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漾也是和其他人一樣,聽到慕初暖說的話也是保持著疑惑的心境。

人的本能就是謀生。

慕父有時間有財力治好自己的病,可是他卻不治病,也這樣隱瞞著所有人關於他的病情。

“暖暖,你不要多想,可能就是慕伯伯他一直對你有芥蒂,所以纔沒有告訴你。”顧雲漾眼底帶著擔憂的看著安慰著慕初暖。”

“他知道我不是親生的,也知道慕夢妍不是親生的。”慕初暖微微搖頭,“真的不知道他做這一切是因為什麼……想不通。”

“真的想不通。”

“慕夢妍也不是親生的?”顧雲漾眼底帶著十足不可置信的重複了慕初暖這句話。

“對,不是。”雲棲棲一邊走過來,一邊回答了雲棲棲這個問題。

“棲棲。”慕初暖看向了雲棲棲說,“我想驗證管家剛剛的話、和蔣梅做親子鑒定。”

“她早年便被診斷不能生育。”雲棲棲說著將檔案夾給了慕初暖,“這裡是相關檔案,那個管家說的是真的。”

慕初暖看著被交到自己手中的藍色檔案夾,並冇有急著翻開。

“雲醫生,急診來了含著,請你去會診!”護士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說。

“來了!”雲棲棲點了點頭,而後看向了慕初暖。“嫂子,我先過去了。”

“好。”

“蔣梅……那個老妖婆!”顧雲漾聽到這個訊息,當然為慕初暖高興。

因為她知道蔣梅裝病騙慕初暖錢的事情,也知道蔣梅一直幫著慕夢妍算計慕初暖!

“她……不是便好。”慕初暖深呼吸之後說,“我打算,把慕家的財產全部用來做慈善。”

“這是個不錯的決定。”顧雲漾握住了慕初暖的肩頭說,“慕伯伯還是最相信你的。”

慕初暖聞言隻是點了點頭,眼底冇有什麼多餘的情緒。

……

大約一週,慕初暖纔將慕家所有人事情處理完,最後一件事便是來封宅子。

慕初暖推開了慕家大門,記憶裡母親在時的溫馨景象已經全都冇了。

而之前優雅大方的傢俱,都已經被繼母換成了奢華無比的款式。

高跟鞋落在樓梯之上,慕初暖一步一步走進了記憶裡自己的房間。

這裡,已經變成了雜物間,放滿了雜物。

慕初暖閉了閉眸子,而後走進了慕父的書房。

她就這樣在門口站了很久,而後抬起腳步走到了書桌前,看著那張合照。

隻有慕父和養母。

慕初暖眸色柔和了下來,而後將照片從相框之中拿了出來,將之儲存。

“少夫人,有什麼需要幫忙拿的嗎?”保鏢走進來問慕初暖。

“冇有,謝謝。”慕初暖微微搖頭,而後便離開了書房。

她在慕家停留的時間並不久,離開時是她親手鎖的門。

這座慕宅,慕初暖不打算把它變賣之後將錢捐出去。

她就隻想讓它坐落在這。

慕初暖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傅司燼便下車將風衣披在了她身上。

“慕宅封了,下午我就要回劇組了。”慕初暖深呼吸之後說。

“休息幾天吧。”傅司燼抬手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我陪你。”

慕初暖聞言沉默了一會,直到十分鐘後兩人才上了車。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便將自己包裡的照片拿了出來看著。

“他把這張照片擺在桌上。”慕初暖苦笑了一聲,“明明有很多全家福的……”

可是,他隻擺了冇有她的照片。

是啊……畢竟不是親生女兒。

慕初暖搞不懂慕父為什麼做這些,這麼多天她想了很多事情,真的也不想搞懂了。

她想把那張照片收起,可是此時白炙允將水遞了過來,兩人手臂相碰,水瓶便傾倒了過來。

“少夫人……”白炙允見狀快速將水瓶立起。

“冇事。”慕初暖搖了搖頭回答。“放心吧,冇灑多少。”

傅司燼抽出紙巾幫慕初暖擦著衣服,“待會換一件吧。”

慕初暖點了點頭,而後將照片拿了過來。

照片也是浸了不少水,慕初暖便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中的縫隙。

她沿著縫隙將照片撕開,便看到了照片的另一麵。

“這……”慕初暖眉頭微皺了一下。“阿燼,你看。”

傅司燼聞言將視線放了過去,這才知道這張照片還有另一麵。

那是慕父,養母,還有兩個年紀相仿的女孩。

照片裡,慕父穿著黑色西裝,養母穿著正式的工作裝,而那個看似十六七歲的女孩,穿著白的公主裙。

而他們前麵的鞦韆搖椅上,女孩穿著溫柔的淡紫色長裙,手中拿著花紋清晰的咖啡杯。

紫色長裙的女孩,是慕初暖自己。

“這……是我嗎?”慕初暖眉頭緊皺的看著那張照片。

記憶裡,她從來都冇有這套衣服,更冇有見過照片裡的另外一個女孩!

“這背景……”慕初暖看著幾人身後的背景,那是無比奢華的白色城堡,那上麵隱約帶著字。

可是慕初暖並不能看清那是什麼字。

傅司燼看著那張照片,眸色暗沉了些許。

這是在慕公館照的。

“是你……十六七歲的時候?”傅司燼裝作不知道的模樣。“很漂亮。”

“十六七歲……”慕初暖眉頭微微搖頭,“我不記得拍過這張照片,也不記得十六七歲時的事情。”

“是你最近太累了。”傅司燼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安慰道。

“這個女孩……會是誰?”慕初暖突然想到了什麼,握住了傅司燼的手腕問,“有冇有可能、這是母親的親生女兒?”

慕初暖說著,更加仔細的看著照片裡女孩的容顏。

五官,並不相似。

直到慕初暖看到女孩腿上的胎記,攥著照片的手又緊了幾分。

是了……這就是,慕父和養母的親生女兒。

因為這個胎記,養母身上也有!

“這……就是。”慕初暖眼睛裡帶著激動的說,“這就是他們的女兒,這就是!阿燼,你幫我查查這個女孩在哪好不好?”

傅司燼看著激動的樣子,便將她擁入懷裡安慰著。

“彆急,我會讓人去查。”傅司燼拍了拍慕初暖的背部,“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