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今天他不願意讓你的女兒做這個慕家大小姐了,這是為什麼?”雲棲棲說著翻開了另一個檔案夾。“你看,遺囑上說……慕氏集團財產歸慕初暖所有。”

慕夫人聞言,眼底帶著十足憤恨的看著那檔案,隨後將之搶了過來仔仔細細的翻看。她和慕父在一起生活也有幾年了,所以很是熟悉慕父的筆跡。

“這不是真的!這是偽造的!”迄今為止,慕夢妍還是一樣的不想接受這一切。“我是慕家大小姐……都是我的!我的!”

“你說!你告訴所有人!你根本就不是我親生母親!”慕夢妍瘋狂的握住了慕夫人的肩頭。“你說啊……說啊!!”

“妍妍……”慕夫人眼底帶著憂傷的看著慕夢妍,“我就是你的親生母親,我就是!”

“你說謊!”慕夢妍用力推開了慕夫人。“我是慕大小姐……財產都是我的!”

慕夫人看著慕夢妍這瘋癲模樣,眼底隻剩下失望。

“慕夫人……你,不打算讓你的女兒知道,她為什麼當不了這個慕家大小姐麼?”

“他……嗬。”慕夫人抬眼眼底帶著憤恨。“他真當我冇有利用價值了麼!”

雲棲棲喝了一口溫水,隨後就這樣看著慕夢妍瘋癲的模樣。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一定還是慕大小姐!”

“妍妍!”慕夫人握住了慕夢妍的手臂,“你和媽媽在一起,一定比你當慕大小姐更開心!”

“你忘了嗎……你以前,說很喜歡媽媽的!”

“我不喜歡你!”

慕夢妍毫不猶豫的甩開了慕夫人的手臂。“我隻想當慕家小姐,要財產,我討厭……唔!”

慕夫人的手掌,就這樣不受控製的甩了慕夢妍一巴掌。

“你打我……”慕夢妍捂住了自己的臉頰,滿眼憤恨的看著慕夫人。“你算什麼東西,你敢打我!”

“我打醒你!”慕夫人看著自己這個狼心狗肺的女兒,“冇有我……你一天慕家大小姐都當不了!”

是啊……冇有慕夫人的這些算計,慕夢妍還是以前那個慕夢妍。

不……她以前,也不是姓慕的。

隔窗內,慕初暖就這樣聽並且看著。

到今天,慕初暖才明白這個繼母為什麼這麼疼愛慕夢妍。

原來,慕夢妍是她親生的。

從這件事之中也可以看得出,慕夢妍已經喪心病狂了。

慕夫人待她那麼好,也表明瞭她就是她的親生母親,但是她寧可要那些虛無的東西,也不願意認慕夫人。

“是我……讓你從蔣梅身邊離開,離開那麼低端的家庭!”慕夫人看著慕夢妍,也是憤怒無比的吼著。“是我交換了你和慕初暖的身份,是我做了兩份假的親子鑒定報告!”

“這一切,都是我給你的!”慕夫人看著慕夢妍的眼睛,“你有什麼資格不認我!”

兩份……假的。

她的意思是……慕初暖也並不是蔣梅親生的?

慕初暖快速推開了房門,看著那正在爭吵的母女倆。

“你好大的膽子……”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被趕出家門和被全網謾罵,都是這個繼母的“傑作”!

“是啊……我是好大的膽子!”慕夫人眼帶失望的看著慕夢妍。“我為了從我肚子裡爬出來這個東西,有什麼是我不敢做的……”

慕夢妍身體癱軟在地上,眼淚掉了下來。

“那你為什麼隻做了一半……為什麼還要讓我從慕家小姐的位置上掉下來!”慕夢妍聽了慕夫人的話,眼裡依舊帶著幽怨。

她不知足,也不甘心。

慕夢妍一直討厭慕初暖。

也不是因為彆的……隻是因為、她害怕慕初暖搶了她的位置。

慕夫人聽著慕夢妍的話,除了歎息也不能做彆的。

她聰明瞭這麼多年,可是她的女兒……

“蔣梅、不是我的親生母親。”慕初暖看著慕夫人失望的臉龐。“你是怎麼想著算計到我身上的。”

“怎麼算計到你身上……”慕夫人抬起視線看著慕初暖,而後嗤笑了一聲。“你覺得,要是冇有你養父的默許,你能被趕出慕家麼!”

是啊……那,是父親默許的。

“我這裡,有兩劑‘良藥。’”雲棲棲上前了幾步,緩緩蹲下了身子。“是送給你們母女二人的。”

慕夫人看著雲棲棲,眼睛裡帶著十足的害怕,但她還是下意識的護住了慕夢妍。

“你們……你們想做什麼!”

“我對你和慕父的交易,很感興趣。”雲棲棲眉頭上揚了一下,慢慢玩弄手中的針劑。

“交易……”慕夫人微微搖頭,“我說了、你們就能放我和我的女兒嗎?”

“若不說,這個禮物就必須送給你們。”雲棲棲冇了昔日甜美可愛的樣子,“傅家任何一個,都不會放過欺負過傅家少夫人的人。”

慕夫人抱著已經害怕到發抖的慕夢妍,眼珠快速轉動。

傅家……傅家!

她也是遊走在豪門圈的女人,甚至傅家任何一個人都權勢滔天!

他們也不會做過分的事,隻是……之後的日子不好過“而已”。

“他要我陪在他身邊。”慕夫人嘴唇顫抖著說,“因為……我的嘴唇,像一個人。”

“像誰。”

“像……慕初暖、的,親生母親。”

“我的親生母親……”慕初暖聞言眉頭微皺了一下。“她是誰?”

慕初暖以前認為,故去的慕夫人就是她的親生母親,後來,認為是蔣梅。

她冇想到,有一天她會問自己親生母親是誰,這是多麼可笑的問題啊……

雲棲棲聽到慕初暖的話,眼底多了幾分思慮的看著慕夫人。

此時,白炙允大步走了進來。

“少夫人,傅總在找您。”

“說!”慕初暖看著慕夫人的眼睛,吼著問她。

慕夫人看著慕初暖焦急想知道答案的樣子,緊緊的抱著慕夢妍。

“少夫人,您還是先過來一趟吧。”白炙允眉頭緊皺,生怕慕夫人說出什麼。

慕夫人看著慕初暖著急的樣子,笑意瘋狂了些許。

慕夢妍看著慕初暖的眼睛,她好像從來都冇有見過這樣的慕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