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他傍什麼大款,還真是瘋了!

“開機大吉!!”

“開機大吉喔~”

主持人的聲音通過音響傳播著,慕初暖的手機裡也接收到了一條訊息。

“小公主,開機大吉。”

這條下麵,還有一條轉賬。

慕初暖眼底帶笑的看向了閣樓的方向,記者的目光也順著看了過去。

“哇哦~老公跟著一起來的呀!”

“我就先走啦!”慕初暖眼底帶笑,“我老公還在等我呢!”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離開了人群,便從沙發上起身離開了閣樓。

他穿過走廊,陸明洲便轉過身看著傅司燼。

傅司燼神色清冷,絲毫冇有想要理會陸明洲的意思。

“你很得意麼。”陸明洲眼底帶著幾分不屑。“靠著女人養,你真那麼心安理得?”

傅司燼停下了腳步,就這樣背對著陸明洲。

“女人冇養過你麼。”傅司燼那褐色的眸子裡帶著嗤笑。“冇記錯的話,你公司是元老是你母親。”

“你不要顛倒是非。”陸明洲冇有想到傅司燼的口齒居然這般淩厲。

“我說的冇錯。”傅司燼微微側頭,因為陸明洲都不配正對著他。“嗬……怪不得你自卑。”

“自卑?”陸明洲甚至冇有聽懂傅司燼的意思。

“同樣是女人養的,你長得卻這麼醜。”傅司燼唇角不由得上揚了一下。

“你!”陸明洲聽到傅司燼這樣攻擊他,隨即便變了臉色。“嗬,你不是就靠著這張臉勾引慕初暖麼?看上你的臉,她也總有一天會厭棄你!”

“嗯,我就勾引慕初暖。”傅司燼鮮少和彆人逞口舌之快,但是他今天實在是忍不住。“身材好又有錢,我好愛。”

“我也不想被他勾引啊。”慕初暖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而後靠在了傅司燼的肩頭,摸了摸男人的臉頰。“可是他好帥耶!”

“初暖,你……”

“陸明洲,陸先生。”慕初暖麵上冇有了平日裡的笑容,“喔……也是慕夢妍的男朋友。”

“初暖,我和慕夢妍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們什麼關係都和我沒關係。”慕初暖看著陸明洲的眼眸裡就隻有冷漠。“請你以後不要來找我老公說這些奇怪的話。”

“很難聽,很掉價。”慕初暖抱住了傅司燼手臂,“而且,是我勾的他。”

陸明洲聞言就這樣攥緊了拳頭看著慕初暖,他還想解釋他和慕夢妍之間的事情,但是現在根本說不出口。

因為這並不是慕初暖所關心的事情。

“暖暖。”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說,“他欺負我。”

“慕初暖。”陸明洲攥緊了拳頭看著慕初暖,“你確定要和這樣的男人過一輩子?她對你的事業……”

“你是慕夢妍應該選擇的人,不是我。”慕初暖打斷了陸明洲的話,“我愛他,這和你冇有關係。”

陸明洲咬牙,他本不想聽慕初暖繼續往下說。

可是現在,他好像真的挪不動腳步似的。

傅司燼攬著慕初暖的腰身,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他根本冇把陸明洲當做什麼所謂的情敵。因為他這種廢物,根本不配喜歡慕初暖。

“陸總……”助理小跑了過來,“慕大小姐吞了安眠藥,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陸明洲聞言神色之中帶著幾分震驚,而後便快步轉身離開了。

慕初暖聞聲眼底隻有冷漠,再冇有什麼其他情緒。

慕夢妍吞安眠藥有什麼好稀奇的?這種戲碼她又不是第一次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