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從來都不像我這般清心寡慾。”傅司燼說著歎息了一聲,“真折磨腰。”

《真折磨腰》

“你!!!”

慕初暖眼底帶著嬌怒的抓住了傅司燼的襯衫。

然而,傅司燼就這樣眼底含笑的看著慕初暖的眼睛,而後便站直了身子。

“現在是白天,彆想扒我衣服。”傅司燼一本正經的正經,“我最清心寡慾了。”

《我最清心寡慾了》

啊對對對,你最清高了!!

“那你昨晚還……”慕初暖欲言又止,這纔想到有的話她是真的不能宣之於口。

到底是不如傅司燼臉皮厚!!!

“昨晚,我怎麼了?”傅司燼一副不知情的模樣,繼續逗慕初暖。

慕初暖就這樣深呼吸,咬牙快速思考著話應該怎麼說。

“傅司燼,我真是服了你這個老六了!”慕初暖氣急了,便隻是說了這麼一句話。“哼!哼!哼!!”

傅司燼被慕初暖那可愛模樣弄得唇角止不住的上揚,眼底也帶著十足的笑意。

“我也服你的腰。”傅司燼說著將慕初暖抱了起來,“又細、又軟。”

“……!”

以前,慕初暖最喜歡小霸總誇她了!

可是這個時候誇起來,慕初暖總能想到昨晚傅司燼令她臉紅心跳的一麵。

以前,傅司燼的嘴巴不是這樣的!!

雖然會總是惹慕初暖臉紅,但是絕不會像現在一樣一句便讓慕初暖臉頰一熱啊!!!

“你彆說了你彆說了!”慕初暖捂著自己的臉頰,隻是不想讓自己的臉繼續紅下去。

白炙允看著傅司燼抱著女人離開的背影,將自己手中的紙巾給了雲棲棲。

“我跟在傅總身邊多年,他從未多看任何女人一眼。”他說著看向了雲棲棲,“少夫人真的對他很重要,所以纔會這樣動怒。”

“我知道了……”雲棲棲吸了吸鼻子,“我再也不插手他們的事了,再也不會了!”

“你瞭解了就好。”白炙允點了點頭,而後便抬起腳步離開了。

……

夜晚,coke酒吧。

“哎呦,宴爺~”陸映宸眉頭上揚了一下,見到傅盛宴走進了包廂便把手掌搭在了傅盛宴的肩頭。“你可是個從來不踏入女人多的地方的小奶狗,今天來我這,找什麼樂子?”

“宸叔,你彆取笑我。”傅盛宴看了一眼吊兒郎當的陸映宸,“我就是來找幾個女人而已。”

“臭小子,不怕你叔把你吊牆上抽?”陸映宸聽了傅盛宴的話眉頭上揚了一下笑著問。

“想什麼呢!”傅盛宴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說過,我傅盛宴什麼都玩,就是不玩女人。”

“女人的感情不是隨便玩弄得,你也小心點吧!”傅盛宴說著戳了戳陸映宸的胸膛。

“好啊,我們宴爺還教訓起我來了?”

“彆這樣叫我!”傅盛宴抬了抬手臂說,“我想找幾個女人,陪我演齣戲,片酬方麵我會虧待!”

“宴爺,您這怕是找錯人了。”一個女人笑著說,“我們都是女DJ,都不是科班出身,誰會演戲呀~”

在座的人,都以為傅盛宴要找人和自己去出鏡拍電影。

“我找幾個演我的女朋友,騙家裡給我找的未婚妻!!”傅盛宴連忙解釋道,“我急需要,不然也不能這樣唐突的來。”

“你未婚妻?”陸映宸倒了一杯酒,隨後眉頭上揚了一下。“顧大小姐?”

“對對!就是她!”

“你何必急著解除婚約呢。”陸映宸笑著說,“我見過顧大小姐幾次,那清冷高傲的氣質啊,那張臉也美的無可挑剔。”

“我傅盛宴是看臉的人麼?”傅盛宴滿眼不屑,“就算漂亮,我也不能喜歡比我大那麼多的女人!”

“你叔的意思是?”

“我叔?”傅盛宴歎息了一聲,而後眼底帶著欣慰的說,“我和嬸如膠似漆,而且最近脾氣都好了很多~”

“所以,他可冇心思管我。”

陸映宸隻是抬了抬手,“今天的分部不必去了,來幾個戲好的跟宴少走。”

“好嘞,陸總。”幾人點了點頭,而後便走到了傅盛宴身後。

傅盛宴笑著點了點頭,他身邊的助理連忙拿出了紅包。

“辛苦了,辛苦了!”

……

包房內,顧雲漾頂著個殺馬特頭型自顧自的吃著爆辣火鍋。

“斯哈……真好吃!”

“哎哎哎這口給我!我也要!”正在和顧雲漾視頻通話的慕初暖看著顧雲漾筷子上的食物不禁吞了吞口水。

“哎呀,老實在你的小霸總身邊待著吧!今天我都替你吃!”顧雲漾說著將氣泡水打開來,“再讓我來淺嘗一下啵!”

顧雲漾在擰汽水的時候,形象便都暴露在了慕初暖眼中。

“我的天啊,你這個樣子怕是你親爹來了都不認識你吧???”

這什麼啊,殺馬特+精神小妹,慕初暖都怕顧雲漾直接給她來個社會搖!

“認不出來纔好呢。”顧雲漾繼續喝著飲料,“最好直接把那個男人嚇跑,我都不用用鉗子音嚇唬他了~”

彆的女生:鐘愛夾子音。

顧雲漾:我愛鉗子音!

“你那個鉗子音,都容易直接把人送走的好不好?”慕初暖看了一眼鐘錶,“不過現在都已經到時間了,他怎麼還冇來?”

“不來更好。”顧雲漾吃的開心,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也不用有什麼負擔。

此時,傅司燼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聲音低沉有磁性。

“還繼續嗎。”

顧雲漾聽了這四個字,隨即火速掛斷了電話。

這真的不是她可以聽的啊!!!

此時,房門被人大力推開,幾個女人相繼坐在了沙發上。

“咳咳!咳……”其中一個女人不適的咳了咳,“這吃的什麼啊!太嗆鼻子了吧……”

“辣死了……聞著就辣啊……”

傅盛宴剛走到門口,便聞到了爆辣火鍋的味道。

不過一秒,他的眼淚便掉了下來。

他吃不了辣,聞都聞不了!

“我靠、這純純辣妹啊……”傅盛宴這樣說著,語氣之中帶著十足的嫌棄。

“少爺,你怎麼樣?”

“辣死了……”傅盛宴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聲音裡帶著十足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