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漾迷迷糊糊的聽著幾人的對話,隻是不由得唇角上揚了一下。

“小姐,一起喝一杯嗎?”此時,一個男人大步走了過來笑著問。

“走開。”顧雲漾扶著額頭,不耐煩的回了一句。

“哥幾個,看~”其中一個貴公子看向了顧雲漾的方向笑著說,“那姑娘這腰細的,一掌就能握下吧?”

傅盛宴聽了這句話,不由得想起了顧雲漾。

“我倒見過一個女孩,腰很細。”傅盛宴說著抬了一下視線。

“我感覺那男的搭訕不能成功啊~”貴公子笑著說。

“不喝的話,那深入瞭解一下?”顧雲漾身邊的猥瑣男人笑著問了一句。

顧雲漾聽了男人的話,隨隨即用杯子砸了一下他伸過來的手。

“滾!”

“艸!”那男人吃痛,罵了一句臟話之後惡狠狠的瞪著顧雲漾。“你大爺的!”

“夠烈啊……一會我也去試試!”

“你敢。”傅盛宴抬起了視線看向了那個貴公子。

“你瘋了?敢在宴爺麵前撩女人?”

時常和傅盛宴在一起玩的都知道,他最看不上花花公子。

“她是我嬸的朋友。”傅盛宴說完便收起手機大步上前。

“小妮子一個,還敢不識好歹??”

“老東西一個,還敢在我的地盤撒野。”傅盛宴握住了那男人的手腕,語氣不善的發問。

“宴……宴爺?”那男人見是傅盛宴,便也就不敢再撒野。

“認識我,那好辦。”傅盛宴說完便將那男人按在吧檯之上,開了手中的酒瓶之後傾倒在了男人頭上。

“嗚嗚……宴,宴爺……咳咳!咳咳咳咳!”

“道歉!”

“對不起啊……對不起啊大小姐!對不起……”男人連忙道歉,“我錯了,大小姐我錯了,宴爺我錯了!”

顧雲漾慵懶的拄著下巴看著傅盛宴。

“嘖,這小奶狗怎麼這麼眼熟呢……”顧雲漾說著便開始努力回想。

喝的太多了,腦子都有點不靈光了……

“滾。”傅盛宴發了話,那男人便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小奶狗哇……”顧雲漾眼底帶笑的看傅盛宴。“唔,好眼熟。”

“你喝多了。”傅盛宴看著顧雲漾紅撲撲的臉頰說,“我讓我助理送你回家吧。”

“家……?”顧雲漾微微搖頭,而後又倒了一杯酒。“回不去的……”

“姐姐,你彆喝了。”傅盛宴握住了顧雲漾的手腕,試圖阻止她繼續喝酒。

顧雲漾放下了酒杯,反握住了傅盛宴的手掌。

“嘖……這小皮膚真滑呀?”顧雲漾不由得感歎,“年輕真好。”

手掌突然被顧雲漾觸碰,傅盛宴下意識就是抽離。

“姐姐,你喝多了!”

麵對傅盛宴的躲閃,顧雲漾拄著下巴,狐狸眼之中帶著十足的玩味。

“你這小孩……”顧雲漾說著戳了戳傅盛宴的胸膛。“傅……傅盛宴?”

“我助理就在外麵,我讓她過來!”傅盛宴說著便後退了幾步。

顧雲漾見他要逃,直接拉住了他身上的衝鋒衣,但是因為站不穩整個人都摔在了他身上。

傅盛宴下意識的雙手抬起做成了投降姿勢,眸子裡帶著十足的驚慌。

“姐姐!”

“你……你你!!”

“你送我……”顧雲漾眼神迷離的看著傅盛宴。“小盛宴……你身上,怎麼還奶香奶香的。”

“我,我送你去哪啊……”傅盛宴一臉的無助且懵逼的垂眸看著懷裡的女人。

顧雲漾閉上了雙眼,並冇有再開口說話。

“姐姐!姐姐?”傅盛宴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顧雲漾的肩頭,搖晃了幾下。

此時,傅盛宴的小助理跑了過來。

“宴少,怎麼了?”

“送!送她回家!”傅盛宴說著將顧雲漾送到了女助理懷裡。“小心點,彆把姐姐摔了!”

“宴少,你喝酒了嗎?”助理扶住了顧雲漾,看著臉頰和耳根都通紅的傅盛宴問。

“我冇。”傅盛宴搖了搖頭,而後將外套脫下來穿在了顧雲漾身上。“你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回家,還要多給她泡些醒酒湯。”

“你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發燒了……啊!”助理低頭看著懷裡的顧雲漾,隨即臉都綠了。

顧雲漾無意識的吐了,助理驚呼聲也把她吵醒。

“小姐!!”助理連忙拿過紙巾擦著,而傅盛宴則是給顧雲漾倒了水。

顧雲漾漱了漱口,而後便依偎在了傅盛宴懷裡。

“奶味的……”

“宴少……”助理擦拭著自己身上的東西,一臉委屈的看著傅盛宴。

“衣服算我的,你先留在這處理吧。”傅盛宴說著便將顧雲漾抱了起來,“我先送她回家。”

“宴少,你小心點!”

“知道。”傅盛宴說完便大步離開了。

一路上,坐在副駕駛的顧雲漾又哭又鬨,傅盛宴問她家在哪,也問不出來個所以然來。

之後,傅盛宴實在是冇辦法,便把她帶到了酒店。

總統套房內,傅盛宴將顧雲漾放在了床上,而後便送了一口氣。

總算安置好了。

傅盛宴走上前一步,想幫顧雲漾拖鞋,剛剛脫掉,床上的女人便詐屍般的坐起身,而後直接將傅盛宴推倒在了床上。

“姐姐!”傅盛宴驚慌的喊了一句,而後便想起身。

“小盛宴~”顧雲漾眼神迷離的抱著傅盛宴,“嘖……這一聲一聲姐姐叫的……”

“你喝多了!”傅盛宴說完便推開顧雲漾起了身,但是卻被顧雲漾從身後抱住。

“我不要嫁他……”顧雲漾微微搖頭,眼底帶著淚。“我不要……”

傅盛宴聽著顧雲漾的話手指一頓,但還是試圖推開她。

顧雲漾看著傅盛宴那精緻的五官,環住男人的脖頸踮腳吻上了他的唇。

隻要不是那個紈絝少爺……

或許是酒精作祟,這一刻,顧雲漾很饞傅盛宴這張臉!

“唔……姐姐……”傅盛宴怔在原地,一臉不知所措。

這是他的……初吻。

“姐姐……不能這樣!”

“老實點,彆動!”顧雲漾將傅盛宴撲倒在床上,“姐有錢……想要多少給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