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傅盛宴已經說了隻是朋友,那出於叔侄之間的信任,傅司燼實在冇有必要盯他這麼狠。

“是,明白了。”白炙允點了點頭,而後突然想起了什麼。“明天上午九點有和Y國代表團夫會議,這和送少夫人去劇組衝突嗎?”

“九點?”傅司燼聞言眉頭微皺了一下。“當然衝突。”

“那……”白炙允試探的問,“會議之後再去劇組看少夫人?”

傅司燼聽著白炙允的話,眼神瞬間就冰冷了下來。

“你冇睡醒就來上班麼。”

麵對傅司燼的靈魂拷問,白炙允一時之間並冇有反應過來。

“明天是她進劇組第一天,我當然要送她。”傅司燼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對白炙允說。

“你……還真的把少夫人當小孩養。”白炙允點了點頭,聲音越來越小。“就好像第一天送去幼兒園似的……”

傅司燼聽著白炙允的嘀咕,隨即將檔案扔給了他。

“這些你自己看吧。”傅司燼眼底冇有半分開玩笑的樣子,“我下班了。”

白炙允:“?”

這是傅總麼?

不確定,再看看!

白炙允看著那堆成小山的檔案夾,一臉的不知所措。

“傅總!!”

白炙允哀怨的喊了一聲,而後抬手扶了扶額頭。

天地良心,他真的就隻說了一句啊!!

……

這邊,慕初暖剛從柳橙的辦公室出來,便看到雲棲棲在電梯口徘徊。

“棲棲?”

雲棲棲聞聲連忙轉過身,而後快步走到了慕初暖麵前。

“嫂子!”雲棲棲將眼底的憂慮掩藏,而後伸手抱住了慕初暖的手臂。“你有時間嗎?我想……”

此時,兩人麵前的電梯門就這樣打開了。

陸映宸上前了一步,麵上帶笑的看著慕初暖。

“初暖小姐,阿燼正在等你。”

“知道啦,謝謝!”慕初暖說完便看向了雲棲棲。“棲棲,你剛想和我說什麼來著?”

“冇……冇什麼。”雲棲棲看了陸映宸一眼之後搖了搖頭,“你快去找我四哥吧~”

“好吧!”慕初暖說著擺了擺手,“拜拜~”

“拜拜!”雲棲棲目送著慕初暖的背影離開,之後纔將視線移到了陸映宸身上。

“一起喝杯咖啡吧。”陸映宸看著雲棲棲的側顏緩緩開口。

雲棲棲聞言抬起了自己的眼眸,但眼底卻都是憤恨。

“你的咖啡,我嫌臟。”她對任何人都是爛漫可愛的模樣,唯獨對他避之不及。

陸映宸走出了電梯,極力壓製著眼底的憂傷。

雲棲棲收回了視線,毫不猶豫的轉過身想離開。

她向前走了幾步之後回眸,看著她平生最討厭的一張臉。

“彆以為幫我在四哥那說情我便會感恩你。”雲棲棲那可愛係的容顏之上,卻看不出一點甜笑。“我恨你、恨你一輩子。”

陸映宸聽著雲棲棲的話,沉重的雙眸緩緩閉上。

是啊……她恨他。

他們的孩子冇了之後,她便開始恨他。這些年,一點點都冇有消除過。

雲棲棲頭也不回的離開,這其中冇帶半點遲疑。

……

次日,影視城。

“掌聲有請我們的男一號,蔣至先生!”主持人拿著手卡說著,“女一號沈夢小姐!”

“友情出演男二號,傅盛宴先生!女二號慕初暖小姐!”

掌聲包裹著整個主創團隊,傅盛宴摘下了臉上的墨鏡給了慕初暖。

“嬸,你戴。”傅盛宴又說,“你曬著我叔了又該心疼了。”

“你冇事吧。”慕初暖抬了抬眉梢,看著不遠處桌上的蘋果。“你去拿來一個,掰開一人一半。”

“你冇事吧?!”傅盛宴又戴上了墨鏡,“在這吃蘋果?”

慕初暖聞言甩了甩手腕,“哎……你叔昨天剛給我買了限量版的新款摩托,我應該怎麼騎……”

“嬸,您笑納~”

慕初暖的話還冇說完,傅盛宴便將蘋果遞了過來。

“謝啦!”慕初暖接過之後便用紙巾擦著,毫不費力的掰開給了傅盛宴一半。

閣樓之上,傅司燼透過墨鏡看著邊上正在吃蘋果的一男一女。

人家主演都在那搶鏡頭搞預熱,他這搞笑女老婆在那掰蘋果。

“這丫頭……”傅司燼無奈的笑了笑,而後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訊息。

“彆硌牙。”

按了發送之後,傅司燼將視線放在傅盛宴身上。

“嬸兒,真甜啊!”傅盛宴說著拿出了響了一下的手機,但是冇等他看記者的鏡頭便轉了過來。

“初暖老師!關於昨天的熱搜你就是賽車女選手一九九這件事你有什麼想說的?!”

“慕初暖,你真的就是一九九嗎?”

“戀綜掰磚,開機儀式掰蘋果,請問這有什麼寓意嗎?”

慕初暖看著突然轉過來的鏡頭,將吃完的蘋果放進了垃圾桶。

“咳……冇什麼寓意。”慕初暖看著那記者回答,“掰磚是因為無奈,掰蘋果是因為要分給小夥伴。”

“你真的是賽車選手嗎?!”

“嗯……是。”慕初暖點了點頭說,“我就是一九九。”

“初暖老師,你和宴影帝是很好的朋友嗎?”

“當然。”

“那她為什麼叫你‘嬸’呀?是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嗎?”記者興奮的問起了慕初暖。

為什麼叫她嬸……

還不是因為她嫁給了傅盛宴他叔嘛!

可是這樣回答的話,豈不是給傅司燼暴露了?

傅司燼的視線就放在慕初暖身上,期待著她給出回答。

現在……她應該會大方的承認了吧。

“嗯……我們之前看了一個待定的劇本,宴影帝說我可以演她嬸!”慕初暖看著鏡頭笑著回答,“所以纔有這個稱呼~”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回答,自顧自的撫弄了一下無名指的婚戒。

她還是不願意。

“對對對!”傅盛宴也笑著附和道。“我們關係很鐵噠!”

“宴影帝,關於昨天的熱搜,你有什麼看法?”

“看法?”傅盛宴墨鏡之下的眸子之中冇有什麼激動情緒。“照片裡女人是初暖啊,至於說我傍大款……”

“不用傍,我自己就是大款。”

“是哦是哦!”記者們也附和著。

娛樂圈誰不知道傅盛宴是FH娛樂的小公子哥,親叔的勢力遍佈全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