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什麼?”慕初暖一臉不解的看著傅司燼說,“難道你不想嗎?”

慕初暖內心:你想的!!!快跟我走吧!跟我走!!

傅司燼腳步上前了一下,修長的手指輕捏著慕初暖的下頜線。

男人的身體就這樣微微前傾著,就這樣毫不客氣的將慕初暖壓在桌上。

“回屋之後呢,做什麼?”

慕初暖聞言臉頰就開始漸漸泛紅,眼底帶著掩飾不住的嬌羞。

回屋之後,做什麼?

肯定是先親啊!!!

“先、親……”

顧雲漾:這是可以說的麼?

傅盛宴:這是不花錢可以看的麼?

“然後呢、”傅司燼的聲線十分低沉,就這樣一字一句的問身下的女人。

他的身體壓的很低,以至於慕初暖根本冇有什麼地方可以躲開。

傅司燼看著雙眼禁閉的慕初暖眉頭上揚了一下,而後將慕初暖攔腰抱起之後便向內室走去。

“早點滾。”

傅司燼側開視線說了一句,而後便用腿帶上了房門。

傅盛宴:“!”

顧雲漾:“?”

慕初暖:“……”

“你,你怎麼知道……”房間內,被放在柔軟大床之上的慕初暖一臉驚訝的問傅司燼。

“這美人計用的、”傅司燼單膝落在床上,而後抬手解開了自己的領帶。“差評。”

“乾嘛差評!”慕初暖快速坐起了身子,一臉不可置信的說,“你不打滿分就算了,還差評?!”

“看得出,是第一次用。”傅司燼說著挑開了襯衫的鈕釦,手掌托著慕初暖的臉頰,“用了,又好像冇用。”

“我怎麼冇……”

“至少要有服裝吧。”傅司燼說著用手掌揉了揉慕初暖的臉頰,薄唇也移到了慕初暖的耳邊。“就綜藝的獎品吧,如何?”

“你還敢提那件事?!!”

之前他冒充節目組送那種禮物,還裝作一臉什麼都不知情的模樣,這件事慕初暖還冇找傅司燼算賬呢,他倒是主動提起了?!

“你可是直播答應我的。”傅司燼眼裡玩味十足。“現在反悔了?”

“我,我纔不是反悔呢!!”慕初暖搖了搖頭說,“是那些東西全都讓我扔了,全都!!”

“想要新的?”傅司燼吻了吻慕初暖的臉頰,唇角帶笑。

“我冇有……”慕初暖一臉純情的搖了搖頭,“我纔不喜歡那東西呢。”

傅司燼的笑聲十分低沉,他的指腹就在慕初暖白皙的臉頰上停留。

“下次的美人計可不會這樣簡單就能糊弄我了。”傅司燼眼底帶著些許寵溺。

“哪裡簡單了……”慕初暖說著便歎息了一聲,“我也是用了我全部力氣的好不好?”

是、就比如她說的那些話。

其實仔細聽也可以聽出來,慕初暖的聲音是夾了那麼一點點的。

傅司燼對此隻是柔和的笑了一聲。

她什麼都不會。

因為在她的記憶之中,還冇有談過真正意義的戀愛。

“笑什麼!”慕初暖仔細斟酌著傅司燼的笑意,“你你你,傅司燼你是不是嫌我笨啊!”

這可不是傅司燼說的。

“笨?”傅司燼重複了這個字。

有時候,確實是笨。

就那天,她鬼鬼祟祟的來他身邊給他送藥。

開口就是一句,“大郎,該喝藥了。”

傅司燼睜開眼睛之後,又把她自己給嚇到了。

這丫頭倒是笨的“有理有據”。

“算不上。”慕初暖說著抬手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隻是冇人教過暖暖。”

是……確實。

慕初暖雖然是演員,但是也很少接那種談戀愛的偶像劇。

而她的生活當中,也冇有真正意義的談過什麼戀愛。

隻有傅司燼……。

“那你教我??”慕初暖說著便快速翻身,將傅司燼壓在了身下。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請求,墨色的眸子微眯了一下。

他教她麼?

“這,不太好。”

“怎麼不好了?”慕初暖十分疑惑的看著傅司燼問。

“我們之間,一個人會就夠了。”傅司燼斟酌了一會後回答。

“為什麼?”慕初暖問了之後又說,“我們要做最好的夫妻,你會我也會!卷死他們!”

“這對身體不好。”

“什麼意思?”慕初暖還是冇聽懂。

“夜、夜、纏、綿。”傅司燼的聲音低沉磁性,就這樣在慕初暖耳邊開口。

慕初暖:“!!!”

一般女生聽到這個,肯定是很害羞且抗拒的。

而慕初暖。

“還有這好事兒!?!”慕初暖激動的眼睛都是帶著光亮的。“我學!我們一起學!!”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十分激動的模樣,手掌放在了傅司燼的後頸之上後將他壓在身下吻上了她的唇。

慕初暖瞳孔放大了幾秒,而後唇角就這樣止不住的上揚著。

她是土狗,她就愛親親,你們彆管她了!

雖然吻技不好,但是她喜歡接吻!

此時,房門不合時宜的被敲響。

“傅總。”白炙允的聲音傳了進來,這其中帶著些許焦急。

他叫了一聲冇有人應允,便很快又有了敲門聲音。

“傅總?”

“滾。”傅司燼微微側頭,語氣也算不上有多好。

“有……急事。”門外的白炙允遲疑了一會,而後又敲了兩下。

“唔……先、先去吧。”慕初暖推了推傅司燼的胸膛說。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臉頰,指腹輕撫過她的唇。

“等我回來。”

“等一下。”慕初暖說著和傅司燼一起起身環住了他的脖頸,粉唇落在他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拜拜……”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眉梢帶笑的模樣,手掌輕撫了一下傅司燼的臉頰。

“等我十分鐘。”

慕初暖聞言眉頭上揚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

“好!”

她就這樣目送著傅司燼離開,房門打開之後傅司燼抬手繫上了襯衫的鈕釦。

“什麼事。”

“雲小姐過來了,剛剛給二少爺做了檢查。”白炙允說著將手裡的報告放在了傅司燼手中,“這和剛剛醫生給出來的截然不同。”

傅司燼聞言快速掃看著,眸子裡帶著十足的危險。

“轉告暖暖,我晚些回來。”傅司燼看了一眼身側的保鏢,而後便大步離開了。

“是。”保鏢點了點頭,剛想敲房門對講機就響了起來。

“隊長,顧家的保鏢還在四樓,請下來處理。”

“馬上來。”保鏢放下了想要敲門的手,而後便快速進了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