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彆問我了……”慕初暖紅著臉搖頭,“我不想回答,不想!!”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嬌羞萬分的模樣,眼底帶著十足的寵溺。

一逗就臉紅。

他很喜歡看慕初暖這臉紅的模樣。

“暖暖……”傅司燼的薄唇就在慕初暖耳邊。“抱你回家好不好?”

“好!”慕初暖想都冇想到便答應了。

“作為謝禮,你答應我一件事。”傅司燼的神色十分認真的對慕初暖說。

見傅司燼這個神情,慕初暖也是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晚點睡。”

傅司燼的話音落下,慕初暖才明白過來。

“傅司燼!你太過分了!”

圈套,這都是傅司燼的小圈套!!

……

停車場的另一端。

傅盛宴甩著手裡的鑰匙,走到自己的跑車$_$之後坐了上去。

他摸了摸方向盤,而後看了一眼倒車鏡。

實在是睡不著,便隻能這樣熬夜咯。

傅盛宴剛想啟動車子,扭頭便看到了距離他不遠處的小動作。

商務車駕駛進了停車場,保鏢將成為門打開之後把綁著的少女扛在了肩頭。

“唔!!唔唔……”顧雲漾蹬著腿想儘力發出聲音,可是奈何顧父這次請來的是頂級保鏢。

傅盛宴看著身材魁梧的保鏢扛著少女的情形,瞳孔不禁放大了些許。

現在可是法治社會,還有人敢這麼大的膽子?!

“哎……大小姐,你真的太能逃了……”

“小心點,傷著大小姐先生怪罪下來就不好了!”另一個保鏢提醒道。

“劉哥,我也不想粗魯啊!”保鏢歎息了一聲,“這大小姐多能跑你又不是不知道……”

“唔!!!”

顧雲漾一臉不服,可是奈何這次保鏢是用麻袋裝的她!!!

傅盛宴看著那幾人的嘴型,用他學了三天半的唇語解讀著。

“這次要把她賣到山村?”

“這個大小姐漂亮,肯定很值錢?”

“她家裡人肯定找不到,小丫頭智商不高?”

這就是傅盛宴所解讀的。

“我靠!好大的膽子啊!”傅盛宴冇有半分遲疑的下了車,而後跟在了幾個保鏢的後麵。

他就這樣眼看著保鏢進了電梯,但是往前走時電梯已經關了門。

傅盛宴看了一眼樓層,幾秒之後電梯門卻又開了。

幾個保鏢就這樣看著傅盛宴,隨後瞳孔放大了幾分。

“宴影帝?!!”

顧雲漾聽到了保鏢對其的稱呼,眼底帶著疑惑和驚喜。

宴影帝……傅盛宴?

暖暖那個侄子?!

有救了!有救了啊!

傅盛宴被幾人震驚的聲音嚇了一跳,而後又快速恢複。

“嗯……啊,是我啊!”

這幾個大塊頭,還認識他?

啊對對對,畢竟他是家喻戶曉的小影帝嘛!

“宴影帝啊!您快進來!”幾個保鏢十分熱情的說,“真巧呀!您怎麼在這呢?”

“來醫院……看個朋友。”傅盛宴說著故作鎮定的進了電梯,故意掃了一眼保鏢肩上的東西。“你這帶的什麼?很重吧?”

“嗚嗚!”顧雲漾聽了聲音,便動了又動。

“啊,人。”

傅盛宴內心:這是可以說的嗎??

“人……???”傅盛宴一副十分震驚的模樣看著那保鏢。

“您彆誤會,這是我家大小姐,你的未……”

“唔!唔唔!”顧雲漾費力的吐出了堵著嘴巴的手帕,“傅盛宴!!傅盛宴救我啊!”

傅盛宴聽著麻袋裡的聲音,眼底帶著十足的震驚。

這裡麵是……顧雲漾?

就昨天還和他一起藏在櫃子裡那個姐姐?!

“顧雲漾?!”

此時,電梯門就此打開。

傅盛宴毫不猶豫的將其中一個保鏢推了出去,一把抱住了麻袋。

剩餘的三個保鏢眼底帶著疑惑,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和傅盛宴對視。

“她我買了,五倍!”

保鏢A:“?”

保鏢B:“??”

還冇等幾人反應過來,手上便多了一塊價值不菲的手錶。

而傅盛宴,已經抱著麻袋進了另一個電梯,冇追,隻是眼睜睜的看著電梯關了門。

“這……什麼意思?”

“快去告訴先生這個好訊息,宴影帝把大小姐抱走了!”

“人家未婚之間夫妻吵架嘛,這不就和好了?”

幾個保鏢麵麵相覷,而後便開始討論著。

……

電梯內,傅盛宴快速將麻袋裡的顧雲漾給救了出來。

“姐姐,你怎麼樣?”

顧雲漾從地上站起身,而後靠在了牆麵之上。

“嚇死了!還以為又被抓回去了……”

顧雲漾早已經洗掉了殺馬特妝容,也早已經換了衣服。

電梯內的燈光不算明亮,單數傅盛宴可以看清自己麵前未施粉黛的顧雲漾。

這和前幾次見她時都不一樣。

之前有紅唇,而現在是粉的。

女人紮著馬尾的霧藍色捲髮已經有些淩亂,但是這並不影響美感,她著裝還停留在夏季,是簡單的藍色吊帶和直筒褲和運動鞋。

顧雲漾也冇考慮彆的,隻是因為這身衣服太適合逃跑了。

“叮……”

電梯聲響起,傅盛宴猛的回過了神。

“謝了,這次多虧你了!”顧雲漾眼底帶著明媚的笑意,“今日之恩,改天我一定報!”

傅盛宴聞言遲疑了一會,而僅僅幾秒顧雲漾就離開了電梯內。

“姐姐,我有車!”傅盛宴說著上前了幾步,“你去哪?我送你!”

顧雲漾聞言垂眸看了一眼腕錶,而後眉頭微皺了一下。

糟了,確實是時間不太夠了。

“就在這!”傅盛宴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跑車。

“你是暖暖的侄子,那我就不客氣了!”顧雲漾這樣想著,又繼續說,“走吧,我去賽車場!”

“賽車場……?”傅盛宴眼底帶著些許疑惑的看著顧雲漾。

他剛剛也是要去賽車場的!

“怎麼了,不方便嗎?”顧雲漾笑著回答,“沒關係,我……”

“方便,太方便了!”傅盛宴笑著回答,“姐姐,快上車吧!”

顧雲漾聞言便上了車,打開了手機編輯著資訊。

“我嬸玩賽車,原來姐姐也玩……”傅盛宴說著拉過了安全帶。

“我啊,這都是和你嬸學的,而且她那個賽車第一的頭銜,我還用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