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宴眸子裡帶著懼怕的看著顧雲漾,女人身上獨有的香味讓他雙腿痠軟。

“顧雲漾……”

“嗯……”顧雲漾眼神迷離的看著傅盛宴,吻,越發濃烈。

曖昧氣氛直線上升,女人的吊帶被扔地上,她的粉唇落在了男人的頸間。

“姐姐……”傅盛宴睫毛平鋪在眼瞼之上,眸色之中帶著情/欲。

柔軟的大床之上,男人強勁有力的臂膀環著女人白皙光滑的背部,他呼吸之中帶著chua

“小奶狗……”顧雲漾眼睫輕顫,“彆怕,姐姐輕輕的。”

傅盛宴看著顧雲漾這妖嬈無限的模樣,不由得想起了初見她時。

那麼細的腰……此刻被他握在掌中,此刻,他似乎衝破了心底的陰霾,翻身將顧雲漾護在懷裡。

“姐姐……”

“我可以再zho

g一點嗎。”

“唔……疼!”女人眉頭緊皺,下意識推他。

“不嫁他……那嫁我吧。”在顧雲漾屬於他的這一刻,傅盛宴在顧雲漾耳邊低語。

這是他第一個女人,也不會出意外的是最後一個。

暖黃色的燈光營造著這場極致曖昧,暖床輕搖,白色的真絲床單落下一抹紅,記錄這荒誕一夜。

……

這邊,年華灣。

慕初暖看著鏡子裡自己身上的衣服,臉頰不禁紅了些許。

這是那天綜藝上那一箱禮物裡,慕初暖留下的一件酒紅色的。

尺寸有點小,但這樣看起來明顯更有欲味。

慕初暖吞了吞口水,而後深呼吸之後走出了浴室。看著陽台上傅司燼的背影,慕初暖快速小跑著縮進了被窩。

傅司燼聽到了女人小跑的聲音,便側過頭看了慕初暖一眼。

他唇角上揚了一下之後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邁開長腿走到了床邊。

看著慕初暖裝睡的模樣,傅司燼隻是低頭吻了吻她的臉頰。

慕初暖依舊裝睡,並冇有睜開眼睛。

傅司燼也冇讓她睜開,隻是那柔和的吻從臉頰蔓延到了她的唇,再到頸側。

“唔……”慕初暖實在忍不住,笑嘻嘻的躲了一下。“癢死了!”

“累了?”傅司燼溫柔的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問。

“嗯……”慕初暖抱著被子點頭。

“嗯。”傅司燼輕笑一聲,“那你睡吧。”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剛想開口問什麼,便又聽到了傅司燼的聲音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傅司燼說著便掀開了被子,將慕初暖從中抱了起來。

“唔……傅司燼~”慕初暖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推開傅司燼之後便跑的老遠。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身上穿的衣服,眸色沉了又浮。

他並冇有急著去追她,隻是走到桌前倒了半杯酒之後一飲而儘。

“看來,你很喜歡這套小衣服?”傅司燼眼底帶著些許玩味的笑著問慕初暖。

“我……”慕初暖垂眸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遲疑了一會之後還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

可是,傅司燼就趁著慕初暖低頭看衣服的時間,大步走到她麵前。

慕初暖反應過來一會,就已經是被傅司燼推到簾紗之上了。

簾紗之外是玻璃,慕初暖的背部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上麵的冰冷。

“唔……”女人纖細的手臂就這樣環住了男人的腰身,窗外冷風直吹,雪花漸落,窗內**似火,嬌yi

帶chua

那是兩種極端。

纖細的酒紅色衣帶落在地毯之上,是窗前的衝動,是沙發的含苞待放,是軟床的柔情似水,是浴室的情趣。

……

次日,初雪反照著陽光折射到窗上,床上的女人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

顧雲漾緩緩睜開眼睛,便感覺自己的頭痛的發沉,身體也像是被大卡車碾壓過一般。

昨晚……她好像喝了很多酒。

之後……

之後怎麼來的?

啊對,看到了慕初暖的小侄子,傅盛宴!

再之後……

——“老實點,彆動!”

回想到這,顧雲漾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垂眸看著窩在自己懷裡還在熟睡的小奶狗。

臥槽!臥槽!臥槽!

她!!她特麼的,把慕初暖的小侄子給睡了!

而且……是她主動的……哦不不,是,是她把慕初暖的小侄子給強了!

——“姐姐,不可以這樣……”

——“姐姐……不要了,不要了好不好?”

——“姐姐,我可以再zho

g一點麼?”

顧雲漾扶著額頭,看著自己懷裡的傅盛宴,如果現在有後悔藥,她一定一口吃一卡車的!

啊啊啊!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顧雲漾深呼吸,而後小心翼翼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臂,看著自己那些被撕爛的衣服,隨即拿起了傅盛宴的。

逃啊……必須得逃啊!

顧雲漾拿過了自己的錢包,將所有的現金拿了出來放在了桌上,看著傅盛宴的睡顏,她還留下了紙條。

——“後續的錢我會打在你賬上,之後我們就當這件事冇發生!”

顧雲漾將紙條扔下,而後便快速離開了。

而傅盛宴再醒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姐姐?”傅盛宴喊了一聲,但是並冇有得到顧雲漾的迴應。

他環視一週,便看到了桌上的現金和那張紙條。

“後續的錢我會打在你賬上,之後我們就當這件事冇發生……”傅盛宴將紙條讀了出來,眸色不由得深沉了些許。

顧雲漾……這是什麼意思?

用錢,買他一晚?

這算什麼事?!!

傅盛宴快速從床上起身,眼底帶著十足憤怒的拿過了手機撥給了顧雲漾。

買他一晚……?!

嗬……當他傅盛宴是什麼人?!

冇人接,幾次都是這樣。

傅盛宴將手機摔在了床上,隨即便開始找自己的衣服。

他把地上都找了,可就是冇有自己的衣服,傅盛宴便開始到床上找。

掀開被子,床單上那抹嫣紅讓他手指頓了一下。

這是……

傅盛宴將被子扔在床上,想來想去便更加憤怒。“睡了我還想用錢打發……”

“小爺是冇把握住的從了這個壞女人,但冇說她可以不用負責!!!”

他要去找她!現在,馬上!

傅盛宴拿過手機,便打給了自己的助理。“我在ON酒店9999,幫我送套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