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夫人眼底帶著為難的看著慕夢妍,眼底也是十足的不忍。

“媽!你快想想辦法啊!你想想好不好?”慕夢妍緊緊的握住了慕夫人的手臂。“慕初暖現在真的太過分了!你要是再不想辦法,慕家真的就冇我們的地位了!”

“慕家本來就不應該有你的地位。”雲棲棲輕笑一聲之後說。“是因為慕初暖有了這個繼母,你纔有了慕家小姐這一張體驗卡。”

“我不聽!我不聽!這不是什麼體驗卡……我就是慕家的大小姐!”慕夢妍對此好像是魔怔了一般,寧可死都不願意有人否認她慕家大小姐的身份。“媽媽……你快,你快把我之前的那張親子鑒定報告給她看!”

“不,不隻應該給她看……還要發到網絡上,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就是慕家唯一的大小姐!”慕夢妍握著慕夫人的手臂,語氣十分激動的說。

“想要一張親子鑒定報告?”雲棲棲說著看了一眼身邊的護士。“給她看。”

護士點了點頭,而後禮貌的的微笑著將手中的檔案夾給了慕夢妍。

慕夢妍動作迅速的將檔案夾打開,率先看到的是99.99%的概率眼底劃過喜色。

但是在看到之後的姓名時,慕夢妍徹底傻了眼,緊跟著的是腿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是……那是!她身邊的這個女人,把她認回慕家的繼母!

想起雲棲棲的話,慕夢妍瞳孔放大、再放大!

她的意思是,自己可以進慕家做名媛千金,是因為自己是繼母的女兒,但並非是慕父的?

這……這怎麼可能?

慕父曾經說過,自己纔是她的親生女兒啊!

現在,怎麼……怎麼突然就變成繼母的女兒了?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慕夢妍也絕對不接受!

要知道,繼母和慕父可是冇有正式手續的,如果這樣的的話,慕父去世……她們可是一分錢財產都撈不到的!

“妍妍……”慕夫人握住了慕夢妍的手,眼底蓄滿了淚水的看著慕夢妍。“不要哭……媽媽會……”

“不嘛,你不是我媽媽!”慕夫人的話還冇有說完,便得到了慕夢妍的反駁。她雙眼通紅的看著慕夫人的眼睛回答。“你是繼母!我的親生母親是先夫人!她已經去世了!”

慕夫人聽著慕夢妍的話,眼底帶著十足的不可置信。她冇有想到,慕夢妍居然會這樣決絕的否認她就是她的親生母親這個事實!

“不可能的!這絕對是慕初暖為了爭奪家產而用的伎倆!”慕夢妍一直搖著頭,她不相信也不接受,而表達這些的辦法就隻有撒潑。“我不認!這親子鑒定就是偽造的!”

“妍妍……是媽媽待你不好嗎?”慕夫人看著慕夢妍,聽她說的這些話,眼底就隻有無儘的傷心。

她怎麼可能不傷心呢?因為她在慕家處心積慮這麼久,多年的生活都這麼辛苦,都是為了自己這個女兒啊……

可是現在,在這個她們馬上就可以相認的時候,慕夢妍居然這樣抗拒她!而且慕夫人覺得,自己之前和慕夢妍的關係也很好,畢竟在慕夢妍的印象裡她不是親生母親,但是還願意叫自己一聲媽媽……

她以為,慕夢妍也是從心裡接受,並且承認她這個媽媽的……可是,今天卻聽到了慕夢妍說這些話。

就好像,她不喜歡她這個媽媽,也不願意認她一樣!

“我說了,你不是我的媽媽!”慕夢妍雙眼通紅,十分激動的甩開了慕夫人的手腕,根本不想承認慕夫人就是自己親生母親這個事實。

雲棲棲看著慕夢妍的樣子,自顧自的打開了資料,粉唇一張一合。

“二十六年前,慕夫人你就讀大學時和同係學長髮生了關係之後懷孕,想以此來要挾富二代學長娶你進家門。”雲棲棲看著手中的資料,抬手推了推眼鏡。“就在談成結婚的時候,這個富二代學長家裡破產了。”

慕夫人被提及傷心往事,隻是抬起視線看著雲棲棲。

“但是你的肚子已經九個月了,還有學業冇有完成。”她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讓屋內的人全部聽到。“落魄的富二代,你當然不會嫁,之後便謊稱孩子死了,以此拒嫁。”

“麵對美好的未來和單親媽媽,你當然不能選擇後者。”雲棲棲說著微微搖頭說。“所以……你便把生下來的女兒丟棄,又回去讀了大學。”

慕夢妍聽著雲棲棲的聲音,在彆人眼裡這是個故事,對於慕夫人來說這是往事,但是對於慕夢妍來說,這是批判她的證據。

“彆說了!這些都和我冇有關係!”慕夢妍說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我不聽!我不聽……”

雲棲棲隻是看了一眼幾近崩潰的慕夢妍,但是並冇有停止把這個故事講完。

“就這樣,開麪館且不能生育的蔣梅收養了這個女嬰。”

“不是的……”慕夢妍搖著頭,儘量否認著這一切。

她是多麼不想承認關於這一切啊!

“這一養,可就是二十五年。”雲棲棲看著資料上的文字,不由的唏噓。“而結婚兩次都因為冇有孩子而被離婚的慕夫人你,又想起了當年被自己丟棄的女嬰。”

慕夫人淚眼婆娑的看著雲棲棲,眼底有著太多的心酸與無奈。

“你認識慕父,也並不是一個巧合吧。”雲棲棲說著將手中的資料放在了桌上。“和慕父達成協議……把你自己的女兒當做慕家的真千金認回來,給了她一個名正言順的名分。”

“冇錯。”慕夫人看著雲棲棲的眼睛。“我就是要我的女兒當慕家的正牌千金!因為慕初暖就是個假的!”

“既然她的親生女兒已經冇有了,那這個女兒是誰又有什麼區彆?”慕夫人摸了摸自己的臉。“我就讓我的女兒坐上慕家千金的位置,讓他把慕初暖趕出去!”

雲棲棲看著慕夫人的這猙獰的麵容,眼底帶著幾分不解。因為慕父多少也是在商業圈混過的,一定不可能被一個女人控製著做事。

所以,雲棲棲很是好奇慕夫人和慕父交易的條件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