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姐,倒也不用這樣偏待我……”慕初暖一臉不好意思的模樣說。

“可是……你是FH娛樂最大的股東哎。”柳橙看著慕初暖的眼睛笑著回答。

對對對,昨天傅司燼把這個公司都送給自己了……

“挑劇本這種事不急。”柳橙說著打開了電腦,“以你現在的熱度和粉絲風向,挑自己喜歡的演不會出錯。”

“現在你簽約FH娛樂的公告已經發出了,一會我們會有個歡迎直播。”柳橙看了一眼時間笑著說。

“謝謝橙子姐。”慕初暖笑著道謝。

“我該謝謝你。”柳橙眉頭上揚了一下,“你不用捧也會紅,我這是撿了多大個便宜呀!”

不用捧也會紅?笑死,她上個月還是個要退圈的小糊咖呢!

慕初暖打開了微博,看著熱搜條她一整個就震驚住了!

#慕初暖扶腰走路#

#驚!慕初暖簽約FH娛樂#

#金牌經紀人柳橙,頂流男神傅盛宴作配#

#慕初暖她老公#

WC!一整排熱搜都是關於她的!慕初暖點開了自己的微博主頁,粉絲已經1.2億了!

這不就是紅了嘛?!真正的,頂流!!

點開她的評論區,就是她剛剛來的路上扶腰走路的動圖。

這是哪個老六把她扶腰走路的姿勢給拍下來了?!多筍啊!

“橙子姐,初暖老師,已經準備好了!”

“來了。”柳橙點頭之後看向了慕初暖。“我們走吧?”

“好!”慕初暖扶著腰起身柳橙看著她走路艱難的模樣便扶住了她。“謝謝橙子姐。”

“新婚激烈也不能把腰傷了呀。”柳橙一副過來人的模樣調侃了一句。

慕初暖:“?”

他們是不是以為是她傅司燼把她弄成這樣的?!嗬,在傅司燼那把腰弄傷,這輩子都不可能!

直播間內,鏡頭正對著慕初暖那姣好的容顏之上,她擺了擺手笑著開口。

“大家好,我是演員慕初暖,很開心加入FH娛樂的大家庭!”

“歡迎,歡迎初暖!”主持人看著小陽慕初暖的側顏笑著,“現在我們看到直播間的人數直線上升,大家都是很激動初暖加入FH娛樂的!”

螢幕之上,彈幕翻湧。

最近還好嗎:【嘖嘖嘖,她老公也真是的,都給慕初暖弄得扶腰了!】

不影響開花:【FH是咋了?簽這個燙手山芋乾啥?】

官咖:【還和我家宴宴一個經紀人?高層腦袋壞了?】

他在風中晃:【樓上你注意點,這個娛樂公司叫FH。】

無知少女:【真勇,那位都敢罵。】

你的笑臉:【肯定是慕初暖花錢托關係進來的,不會有好資源的!】

曾經一切:【這黑眼圈挺重呀?愛情事業雙豐收了?】

我選大冒險:【此時此刻慕初暖好起來了,這是靠掰磚轉運啦?】

割捨:【慕初暖:掰磚,我愛掰磚!】

你曾來過:【不過,慕初暖你老公到底是乾什麼的??】

“你們都這麼好奇我老公呀?”慕初暖眼睫輕眨溫婉的笑著,“他一個男人……”

“我和慕初暖結婚了,還能是乾什麼的。”傅司燼抬起腳步坐到了慕初暖身邊,看上她的眼睛眉頭上揚了一下。“家庭……煮夫。”

傅司燼故意停頓了一下,而後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輕笑一聲。

“暖暖……對我各方麵還滿意麼?”

空氣之中的曖昧氣息,慕初暖呼吸之中帶著幾分緊張。

慢慢長大吧:【《懂的都懂》】

希望你笑著:【哎我哈哈哈!秒懂!】

說心裡話:【這倆顏值~~我想磕cp啊家人們!】

房間:【我也!我也!】

故事就到這:【嗬嗬嗬,軟飯男討好人的手段罷了!】

她的心裡麵:【慕初暖能娶這個小帥哥回家,不就是有點臭錢嗎?】

“對,以後你們出去就這樣介紹我!”慕初暖看著直播彈幕,“富婆,我愛當富婆!”

“想暖暖養我。”男人聲音之中帶著磁性,也並不是那種服軟的語氣,隻是那幽邃的眸子裡帶著玩味。

室內的人都扶了扶額頭。

傅總這人能處,有老婆她是真坑。

他一個FH集團養了幾十億人,現在要慕初暖來養她?!讓慕初暖從猴開始打工,也養不起他啊!

慕初暖:咱們就是說,你屬實是太高看我了!

“暖暖不願意嗎?”

我的每句話:【慕初暖,你養他,你趕緊給我養他!】

回憶:【臥槽這男人太他媽好看可,慕初暖你能不能行,不能行給我滾,讓我來!!】

你聽不見:【臉好看聲還優,身材還倍棒!這特喵擱誰誰不迷糊啊!】

都值得:【你們可憋說了,我上次要養男人的評論被截圖發朋友圈了,男的找上門一看我褲兜兩塊五,直接給我一嘴巴!】

忘了吧:【慕初暖你要是養不起,趁早離!】

“不離!”慕初暖說著坐直了腰板,“我當然養得起啊,我家阿燼可是很省錢的!”

阿燼。

暖暖叫他阿燼。

已經……很多年冇人這樣叫過他了。

“我餓。”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側顏說了這兩個字。

“不說了!我要和我的親親老公吃飯去了!”慕初暖看著直播鏡頭眼底都是開心的笑意,“對了,我一定讓我老公瘋狂迷戀我,不給你們撬牆角的機會!”

慕初暖說著握住了傅司燼的手腕起身,她還扶著自己的腰身。

“還痛?”傅司燼垂眸看著慕初暖的髮絲,“說不弄這麼重你非要。”

眾人:這是可以說的嘛?

慕初暖: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在開車,我也不知道!

兩人一路走出了直播室,傅司燼將她抱起來大步進了電梯進了總裁辦公室。

“你不是餓了嗎?”慕初暖眼底含著疑惑的問麵前這個男人。

傅司燼將她放下來之後攬著她的腰身讓她背靠在門板之上,低頭看著她的眼睛,臉頰靠的她很近。

“嗯,餓了。”

“那……走啊。”慕初暖靠在門板之上看著他壁咚自己的姿勢。

“在這就好。”

“什麼都冇有,怎麼吃?”

“餓了一定要吃飯麼。”傅司燼微涼的手掌輕撫女人粉嫩的臉頰。“我更傾向於……你。”

慕初暖:“?”

嗯??她?他的意思是……?!

慕初暖呼吸之中帶著些許緊張,手掌緊攥著自己的裙襬。

“可是,這裡應該不合適。”傅司燼看著她緊張又不敢說的可愛模樣輕笑一聲。“你腰傷還冇好。”

慕初暖內心:逗哏是吧?真想給你大比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