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感受著男人懷抱之中的溫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自己的身體冷的發顫。

“傅司燼……我。”慕初暖緊緊的攥著傅司燼的襯衫,微紅的眼眶之中蓄滿了眼淚和不知所措。

她實在冇有想到,養父的病已經這麼久了。

就在今天之前,慕初暖是真的關於這件事的隻言片語都冇有聽到過。

傅司燼輕撫著慕初暖的髮絲,“我會查清楚的。”

“慕夢妍去哪了……”慕初暖突然想起了慕父的話,隨後握住了傅司燼的手腕問。“她知不知道父親病重的事情?”

傅司燼聞言看了一眼站在房門處的白炙允,白炙允點了點頭,而後拿出了手機。

“讓人把慕夢妍帶過來。”

“是。”

“暖暖。”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冰涼的手掌,眼底思緒萬千。

他看到慕初暖這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免會想起幾年前她抱著她母親屍體哭的時候。

那是傅司燼第一次看到慕初暖哭的那麼無助,傅司燼以為,那也會是她最後一次那樣哭。

可今天……慕初暖再次變成了那個樣子。

傅司燼抬了抬手指,將慕初暖臉頰的眼淚抹掉。

“這不怪你。”

慕初暖聞言緩緩閉上了雙眼,“我隻是不明白他的話……”

他的話。

果然,這個養父是知道什麼的。

“他告訴我……”她的聲音無助之中又透著憂傷。“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是他親生的……還說,慕夢妍也不是。”

“確實。”傅司燼點了一下頭,“一個小時前,我找到了親子鑒定報告。日期,是在你離開慕家之前。”

慕初暖眼底的疑惑越來越多。

“他知道我們都不是……”慕初暖就這樣深呼吸,“那他的親生女兒呢……真正的慕家大小姐到底是誰?”

既然慕父知道她不是親生女兒,為什麼還讓她在慕家這麼多年?

且……他知道慕夢妍也不是,也把慕初暖趕出,認了慕夢妍。

這是為什麼……

這些謎團,就這樣種在了慕初暖心裡。

“暖暖。”傅司燼毫不避諱的問了慕初暖。“他還說了什麼。”

“他說,我有個弟弟。”慕初暖說完便毫不相信的搖了搖頭。“這絕對不可能……”

傅司燼聞言握著慕初暖手腕的手掌緊了幾分,但幾秒之後便又鬆開了。

“你有個弟弟?”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側顏,語言峯迴路轉。“也許,他的親生孩子是個男孩。”

慕初暖聞言眼底帶著幾疑惑,她還是不明白慕父為什麼這麼做。

“他病了多久了。”慕初暖隻是覺得自己的腦子都是亂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不管他今天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肩頭,“毋庸置疑的是,從前他待你並不好。”

是……傅司燼說的對。

“你並不應該愧疚。”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說,“至少不應該為了他的幾句話而愧疚。”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的話,瞬間清醒了些許。

是……當初,是慕父把她趕出家門,不願意讓她再回去的。

慕初暖也就這樣聽了慕父的話,所以對慕父的病情一無所知。

“我知道了……”慕初暖輕微的點了點頭,而後抬了抬視線。“我想去看看他。”

“我會讓人處理好後事。”傅司燼將慕初暖擁在懷裡,“不用擔心。”

“嗯……”慕初暖輕微的點頭。“我隻是,想去看看。”

良久,傅司燼看了一眼白炙允。

“少夫人,請跟我來。”白炙允上前了幾步開口說。

……

視線透過玻璃窗,慕初暖的視線停留了長達十幾分鐘。

上次這樣傷心,還是養母離開的時候。

此時,急促的高跟鞋聲傳了過來,但是慕初暖並冇有回頭看來人是誰。

“爸……爸爸!”慕夢妍大步跑了過來,而後撲在了玻璃窗之上。“爸爸!”

“慕初暖,你把我爸怎麼了慕初暖!”慕夢妍握住了慕初暖的手腕惡狠狠的瞪著她。“你說話啊……慕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