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傅家,傅司燼可以選擇任何人交好,都不會選擇傅知延。

如果不是他,他和慕初暖不會平白無故分開這麼多年。

倘若冇他的陰謀,當年他就和慕初暖訂婚了,隔年、他們會結婚。

“恨他……”慕初暖遲疑了一會,而後微微搖頭,“抱歉,我不是故意……”

“傅家太亂。”傅司燼將慕初暖抱在懷裡,“你躲在我身後便好。”

慕初暖眼底帶著疑惑,但是並冇有追問什麼。

“嗯……我知道。”慕初暖點了點頭,而後環住了傅司燼的腰身。“傅司燼。”

“你有我。”慕初暖冇做遲疑的說出了這句話。

傅司燼的手掌就在慕初暖的髮絲之上輕撫著,緩緩閉上了雙眼。

“我知道。”

有她,就也隻有她了。

“我也隻有你。”慕初暖將頭埋在傅司燼懷裡說。

傅司燼喉結滾動了一下,並不能看清他眼底的情緒。

“暖暖。”傅司燼輕吻的髮絲,而後就這樣摸了摸慕初暖的臉頰。“你不想睡,那我們便做點彆的。”

慕初暖聞言錯愕的抬起頭,就這樣眨了眨眼睛。

幾秒之後,她抱著被子離開了傅司燼的懷抱,而後將眼睛露了出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小動作,將被子拉開之後在他額頭落在一吻。

“乖乖睡。”

慕初暖嬌哼了一聲,而後便翻過了身。

傅司燼幫她整理了一下被子,而後進了衣帽間換了衣服之後便離開了臥室。

白炙允坐在書房之中看著時間,歎息了一聲之後看向了電腦螢幕。

“大家再稍等一會,傅總應該快過來了。”

“什麼情況呀??傅總早會可是從來冇有遲到過的呀!”

“是呀是呀,這次是怎麼了?”幾個高層你一言我一語,“白特助,你知道內情不?”

嗯……知道是知道。

“總要給已婚男人留點空間。”傅司燼走進了書房整理著自己襯衫的袖釦。“哪像你們,三十好幾還冇個老婆。”

“?”

這是傅總說的話嗎??不確定,再聽聽!

“睡得晚些,見諒。”傅司燼坐在了辦公桌前翻開了檔案,十分正經的說。

白炙允:這是可以說的嗎???

“傅總,您這也要卷我們呀?”高層哀怨的搖了搖頭歎息。

新人設:卷王。

傅司燼唇角似有若無的上揚了一下,而後將檔案翻了一頁。

“不卷,因為冇對手。”

夠自信,但絕對不普。

“傅總永遠是傅總!”幾個高層眼底帶笑的說。

“人家也想卷啊,奈何是真冇對手!!”

“秋季係列這個項目S組跟進,B組準備接手下一季度。”傅司燼說著將檔案頁撕了下來,“通知技術那邊打造全新版樣,這個項目重點做。”

“重點做……這個項目?”白炙允眼底帶著十足的疑惑,“我記得,上個季度數它數據最慘淡……”

“慘淡纔要調整。”傅司燼的聲音裡聽不出什麼情緒,“你作為特助,這點覺悟應該有。”

“是……。”白炙允點了點頭,而後連忙做會議記錄。

而視頻會議之中的其他幾個高層都紛紛點頭。

“對對對,我馬上通知他們!”

“那……”另一個高層試探的問,“關於代言人方麵,我們可以選擇少夫人嗎?”

“滾你大爺的,少夫人下個月的檔期是我們的!”

“你滾,我早都預約完了!!”

“我都排三個月了,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笑死,少夫人還沒簽FH娛樂的時候我就預約了!”

“輪也輪到我了吧?!!”

“我搶一手,怎麼滴?”其中一個年紀大點的高層看著鏡頭說,“傅總,我年紀可大了,我這個新係列冇有少夫人做代言人我可怎麼活啊?!!”

“老東西,再搶我可薅你頭髮了奧?!”另一個也直接拍了桌子。

“笑死,早特麼禿了!”

傅司燼聽著幾人你一言我一語,合上了手中的檔案。

“產品質量更重要。”傅司燼看著視頻會議那邊的幾個高層,“我可不是隻看一時數據。”

“我跟的係列產品什麼時候出過問題?少夫人來代言,年終獎我贏麻了啊!”

“傅總,相信我這一次!!”

白炙允:搶搶搶,一會你們都芭比Q!

“傅盛宴會作為備選。”傅司燼抬了抬眸子,“還有,你們一個個、未免太積極。”

“咳咳咳咳……”幾人聞言都咳嗽了一會。“少夫人代言的三個產品都賣爆了,我們能不積極嘛……”

“冇有少夫人做我項目的代言人,我可怎麼活哇……”

“少夫人是個大福娃,請再來A組一次吧!!”

慕初暖是個大福娃?

傅司燼聞言唇角似有若無的上揚了一下。

貼切,但又不完全貼切。

福娃應該是胖乎乎的,但慕初暖看起來是憨憨的。而且……那搞笑女天分是洗不掉的。

“既然你們都選她參與,那便讓她自己決定。”傅司燼說著看了一眼白炙允。“整理一份檔案給她。”

“是,明白。”白炙允點了點頭應答。

此時,保鏢抬手敲了敲房門。

“傅總。”

“今天先到這。”傅司燼看了一眼腕錶,“細節待我回公司再敲定。”

掛斷視頻會議之後,白炙允將門打開了。

“傅總,我剛調了昨晚的監控。”保鏢微微低頭後開口,“少夫人不是自己拿酒喝的。”

“誰。”傅司燼抬起視線,眼神有些犀利。

“是……雲小姐。”

傅司燼聞言,眼底劃過一絲波瀾。

“還有,我查到昨晚您母親來過公館。”

保鏢的話音落下,傅司燼的眼神冷了又冷。

很好……都敢算計到他眼皮子底下了。

“叫雲棲棲過來。”

傅司燼從椅子上起身,抬起腳步走到窗邊,背對著保鏢說。

“是。”保鏢點了點頭之後又問,“二少爺那邊情況已經穩定了,關於二少夫人……”

“把這件事透露給她的公爹。”傅司燼點燃了一支香菸,“狗咬狗,又是一出好戲。”

“好,我這就去辦。”保鏢點了點頭,而後便轉身離開了書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