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一點,我倒是深知。”男人對此聲音上挑了一下。“可是我不怕。”

“因為,傅先生都肯把自己的命給她,又怎麼會忍不了這一次的威脅呢。”冇錯,他就是覺得自己抓住了傅司燼的把柄。

傅司燼閉了閉眸子,下一秒,他毫不猶豫的將電話掛斷。

他說過,能暴露這個秘密的人已經死絕了。

“傅總,這個人……”白炙允眼底帶著十足的慌張,“我現在便查這個電話號碼!”

傅司燼隻是抬了一下手指,而後自顧自的打開了電腦。

男人修長的手指在電腦鍵盤上敲動,約摸十分鐘,電腦螢幕之中出現了電話那邊男人的照片。

“嗬……厲家的小嘍囉。”傅司燼那本就帶著冷傲氣質五官之上,此刻又多了幾分輕蔑。

幾分鐘之後,傅司燼重播了那個手機號碼。

“下次給我打電話之前,記得把你手機裡的重要郵件都刪乾淨。”傅司燼的聲音之中實在聽不出半點害怕,

“你……讓人黑了我的郵箱?”厲雲南眸子裡帶著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手機被盜空的郵件,滿眼的不可置信。

“我失去一個女人、你失去的是命。”傅司燼那幽邃的眸子之中帶著戾氣。“你若捨得出這條狗命,老子便陪你玩玩。”

“傅司燼!”

“你哥厲雲景都在我這點頭哈腰了這麼多年、你算個什麼東西。”傅司燼說過,他最討厭被威脅。“他管教不好你,便由我替他。”

“傅司燼……你還真是如同傳聞一般這麼囂張麼。”厲雲南聽著傅司燼所說的帶著十足威脅的話,攥緊了拳頭問。

“你可以站在我麵前、光明正大的瞭解我一次。”傅司燼的眸色沉了又浮。“我不喜歡躲在螢幕後麵的縮頭烏龜。”

男人的話音落下,電話便就這樣被掛斷了。

白炙允聽著傅司燼說的話,眼底帶著無儘的擔憂。

“傅總……這是,厲家的人?”白炙允說著歎息了一聲,“他是怎麼知道少夫人的事情的……”

“怎麼知道的不重要。”傅司燼背靠在椅背之上點燃了一支香菸。“重要的是,厲家隻會有它一個人知道。”

“是了……”白炙允附和的點了點頭說,“聽說厲雲南和他哥哥厲雲景一個嫡出一個庶出,他們一直在競爭家主的位置。”

“所以。”傅司燼麵上帶著對厲雲南的輕蔑。“他是想利用我幫他奪家主夫位置。”

“他找你,也就這一個目的了。”白炙允給出了肯定的回答。“畢竟這麼多年他在厲家和厲雲景比起來,一直是處於弱勢狀態的。”

“或許他不知道,我動動手指就能把整個厲家推翻了。”傅司燼隻是覺得對雲南的做法很蠢。

一把很好的槍要放在絕佳的槍手手中,若是放在一個廢物手中,那這就是無用的玩具罷了。

當然了,這種情況下來說厲雲南是後者。

“人想要站在頂峰,或者想要做強者,都是要為此付出代價的。”傅司燼眸色深沉的玩弄著手中的打火機,“最重要的是,要敢賭。”

賭、賭任何東西包括自己的生命。

當然了,厲雲南不敢,他便冇有資格站在高位。

猶然記得,傅司燼也不敢。但他不是不敢賭自己的,當年,他是不敢把慕初暖當做這個賭注!

有些事情,當年不敢,現在不敢,以後也不敢。

……

商場內,一家頂級高奢珠寶店。

“暖暖,這呢!”顧雲漾看到了慕初暖的身影,便起身擺了擺手。

慕初暖看到了顧雲漾,隨即便抬起腳步走了過去。

“這麼急找我過來是什麼事呀。”她說著便坐在了顧雲漾身邊的位置。

“你看這對耳環,還有這條項鍊~”顧雲漾眼底帶著十足興奮的看著慕初暖笑著說,“怎麼樣?喜不喜歡?”

慕初暖聞言便將視線放在了櫃檯之上,桂姐手中奢華的耳環和項鍊之上。

那做工足夠精美,樣式也十分好看。

“我……喜不喜歡?”慕初暖看向了顧雲漾,眼底帶著十足的疑惑。

“對呀,你喜不喜歡?”顧雲漾說著將那對耳環拿起來說,“你看,這種鑽石在燈光下最漂亮了,很適合你在婚……”

“適合你戴~~”顧雲漾停頓了一下,而後又去掉了那個字。

“確實蠻漂亮的。”慕初暖點頭讚同了顧雲漾的眼光。“但是……”

“項鍊就是和它一套的!就這樣,開票!”顧雲漾說著將銀行卡給了櫃姐。

“漾漾……你等一下!”慕初暖握住了顧雲漾給櫃姐銀行卡的手。“你這是做什麼?”

“買來送你呀!”顧雲漾笑著又說,“這可是你自己說好看的,小富婆可不能嫌棄我呀~”

“突然送我禮物做什麼?”慕初暖看著那兩款首飾的標價說,“而且還是這麼貴重的……”

顧雲漾以前也是時常都送慕初暖禮物,貴重的東西也並不少,但那都是節日紀念日生日什麼的。

可是慕初暖記得很清楚,今天並不是什麼什麼節日,也不是紀念日,更不是她的生日。

“哎呀,不是節日送禮物怎麼啦?”顧雲漾眼底帶笑的推開了慕初暖的手,將自己手中的銀行卡給了櫃姐。

“這不是為了哄你開心些嘛~”顧雲漾說完便看向了櫃姐,“你好,請幫我快點結賬。”

“好的顧小姐,馬上就好。”櫃姐點頭笑著回答。

“可是你也不用買這麼貴重……”

“不貴重不貴重,你開心最重要!”顧雲漾說著摸了摸慕初暖的臉頰,“看你最近疲憊成什麼樣子了,一會我帶你去美容院放鬆一下吧!”

“漾漾。”慕初暖看著顧雲漾那笑意裡帶著擔心的模樣,“父親的事情我已經放下了,你不用擔心我了。”

“哎呀,就當陪我去嘛~”顧雲漾一邊說一邊將禮袋放在了慕初暖手中。“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去晚宴~”

“你和顧叔叔和解了嗎?都願意去參加顧家晚宴啦!”慕初暖眼底帶著喜色的笑著說。

“顧……家晚宴?”顧雲漾疑惑的問,手機裡便彈出了一條訊息。

【顧小姐,情況有變,地點變顧家舉辦晚宴的宴會廳。。】

那是白炙允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