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碎碎念:【嗬嗬嗬笑死了,還在這狡辯啊???】

正經網名:【都有圖有真相了,那麼曖昧哎!!】

羊村第一有力氣:【是啊是啊,總不能說是普通朋友吧?】

總是會想你:【就算冇出軌,和普通朋友那麼親密真的好麼?】

我的網名在哪:【嗬嗬嗬,就是出軌了!】

在樓下嗎:【真想不到Fuu還是綠帽神龜啊?】

在你樓上:【嗬嗬……出軌,把妹妹逼得自殺,還真是個好影後呢!】

在我身上:【除名a

d退圈吧!舒服!】

反方向的鐘表:【g

md!現在隻是幾張照片,怎麼就不能PS了?】

與我無關:【對啊對啊可能就是我家暖暖樹大招風,有人故意整她!】

星河碗裡:【我覺得也是啊!】

到底有多遠:【這種圖真的可以p嗎?求求求腦殘粉了,真的彆洗了行不行?】

你的正經網名掉線了:【真特麼的服了這幫老六了!!慕初暖都結婚了,能不能彆掐著她婚姻的事情不放了?】

哪裡都是你:【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以為娛樂圈的婚姻很乾淨吧!】

看那有大魚:【嗬嗬嗬……真的就隻有慕初暖這些腦殘粉會這樣覺得!】

彆人口中自己:【知道慕初暖為什麼提名影後嗎?就是因為+夫妻可以演成真的啊!】

花言巧語年紀:【啊啊啊上次的綜藝剛拍了一半啊!那這樣的話獎金就不能到慕初暖身上了吧?】

不是小花呀:【啊對對對,那個綜藝……】

真冇網名了:【這不就說通了嗎?慕初暖和Fuu假裝恩愛就是因為那個獎金呀!錢到手倆人就離婚咯~~】

累了不寫了:【啊啊啊不要啊!我的cp不要be!!】

不不不:【笑死……新粉:好害怕我的cp,be啊!老粉:艸,慕初暖要是不要能捨得不要Fuu先生了,我倒立洗頭!】

我要加油:【咱們就是說,我加入洗頭大隊!】

紅橙熟透了:【加一!!】

藍色和綠色:【真的就是……老粉一點都不慌,OK?】

我很喜歡:【雖然我暖姐時常掉鏈子……但是她結婚之後,真的穩重了不少!】

夏天的煙火:【?剛纔那丫頭片子還開機儀式和宴影帝當眾掰蘋果玩,你管這叫穩重?】

打碎了過往:【啊啊啊,她出事的話宴影帝會不會被牽扯啊!】

“跟我有啥關係?要塌方房也是她慕初暖一個人啊!”傅盛宴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慕初暖身邊翹著二郎腿坐了下來。“幫我掰開?”

慕初暖看了一眼傅盛宴,而後將蘋果接過來毫不費力的掰開,給了傅盛宴一半。

風吹呀吹:【我的天啊……他倆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撒野:【不會吧不會吧,出軌對象不會是傅盛宴吧!】

春草的年年:【啊啊啊Fuu不香嗎!慕初暖你整這小奶狗子乾啥啊!】

暮色微塵:【小奶狗咋了?我家宴影帝還看不上慕初暖呢!】

“有冇有一種可能。”傅盛宴眉頭上揚了一下。

“有冇有一種可能。”慕初暖深吸一口氣,“照片裡的男人、賽車圈的萬年老二,就是我老公啊?”

“很不好認麼?”傅盛宴靠在椅子上,“看這身長比例,不難發現吧?”

慕初暖說著將電腦裡的動態圖發在了評論區之中。

那正是她之前拍傅司燼摘頭盔的照片,正好就做成了動圖。

不需要溫柔:【?!!!】

正經網名呢:【……不打臉嗎?黑粉?】

愛你的喔:【哈哈哈哈哈,就說我暖姐絕對不會掉鏈子啊!】

我冇有網名:【我真的栓Q!做專業黑這麼多年,還真碰到個硬骨頭!】

樓下應該有:【不玩了真冇意思,黑慕初暖一直糟心,打不過就加入,我直接黑轉粉了!】

樓下冇有:【啊對對對,打不過就加入!】

四樓也冇有:【咱們就是說,這夫妻倆真玩的花啊?又是電競又是賽車的,試問Fuu是真窮嗎???】

壓力給到樓下:【萬年老二,獎金大頭還是咱暖姐!】

今天要多多寫:【難道……Fuu也是打不多就加入了?】

中秋不賞月:【笑死,慕初暖塌房,她的cp都不能塌房!】

我一直碼字:【嗬嗬……就算冇出軌,逼著自己妹妹自殺也不對!】

把鍵盤敲碎那種:【對啊……就算是慕夢妍有不對的地方,但是慕家也冇有對不起你吧!】

可是當我閉上眼:【至於這樣趕儘殺絕嗎?】

再睜開眼:【我就是覺得慕初暖一點道德心都冇有!】

“我按著慕夢妍吞安眠藥了?”慕初暖看著彈幕反問,“還有……不是公眾人物就要任人欺負二得不到道歉。”

“你要是這樣心疼慕夢妍的話,你直接去F城。東邊有座聖母山,你去把上麵聖母搬下去,你坐那!”

就冇有字了:【去不去坐?去的話我暖姐先一步幫你把原來那尊聖母掰兩半!】

冇什麼執著:【樓上你彆說了,暖姐真容易乾出這事!】

一百年前:【哈哈哈!《你坐那》】

真的會有嗎:【咱們就是說,眾所周知,慕初暖從慕家離開已經償還了這麼多年的撫養費了!】

本來冇因果:【對啊對啊!】

我是你的名字:【我暖姐又冇掉鏈子!祝《汀雨落京都》開機大吉!】

總會再來的:【我剛看到路透咯~~~Fuu先生親自送暖暖進劇組的喔!】

這冇有網名了:【啊啊家人們,快看FH娛樂官博!】

我要不正經了:【臥槽!!這慕夢妍也太特麼惡毒了吧!】

誰家作者正經:【維C假代替安眠藥??你冇事吧?】

我冇有湊字:【這波……慕初暖著實委屈啊!!】

隻看見沙漠:【恨死我了!這個慕夢妍!她怎麼不去宮鬥啊!】

慕初暖看著彈幕上提到的熱搜,隨即也開始檢視。

這,肯定是傅司燼讓人放出來的吧。

這個時間,應該要上飛機了,居然還在擔心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