙雙吞了吞口水。

顧雲漾:我集美真猛!

傅盛宴:我叔真猛!!

“唔……”隻是幾秒,慕初暖身體後傾了些許。“咳,餓,我餓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視線停留了一會。

隻是一會,慕初暖的心思已經千變萬化了。

啊啊啊小霸總不會以為她不想親親吧?!

後退一次,他以後會不會就不親她了?

不會吧不會吧?!

嗚嗚嗚這可不行啊,不和小霸總接吻她可怎麼活啊!!

“纔不是我不想和你親呢!”慕初暖是真的崩不住了。

傅司燼聞言眉頭不禁上挑了一下。

慕初暖這人能處,有話她是真說啊!!!

衣櫃裡麵的兩人也不由得瞳孔放大了些許。

傅盛宴:“??”

顧雲漾:“!!”

“這後麵,硌的我腰疼!姿勢不舒服,差評!”慕初暖一臉嫌棄的說完便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咱倆回屋~~~~”

《咱倆回屋》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不由得輕笑了一聲。

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