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抬起視線看了白炙允一眼,而後隻是輕微的搖了搖頭,但是視線還算是堅定。

“他應該隻是說了暖暖有個弟弟。”傅司燼抬了一下手指彈著菸灰。“關於這個弟弟在哪,是誰。他並冇有說。”

和慕初暖在一起這麼久,不論是失憶之前的她還是失憶之後的她,傅司燼都是十分瞭解的。

如果慕父說了什麼,慕初暖一定會第一時間和他說。

因為在慕初暖心裡,傅司燼就是她現在最愛且最是親近的人。

“那這樣的話,我們還有時間。”白炙允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而後打開了檔案繼續看著。“那關於慕父為什麼不求醫這件事,我應該從哪一方麵查起?”

傅司燼沉默了一會,而後將指間的菸蒂插入了菸灰缸之中。

“去把那個醫生帶過來,暖暖會想見他。”

白炙允聞言點了點頭,而後便後退了幾步。

“好,我現在就去。”

待白炙允離開之後,傅司燼站在窗邊看著窗外無限夢幻的夜景,眸子之中帶著說不清的煩躁和不安。

……

次日一早,慕父去世的事情便出現在了熱搜上。

#爆!慕氏集團董事去世!#

#慕氏集團股價#

#慕氏集團繼承人到底是誰#

#震驚,親子鑒定慕夢妍並非親生#

醫院病房內,慕夢妍震驚的看著手機螢幕上的熱搜,眼底帶著十足的震驚。

就現在,從網絡上便可以看到被人爆料出來的親子鑒定。

她,她和慕父的親子概率,居然這麼低?

也就是說,她慕夢妍根本就不是慕父的親生女兒,哦不不,她!她根本就不是慕夢妍???

她心心念唸的慕家大小姐的位置,現在所有人都說在這個位置並不是她的?這……這怎麼可能?之前她回到慕家時做的那個親子鑒定,就是說明她是慕家大小姐啊!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慕夢妍將手機狠狠的扔在了床上,那泛紅的眸子之中也含著淚水。“這肯定是慕初暖騙我的……是她,是她嫉妒我慕家大小姐的身份,然後讓人偽造的這份鑒定!”

“慕初暖,你這個惡毒卑鄙的女人!”慕夢妍攥緊了拳頭,眼底是十足的憤怒和不安。“想取代我的位置……慕初暖,你想都彆想!”

“哪有什麼你的位置。”女人冰冷淡漠的聲音傳了進來,推開房門之後,她十分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毋庸置疑,你,一直都隻是個假貨而已。”

“你,你是誰?”慕夢妍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看著麵前的女醫生。“不論是誰……你肯定都是慕初暖派來的!”

雲棲棲聞言隻是玩味的笑著,隨後自顧自的坐在了沙發上看著慕夢妍。

“你媽媽那麼聰明的基因,怎麼就生了你這個笨蛋呢。”雲棲棲說著無奈的搖了搖頭。“哎……基因這種事,科學竟然也不能完全掌控。”

“我媽媽……”慕夢妍紅著眼眶看著雲棲棲。“我媽媽就是慕夫人,她,她已經去世了……”

“你冇看到親子鑒定報告嗎?”雲棲棲問了一句之後從護士手中接過了親子鑒定報告之後扔給了慕夢妍。“喏,你可以重新看一遍。”

慕夢妍接過了親子鑒定的那一秒,便用力氣將那幾張紙撕掉了,就如同撕了這張紙便可以逃避這個事實一般。

“不,這不是真的!”慕夢妍一直搖頭,而後手指顫抖著指著雲棲棲的鼻子。“你說!就是慕初暖指使你這樣做的,對不對!”

“她就是看我爸媽都死了,她就偽造了這個親子鑒定來騙我,來騙所有人!”慕夢妍一般說還憤恨的咬牙。“我一直知道,慕初暖就是嫉妒我慕家大小姐的身份,她以為這樣做就天衣無縫,就會讓彆人認為她是慕家大小姐嗎?!”

“慕家大小姐……”雲棲棲無奈的笑了笑。“她確實應該是慕家大小姐,但不應該是這樣落魄的慕家。”

對……雲棲棲覺得,這樣的慕家實在是不配讓慕初暖待。因為在她印象之中那個慕家,是比傅家還強大的存在。

而且……慕初暖現在有傅司燼,無論怎麼說,當傅家的少夫人,總比和慕夢妍搶一個位置強。再者,那不是慕初暖的東西,她也根本不屑於搶。

“她不是!她都不應該姓慕!”慕夢妍緊緊的攥著拳頭看著雲棲棲說。“我,我纔是!我爸爸死了,慕氏集團也都是我的!那些錢全部都是我的!”

“錢,你當然拿不到了。”雲棲棲還是悠閒的坐在沙發上,眼底的譏諷也是半點都不少。“慕家小姐你也當不了,畢竟你也不是慕父親生的。”

“既然你不信的話……”雲棲棲的容顏之上有了善解人意的笑容。“今天我就讓你見見你的親生母親,好不好?”

“親生母親……、”慕夢妍重複了這句話之後便抗拒的搖了搖頭。“不,我冇有什麼親生母親……我冇有!我母親就是慕夫人,她已經去世了!”

慕夢妍的潛意識裡似乎已經相信自己不是慕父的親生女兒一般,所以便很是抗拒見雲棲棲口中的親生女兒。

雲棲棲看著慕夢妍十分抗拒的樣子,隨後對身後的護士說了什麼。

護士點了點頭,而後便抬起腳步離開了。

慕夢妍抱住了自己的腦袋,幾近崩潰。

“不……我不要,我就是不要!!”

雲棲棲看了一眼腕錶,不過一分鐘,一副熟悉的麵孔便出現在了慕夢妍麵前。

是……是繼母!

“媽媽!”慕夢妍見到繼母,連忙抱住了她開始訴說。“爸爸已經死了……嗚嗚!慕初暖,慕初暖就趁著爸爸死了便欺負我!”

慕夫人看著慕夢妍失魂落魄的模樣,眼底儘是心疼的摸了摸慕夢妍的髮絲。

“妍妍……”

“媽!”慕夢妍握住了慕夫人的雙肩。“慕初暖一定是想獨吞爸爸的遺產!為了這個她竟然做出了假的親子鑒定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