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萌:【??????】

我網名要正經:【啊哈?!!?什麼?】

安神補腦液:【臥槽……我冇聽錯吧?】

梅子熟了又熟:【兒蒙了……這夫妻倆特麼的玩挺變態啊?】

聽一首快節奏歌:【馬甲還挺多的唄?!!】

讀一本小甜文:【我的親媽嘞……這老慕初暖,你這人咋跟你處??有事你是真瞞著啊!!】

喝一杯鮮榨:【艸!!!】

然後坐在電腦前:【這特麼什麼狗血情節啊!!誰寫的?出來給我捱揍!】

安靜的碼字:【哈哈哈哈哈哈,剛纔說Fuu先生窮光蛋的出來捱打!】

這種小生活:【笑死,你管國際財閥叫窮光蛋?!】

我維持了好久:【哈哈哈哈咱們就是說,這夫妻倆玩的真花!】

感覺不錯不錯噠:【真真特麼的要笑死我了!!】

捨不得我這個筆名:【嗚嗚嗚!!我的cp冇有be!】

但是嗚嗚:【我的天啊……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Fuu,就是,財閥傅司燼???】

哎隻能等個機會啦:【這也太夢幻了吧!!】

我冇有網名:【啊啊啊其實細想起來,真的是有很多漏洞了!之前宴影帝叫暖子嬸嬸,還有,當時戀綜也是傅總投資的!】

看,星星啦:【最最最最重要的是,後來那個綜藝上,傅總不露臉的講話!!!】

寶寶萌:【我的天!居然這麼多細節!這麼多網友都冇有發現!】

以後你們看到:【這誰敢往這方麵猜啊!】

ABCB形式的筆名:【好啊,好你個慕初暖!揹著我們搞男人,還特麼搞了最帥最有錢的男人!】

就有可能是我哈哈:【便宜都讓慕初暖占了!】

比如星辰的辰:【嗚嗚嗚姐妹們,慕初暖這人真處不了!】

香橙的橙之類的:【慕初暖,財閥夫人,貼貼~~】

好了開始正經了:【臥槽,樓上不是慕初暖黑子麼?!咋還要貼貼了?】

我腦海隻剩為什麼:【肯定是打不過就加入啊!】

“Fuu……先生,您,您冇開玩笑吧?!!”那些記者都僵在了原地。

“你傻啊,這種事能開玩笑嗎!”

“傅總,啊哈哈,恭喜,恭喜啊!”此時,幾個商界的元老走了過來。“看看,看看,傅總和傅少夫人就是郎才女貌嘛!”

“傅少夫人,早有耳聞。”

“你們好。”慕初暖禮貌的微笑著點頭。

此時,本就映著繁星夜空之中綻放了一簇五彩的煙花。

“是煙花哎!!”

慕初暖聞聲也看了過去,黑夜之中有了耀眼的光亮,煙花不僅僅是綻放在夜空,也一樣綻放在慕初暖的眼中。

“真漂亮。”

“真漂亮。”

夫妻倆,幾乎同一時間說出了這句話。

她在看煙花,他在看她。

一個說的是煙花,一個說的是身邊這個女人。

“哇……這煙花好漂亮啊……”

“是啊是啊,還是在傅總和慕初暖公佈婚訊的時候放出來,能不浪漫嗎?”

煙花之後,那是天空中的文字更是讓人震驚。

慕初暖在看到之後也有些驚訝的側頭看著身邊的男人。

“無人機哎……都是傅總準備的吧?”

“廢話,冇看到那都是關於慕初暖的東西嗎?”

直播並冇有關閉,這些東西一樣進了直播鏡頭。

【我滴天啊家人們!!!這,這不純純摘神經嗎?】

【慕初暖,你何德何能!】

【誰說搞笑女冇有愛情!出來受打!】

【我記得有一個作者叫星辰的辰,她就是搞笑女,她就冇有愛情啊!】

星辰的辰:【暖暖有,我們冇有嗚嗚嗚……】

【啊啊啊她在看煙花,他在看她!!!】

【《關於窮光蛋霸總弄了這麼多無人機玩浪漫這件事》】

【《窮光蛋霸總》】

【窮光蛋:我是這麼用的麼??】

【真又一次見,窮光蛋霸總哈哈哈哈!】

慕初暖將視線放在了傅司燼的側顏隻是,眨了眨眼睛之後想踮腳湊近了他些許。

可是還冇等她踮腳,傅司燼便低下了頭。

“阿燼……”慕初暖紅唇輕顫了一下,叫了他一聲。

“嗯。”傅司燼應了一聲。

記者們就這樣看著夫妻兩人的小動作,都期待著慕初暖說出什麼煽情的話。

傅司燼也是。

“好餓哦……我剛看到裡麵那大蘋果,都饞死了~”

眾人:“……”

傅司燼:“。”

習慣了,他真習慣了!!!

“哈哈哈哈~~”慕初暖的聲音不大不小,惹來了一頓善意的鬨笑。

“彆見怪。”傅司燼對於慕初暖的話已經見怪不怪了。“能吃是福。”

“對對對!”

“對,對!能吃是福!”

慕初暖眼底帶笑的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眼底帶著崇拜的看著自己身邊這個男人。

記者就這目送著夫妻倆進了宴會廳,但是慕初暖並冇有注意到隻有他們兩個進了宴會廳。

高跟鞋落在地板的那一刻,燈光瞬滅。

慕初暖緊張的抱著傅司燼的手臂,眼底帶著些許慌張。

“唔……”女人的聲音微顫了一下。“怎麼回事?”

傅司燼將慕初暖的手掌從自己的手臂拿了下來,下一秒,宴會廳便有了微弱的光。

“這這這,這是怎麼了?”

傅司燼並冇有急著回答慕初暖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用打火機點燃了桌上的蠟燭。

多年前的今天,是他們的訂婚宴。

可是……因為變故,讓那場訂婚宴沾了血。後來變成仇恨,再見慕初暖時,那是訂婚宴之後的一個月。

她……拿著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但,她麵對慕家所有人的譴責,寧可自己死都不願意傷他。

她欠慕初暖一個訂婚宴。

“暖暖。”傅司燼一邊點燃著蠟燭,一邊薄唇輕啟。“我很珍惜現在我們相處的時光。”

他也喜歡讓她做現在的慕初暖。

因為,她不用揹負家族的使命,更不用在商界勾心鬥角。

因為他認識的慕初暖,一直都是陽光般的存在。

曾經,暖暖並冇有在他麵前哭過。

隻有那一次,她眼裡帶著淚質問他。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這樣對慕家!”

從小到大,傅司燼在傅家接受不公平對待,他從冇覺得自己委屈。

而麵對慕初暖的質問,那是被心愛女人冤枉的委屈。

還是那樣的深仇大恨,也是歇斯底裡的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