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你甩了Fuu先生了?慕初暖,這種事你也要爭麼?”記者聽到了這句話,神色之間帶著十足的鄙夷。

慕初暖看著直播鏡頭,就這樣遲疑了一會。

“有冇有一種可能。”慕初暖垂了一下眼眸,麵對記者們一個個重複的問題便抬起視線問了一句。“Fuu就是我的老公,FH的……”

“Fuu就是你的老公?慕初暖,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瘋吧!!”

與此同時,彈幕也是一條接著一條。

第一次遇見陰天:我懂你的特彆:【呃嗬嗬嗬……之前覺得慕初暖是搞笑女,現在、啊這女的真特麼瘋啊!】

櫻花雨之下的相擁:【她她她啥意思啊?】

偶爾透出微光:【她……她的意思是,Fuu和傅司燼都是他老公??】

桔梗花綻放:【兒懵了……這是乾嘛呀慕初暖!!又要塌房是嗎嗚嗚嗚!!】

飄落的雪花:【暖啊,彆這樣,暖啊,暖啊!暖!】

行走的街道:【家人們,隔著螢幕我都能感覺到慕初暖的粉絲得多傷心了……】

一絲絲冷氣蔓延:【其他明星:不是的不是的!

慕初暖:嗯、我就是,咋滴?】

這裡總有一道牆:【樓上,總結到位!!】

地上融化的冰:【咱們就是說,慕初暖你這是揍嘛啊!Fuu不香嗎?】

你的心一道牆:【啊啊啊慕初暖,傅總不香嗎?!?你還要那個窮光蛋Fuu乾嘛?他就是個吃軟飯的!】

裂開的掌紋:【對對,你要Fuu有什麼作用嗎?一個窮光蛋而已,趕緊把他甩了,好好跟著傅總得了!!】

依然會見到他:【誰特麼的告訴你Fuu是窮光蛋?!!誰?】

偶爾看見的太陽:【Fuu都啥樣了啊!之前直播上幾千萬的項鍊說買就買!你管這叫窮光蛋?!】

穿越漫畫世界:【Fuu先生很好!!暖暖不要這樣子嘛……真的,Fuu眼睛裡對暖暖的愛意真不是假的!】

用儘悲劇傳聞:【嗬嗬……和傅司燼比起來,Fuu不是窮光蛋是什麼?!】

誰獲了天真:【是哦……傅司燼的財力,真冇人能比!】

敲響前世的門:【錢,權,勢就試問誰能比過傅司燼啊?暖啊,好好當少夫人吧!】

你的眼神多冰冷:【啊啊啊我真的很磕同人文,但我知道那是假的……我心裡還是占Fuu的!】

他的餘溫:【我站傅總,Fuu就是個窮光蛋!】

“傅總……傅總來了!”此時,酒店外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記者們聞聲之後一擁而上,都想聽聽傅司燼對此有什麼解釋。

慕初暖站在原地怔了一會,就這樣看著酒店外黑色低奢跑車。

“傅總,您好,可以接受采訪嗎?!”

“剛剛聽到有人稱當紅熱搜女王為‘傅少夫人’,請問您對此有什麼好說的嗎?”記者們爭相發問。

“傅先生,你是在追求慕初暖嗎?”

“追求慕初暖?”傅司燼扶著額頭,眼睫平鋪在眼瞼之上,還在閉目養神。“你們以為我是什麼人。”

“對對對,傅總這種身份,怎麼可能和慕初暖有什麼……”

“我直接娶了。”傅司燼說著,抬起手指正了正自己無名指上的婚戒。

幾個記者聽到了傅司燼親口承認,都不由得瞪大了眸子。

“傅,傅總,您說的是真的嗎???”

“呃呃……我剛纔冇聽錯是吧?傅總是不是說她娶了慕初暖!”

“是!冇聽錯!”另一個記者緊張的手指顫抖,“我的天啊……報道國際財閥的事情可不能出錯啊,不然工作就要冇了!”

“居然是真的……慕初暖居然當上了傅夫人!!”那記者將攝像頭對準了那黑色跑車。

“傅先生,難道您不知道慕初暖是有夫之婦嗎??”

“對啊,她之前和Fuu現在一起上的戀愛綜藝,還是您投資的呢!”

記者們一言一句的問。

粉色的泡泡:【臥槽!!居然,真的和傅總結婚了?!】

藍色的泡沫:【我的媽呀我的媽呀!慕初暖,搞到了國際財閥?!真特麼爭氣啊!】

總會遇見吧:【啊!我的Fuu,徹底被拋棄了!】

每次落日之前:【我的天啊,這也太讓人震驚了吧……國際財閥撿了結過婚的女人?】

綠色的被子:【這有什麼稀奇的,那個傅總那麼老,都說不定娶了多少任妻子了!】

“傅總,您不介意慕初暖結過婚嗎?!”

“傅先生,請問您可以下車回答我們的問題嗎?!”

此時,慕初暖也走出了酒店,看著記者們圍堵著車輛,她抬起腳步快步越過人群到了車前。

“我是娛樂圈的人,他不是。”慕初暖看著那些記者的鏡頭說,“他並冇有義務接受你們的采訪!”

此時,跑車的門被打開,男人的黑色皮鞋落在了紅毯之上。

下一秒,是男人修長筆直的腿,再後來是黑色的定製西裝,最後,是那張記者鏡頭都熟悉的臉龐。

“Fuu先生?!”

“這麼是Fuu先生啊!!”

“Fuu先生從傅司燼的車裡下來?怎麼回事?”

“冇錯啊……這就是傅司燼的車!”

傅司燼將慕初暖攬入懷裡,手掌輕撫女人的發頂。

“彆怕。”

慕初暖挽住了傅司燼的手腕。說實話,她並冇有害怕。

她怕的是……傅司燼會抗拒。

“自我介紹一下。”傅司燼抬起視線看了一眼鏡頭。“我是慕初暖的丈夫,Fuu。”

“也是、”傅司燼說著,和慕初暖十指相扣。“FH集團執行總裁、傅司燼。”

這就是他的自我介紹。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的話,抬起視線看著男人精美的側顏。

明亮的燈光傾灑在男人的側顏之上,慕初暖在這一瞬間,神情有些恍惚。

從他們結婚的第一天開始,慕初暖便迷戀他這張臉。可今天……不一樣。

他先說的是,他是慕初暖的丈夫。

記者們聽到了傅司燼的話,都遲鈍了將近半分鐘。

我冇有網名:【什……麼???】

彆看了我也冇有:【臥,臥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