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看著慕夢妍如同瘋子一般的樣子,眼神早已經冷漠到了極致。

“我把你爸怎麼了?”慕初暖將視線收了回來,而後反扣住了慕夢妍的手腕。“你不應該和我解釋一下他的病情你為什麼不知道嗎!”

“這不是你爸,和你有什麼關係!”慕夢妍抽出了自己的手腕之後跑進了玻璃窗內,蹲跪在了地上抱住了慕父的手臂。“爸爸……爸爸你怎麼了?”

慕初暖看著慕夢妍的眼睛側顏,深呼吸之後伸手扶住了不遠處的牆壁。

“我爸爸……死了……”慕夢妍雙眼放大,憤怒的瞪著慕初暖。“慕初暖,你到底把我爸爸怎麼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為難我還不夠……”

“你還把他當做你的爸爸,他的病情你還不是一無所知!”慕初暖看著慕夢妍的眼睛一句一句的反問著她。“惡毒的女人?比起你,我真的擔得起這兩個字嗎?”

“夢妍小姐……先生的離開和大小姐冇有任何關係。”管家抹掉了臉上的眼淚看著慕夢妍的說。“他的病情已經惡化很久了,上次先生想和你說,但是你因為上節目的事情給忽略了。”

慕夢妍眼底都是疑惑的看著管家,似乎是根本不知道管家在說什麼。

什麼病情……慕父已經生病很久了麼?

可是,麵對自己這個父親,慕夢妍隻是要錢的時候纔會找到他,其他的時候鮮少在一起說話。

她也是隻是半個月冇有回家而已,再見他的時候,怎麼就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了呢?

那他若是死了……慕家的財產怎麼辦?

“我不知道……他,爸爸他從來都冇有和我說過他生病的事情!”慕夢妍似乎是不願意接受這一切,所以便快速從房間之中退了出來。“媽媽……媽媽呢?”

聽到慕夢妍提起這個,慕初暖這纔想起自己還有個繼母。

那個繼母並冇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對待慕夢妍是格外的好。

“是你,是你把媽媽算計進了監獄!”慕夢妍攥著慕初暖的手腕便開始指責她。“要不是因為你,爸爸的病情怎麼可能冇有人知道?爸爸的死都是因為你!”

慕初暖聽著著這無比可笑的言論,眼底的冷漠層層疊加。

“慕初暖,你就是個殺人凶手,我一定要曝光你!”慕夢妍把這當做“正義言辭”,好似這是一個扳倒慕初暖的機會一般。“是你,慕家變成今天這樣子全都是因為你!”

“啪!”慕初暖聽著慕夢妍的這話,毫不留情的一巴掌便甩在了慕夢妍的臉上。

慕夢妍被打的身體後傾,耳朵嗡嗡作響,一時之間還冇有反應過來。

“慕初暖,你還敢打我?”慕夢妍捂住了自己的臉頰,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慕初暖。“你算什麼東西,你打我!”

“我為什麼不敢打你!”慕初暖眸色比昔日冷了不止一星半點。“是你!隻把他當做提款機,你一口一個爸爸的叫著他,可有把他當做爸爸關心過!”

“我……”慕夢妍看這個慕初暖那冰冷的神色,一時之間並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反駁。

她又能怎麼來反駁呢,畢竟她確實是隻拿慕父當做提款機,除了要錢接觸的少之又少。

而慕初暖,說是占了她慕家大小姐的身份二十五年,但是她確實已經還清了這二十五年之中慕家對她所有的支出。

“你有什麼資格怪我?”慕初暖實在不理解慕夢妍為什麼會是這種不可理喻的樣子。“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慕夢妍看著慕初暖的眼睛,無畏的抹掉了臉上的眼淚。

“就算這樣,又和你慕初暖有什麼關係!”慕夢妍深呼吸之後戳了戳自己的胸膛。“我是慕家的大小姐,現在父親去世了,財產也都是我的!”

慕初暖聽著慕夢妍這句話,就這樣不由得怔了幾秒。

她一直都知道慕夢妍實在是算不上什麼好人。

但是慕初暖實在是冇有想到,慕夢妍聽到慕父去世的第一反應是把死因栽贓給她,第二想法便是來和慕初暖爭奪什麼所謂的家產。

“慕初暖,你比我先來醫院一步不就是為了慕氏集團嗎?”慕夢妍一副十分肯定的樣子看著慕初暖說。“我今天就偏偏不讓你得逞!我是父親唯一的女兒,你休想拿到家產裡的一分錢!”

慕初暖不缺錢。

就算是卻缺錢,也絕對不會打慕父家產的一丁點主意。

“除了栽贓怪罪,你在乎的就隻有家產。”慕初暖抬了抬視線,看著慕夢妍這幅不要臉的樣子說。

“你不也是一樣的嗎!”慕夢妍說著嗤笑一聲之後上前,得意洋洋的看著慕初暖說。“嗬嗬,就算你先來一步又怎麼樣,爸爸臨終之前看到的是你又怎麼樣?”

“你還是撈不到一分錢!因為隻有我纔是慕家的大小姐!”

“真是瘋了。”慕初暖看著慕夢妍那眼睛裡噁心的貪婪,真的很難認為現在的慕夢妍是個正常人。

錢錢錢,或許在慕夢妍的世界之中,她在乎的就隻有錢了。

“想要錢是吧。”慕初暖背對著慕夢妍,聲音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我一分錢都不會讓你得到。”

“哈哈哈哈!”慕夢妍的笑聲十分癡狂,一副根本不相信慕初暖話裡意思的樣子。“慕初暖,我是慕家唯一的繼承人……”

“對,隻有慕家的繼承人才能拿到這些錢。”慕初暖打斷了慕夢妍的話,隨後微微側頭。“但是你慕夢妍,你也並非是這個慕家繼承人。”

“慕初暖,你在這說什麼鬼話?”慕夢妍聽了慕夢妍這話便連忙反駁。“你是不是想搶回慕家大小姐的位置?我告訴你休想!慕初暖你休想,我纔是慕家的大小姐,儘管爸爸去世了,這也是改變不了的!”

“搶回來又如何。”慕初暖的背影透著不可言說的憤怒。“這個名頭給誰,都不能給你這樣狼心狗肺的人。”

慕初暖留下了這句話之後便想抬起腳步離開。

“慕初暖你站住!”慕夢妍似乎是還冇有聽懂慕初暖的話,便想去抓慕初暖的手腕。“你給我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