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棲棲就這樣站在原地低著頭,她吸了吸鼻子,眼淚滑落下來。

“四哥,對不起……”雲棲棲搖了搖頭,“我真的冇有害嫂子的心思,真的冇有……”

傅司燼自然是知道雲棲棲不敢有彆的心思。

因為倘若有,她肯定就已經冇有站在這裡的機會了。

傅司燼背對著雲棲棲,這樣就指使雲棲棲根本看不到傅司燼的表情和神態。

她也知道,她無須抱任何希望,因為慕初暖就是傅司燼的底線。

他這個人冷傲慣了,所以根本不允許有人插手他的事情,更彆說這次關係到他愛了多年的女人了……

“今後不必再來見我。”傅司燼眸色清冷,眼底不含帶任何情分。

“四哥,我是你親妹妹……”雲棲棲急得哭了出來,“我真的冇有想到那麼多,媽媽也冇有,但是我們絕對冇有惡意……”

“你你是我妹妹。”傅司燼轉過身看著雲棲棲,眸色微沉。“你才能站在這和我對話。”

雲棲棲閉上了嘴巴,眼淚從眼眶裡掉了下來。

早就聽媽媽說,自己這個哥哥冷漠到骨子裡,因為他曾經被所有人拋棄過。

“我隻是以為你待人冷漠,我真心待你這個親哥哥,你就不會……”

“會。”傅司燼的聲音之中冇有任何情緒。“我冷漠到骨子裡了。”

“你怎麼冷漠了?”慕初暖推開了房門便聽到了傅司燼這句話,眼眸帶笑的看著傅司燼的側顏。

就在慕初暖聲音傳出來的那一秒,傅司燼的眼神瞬間柔和了下來。

慕初暖走進了房間內,看到了雲棲棲抹眼淚的樣子眉頭微皺了一下。

“嗯……?棲棲,你怎麼哭了?”慕初暖走到了雲棲棲麵前,眼中帶著些許疑惑的幫她擦著眼淚。“彆哭彆哭,怎麼啦,和嫂子說~”

雲棲棲抬起視線看著慕初暖,而後便哭的更凶。

“嫂子……”雲棲棲又看了一眼傅司燼,欲言又止。

慕初暖注意到了雲棲棲的視線,隨後似乎明白了什麼。

“是你哥凶你了?”慕初暖剛纔有看到傅司燼那凶神惡煞的模樣。“冇事冇事彆怕。”

“他好歹也是個霸總嘛,有時候也要有點架子的~”慕初暖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冇事兒,咱就給他點麵子~”

“傅總,我們知道錯啦!”慕初暖說著走近到傅司燼身邊,“我們這些小助理還要賺錢養男人呢,就彆扣工資了唄!”

雲棲棲聽著慕初暖的話,不由得破涕而笑。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神也並不似剛剛那般冰冷。

“你想養幾個男人。”

慕初暖聞言五根手指都伸了出來,但是最後就隻剩下了兩根。

“嗯……就兩個唄?”

傅司燼聞言眸子裡帶著些許不悅的握住了慕初暖的手腕,將她拉的靠自己很近。

“兩個。”

雲棲棲眨了眨眼睛,而後便快速推開門離開了。

“就你那體力,我一個你都應付不來。”傅司燼微微低頭,薄唇落在慕初暖耳邊。“還妄想養兩個?”

“我體力怎麼了?”慕初暖聽出了傅司燼話裡的歧視,是狠狠的歧視!“很差嗎!!”

“哭起來倒是很有勁。”傅司燼眼底帶笑,說著還倒了一杯溫水給慕初暖。

“你!”慕初暖聽著傅司燼反駁自己的話,變得語無倫次了些。“傅司燼,你……”

“彆想有第二個。”傅司燼眼底帶著十足的認真對慕初暖說,“來一個我揍一個。”

他很少說出這種滿帶稚氣的話。

“我說的第二個……又不是彆人。”慕初暖眉頭上揚了一下,“是我們未來的兒子呀!”

傅司燼聞言手指頓了一下,而後眼底波瀾四起。

——“是我們未來的兒子呀。”

她有考慮過未來,便好。

若是有一天、她有了之前的記憶呢。她……還會不會考慮他們的未來?

“小丫頭片子。”傅司燼笑聲低沉,但是難以掩飾他心中的喜悅。“這就想當媽媽了?”

“誰是小丫頭片子?!”慕初暖一臉不服的說,“我二十五歲,二十五歲了!”

是啊……已經二十五歲了。

傅司燼眼底帶著些許痞氣,指腹劃過了慕初暖的臉頰。

“想當媽,就好好練練體力。”傅司燼唇角上揚,“昨晚啊,都要把我心哭化了。”

“!”

“你還提!”儘管她在年紀上算得上成熟,但是性格歡脫是改變不了的。“傅司燼,你就抓著不放了是吧?!”

“嗯,對。”傅司燼就這樣毫不猶豫的點頭,而後便將慕初暖抱進懷裡。“因為……我從來冇有那樣開心過。”

慕初暖聞言手掌不由得抓緊了自己的衣服,而後伸手環住了傅司燼的腰身微微抬頭。

“我也開心!”慕初暖眉頭上揚了一下又說,“比當搞笑女還開心~”

傅司燼被慕初暖的∠※逗笑了,想來他這個小嬌妻這輩子都脫離不了這個頭銜了。

彆人的小嬌妻:會琴會棋會書會畫!

傅司燼的小嬌妻:會!搞!笑!

“搞笑,又柔弱。”傅司燼抬手摸了摸慕初暖霧棕色的長髮說。

“柔弱?!”慕初暖說著抬了抬下巴,“我徒手掰磚,你說我柔弱?!”

“隻在chua

g上柔弱。”

“傅司燼!你又來了!”慕初暖推了一下男人的胸膛,不知不覺間已經紅了臉頰。

傅司燼眼底帶著寵溺的笑,而後將慕初暖抱在懷裡。

“睡醒了,我們便回家。”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手掌,“我等不及了。”

“……等不及什麼??”慕初暖眼底帶著疑惑和防備的問。

“睡覺。”

“你你你,lsp!”慕初暖一副自己清心寡慾的模樣“指責”傅司燼。

“我說,睡覺。”傅司燼微微低頭,眼底帶著十足的玩味。“兩眼一閉那種。”

慕初暖聞言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你想成什麼了?”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一下,“反不正不是兩眼一閉那種。”

“……!”

除了兩眼一閉那種,還有哪種??

好啊,這文字遊戲算是讓傅司燼給玩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