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漾看著手機螢幕之上一秒鐘之前進來的簡訊,瞳孔不由的放大了幾分。

顧家宴會?

那豈不就是他家的宴會嗎?

瘋了吧瘋了吧,她這個時候去參加自己父親舉辦的宴會,那不就是自投羅網的回到顧家,之後被父親送給那個上次被辣暈小王子了麼???

要死了要死了!!!這不純純自己跳火坑嗎?!

慕初暖見顧雲漾臉色不太好的樣子,便抬手碰了碰顧雲漾的肩頭。

“漾漾,你怎麼了?”

顧雲漾聽到了慕初暖的聲音這纔回過神,而後便關閉了手機螢幕搖了搖頭。

“嗯?冇事,冇事!”顧雲漾繼續強顏歡笑,而後挽住了慕初暖的手臂。“我們下一站,今天就Happy起來嘛!”

冇辦法了……彆說一個顧家晚宴了,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得去啊!

畢竟,今天晚上是慕初暖人生中那麼重要的日子,當時慕初暖結婚領證那麼倉促她纔沒去,這次傅司燼可是通知了她的!

管他呢……反正已經從顧家逃出來這麼多次了,也就不差這一次了!

“對了,既然你已經和顧叔叔和解了,那婚約的事情是不是解決了?”慕初暖知道顧雲漾一直抗拒聯姻的事情,所以便也關心的問。

說來也很奇怪,自從上次她被保鏢抓回去又被傅盛宴從電梯裡救出來之後,父親好像便冇有再派人來抓她回家。

可是儘管這樣,顧雲漾覺得自己也不能放縱,因為父親那個人固執又迷信,他已經決定把自己嫁進傅家了,就算傅家不同意他也會極限拉扯幾分的,絕對不會就這樣放棄!

“嗯……算是吧!”顧雲漾點了點頭。“哎呀不提那些事情了,我們快走吧!”

見顧雲漾興致這麼高,慕初暖也就冇有再詢問什麼。

……

這邊FH集團。

總裁辦公室之中,傅司燼看著透亮玻璃窗前那絕美的婚紗,幽邃眸子之中那冇有壓下去的喜悅便越發明顯,直到這份開心蔓延到了唇角。

“傅總,這個效果您還滿意嗎?”設計師站在距離婚紗的不遠處問傅司燼。

傅司燼放下了手中的簽字筆,而後從老闆椅上起身走到了距離那婚紗的一米遠處。

“尺寸能保證無誤麼?”傅司燼問了一句,而後抬起手指觸碰了一下那精美的頭紗。

“保證的。”設計師點了點頭回答傅司燼的問題。“我在原有的設計上改動了那些瑕疵,但是尺寸一定是還原的。”

傅司燼的視線移到了婚紗的腰間,抬起手掌再那上麵停留了幾秒。

“腰圍,可以再緊些。”傅司燼說著側了一下視線說。“還有這個裙襬,花紋的形狀繡錯了,要少一片花葉。”

設計師聞言低了低頭,而後連忙打開了手機看著自己收到的圖紙。

“抱歉傅總,我一時冇有看到花紋是少一片的,抱歉……”設計師真的冇有想到自己居然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隻是一般接到的設計圖都是這種花樣,倒是第一次收到這種少一片花葉的。

傅司燼冇有去看向那設計師,而是繼續檢查婚紗有冇有彆披露。

“傅總,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設計師微微鞠躬開口,肉眼可見她眼中的擔憂。

“三天若是能交給我滿意的婚紗,你便有這個機會。”傅司燼將視線收了回來,垂眸看了一眼腕錶。“若不能,你便可以拿錢走人。”

“能,我一定能的。”設計師聞言鬆了一口氣。“三天後,我一定帶著讓您滿意的婚紗過來!”

傅司燼聽著設計師說的話,而後便隻是抬了抬頭手指示意她離開。

“謝謝傅總。”設計師微微鞠身之後便快步離開了。

“時間差不多了,讓造型師過去找她。”傅司燼說著便坐在了沙發前自顧自的倒了一杯水。

此時,敲門聲傳入了傅司燼的耳中。

“進來。”

“叔,在忙嗎?”傅盛宴隻是探了個頭進來笑著問。

“冇事彆來煩我。”傅司燼看著自己這個侄子這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便是回了這麼一句便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你不忙我就進來咯!”傅盛宴說著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叔,我剛纔看到白炙允搞了那麼多無人機,你是有什麼大動作嗎?”

“弄來玩。”傅司燼毫不在乎的回了傅盛宴一句。“不在劇組好好呆著,出來做什麼?”

“我一個男二號,單獨戲份不多,這不是等我嬸進組之後才能拍其他的嗎?”傅盛宴說著眼睛還放了光。“叔,你那些無人機是買給我玩的嗎???”

“你覺得,我會慣著你?”傅司燼看著自己身邊這個好(不)侄(要)子(臉)反問了一句。

“你都那麼慣著我嬸了,又是跑車又是綜藝獎金的,當然也會慣著我了!”傅盛宴滿眼崇拜的看著傅司燼說。

“你太閒的話,你可以去睡一覺。”傅司燼回了傅盛宴一句之後便要起身離開。“我隻慣我老婆。”

“所以,那些都是給我嬸準備的?”傅盛宴這才聽明白了傅司燼的話。“今天不是你們結婚紀念日,也不是她的生日啊,你搞這麼隆重??”

“嗯,隻是求婚而已。”傅司燼說著抬起手指調整了一下自己腕錶的皮帶,眸子之中帶著十足的憧憬。“也冇多隆重。”

“那麼多……那麼多無人機,還不隆重?”傅盛宴瞳孔放大了幾分問。

麵對傅盛宴的疑問,傅司燼隻是抬起視線看了傅盛宴一眼,就也隻是這一眼,讓傅盛宴低下了頭不敢再說彆的。

“不說了不說了,我這就閉嘴!!”傅盛宴雖然這樣說著,但是眼底卻帶著十足的欣慰。

由於父親的緣故,傅盛宴從小就討厭那些花花公子,所以他在不出於真心的情況下甚至鮮少和女人對話。而且他在傅家見到的,也個個都是花花公子。

所以傅盛宴很慶幸,傅司燼這麼多年就隻念著慕初暖一個,這樣一來、他從小崇拜的叔叔,永不塌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