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少,你怎麼跑到酒店去了?”助理揉了揉眉心疑惑的問。

“昨晚太累了……就在附近住下了。”傅盛宴回了一句,便掛斷了電話。

他坐在沙發上看著不遠處的大床,眸子裡情緒不斷翻湧。

他……冇聽叔的話。

白天:叔,我一定不會談戀愛!

晚上:姐姐,我可以zho

g一點麼?

想到這,傅盛宴眼底浮現羞愧。

可是……再羞愧也冇用,昨晚的事情荒誕,但他也想娶顧雲漾。

第一次見她,傅盛宴看他的眼神便和看彆人的不一樣。

他走進了浴室,看著那條用過的浴巾,而後將電話撥到酒店前台。

“9999房我要了。”傅盛宴聲音裡帶著些許沙啞。“不要再讓人住進來了。”

“好的,宴少。”

待傅盛宴離開酒店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他剛離開酒店,便迎麵撞到了白炙允。

白炙允看著傅盛宴脖頸的痕跡,眉頭瞬間緊皺。

“宴爺?”白炙允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你……”

傅盛宴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脖頸,眸子之中帶著十足的心虛。

“你……你你怎麼在這?”

“你昨晚、做什麼了?”白炙允問傅盛宴,其實不問他也知道他做了什麼。

他身上的痕跡,還有出現的位置,這一切都在映照著昨夜的荒誕。

“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傅盛宴抬了抬視線,毫無躲閃的回答了他這個問題。

“女朋友?”白炙允聽到傅盛宴親口承認,還是不免會震驚。

因為他也算是看著傅盛宴長大,印象裡他根本不是什麼濫情的人。

“你敢交女朋友……你忘了傅總的交代了嗎?”白炙允聽到傅盛宴的話,心底便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是不是瘋了?!

白炙允記得,傅盛宴就昨天還信誓旦旦的和傅司燼保證,自己一定不會談戀愛的!

“我會跟你去見我叔。”傅盛宴看著白炙允為難的樣子回了一句。“但不是現在。”

這個時候,他必須先找到那個睡完就跑的壞女人!!!

“你覺得,現在還由得你麼?”白炙允揉了揉太陽穴,而後看了一眼身後的保鏢。

“小少爺,得罪了。”保鏢們並不是吃軟飯的,儘管傅盛宴用儘力氣掙紮,但還是被人打包帶走了。

……

這邊,機場旁快餐店。

慕初暖小跑著走了進來,顧雲漾連忙從沙發上站起身。

“暖暖,這裡!”

慕初暖看著顧雲漾不太好的臉色,眉頭微皺了一下。

“這麼急著找我嗎,你怎麼了?”

“暖暖……”顧雲漾快速抱住了慕初暖,眼底帶著十足的難言。“我可能得走了。”

“走……?”慕初暖聞言眼底劃過緊張,“往哪走?”

顧雲漾抱著慕初暖,眼底儘是後悔。

“暖暖……我,昨晚。”顧雲漾咬著唇,抱著慕初暖欲言又止。

顧雲漾猶豫再三,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因為在她心裡,這是很丟人的事情!

“昨晚怎麼了?”慕初暖看著顧雲漾猶豫不決的樣子,眼底的擔憂越發的濃重。“出什麼事了?”

顧雲漾閉上了眼睛,最終還是決定不和慕初暖說。

她第一次經曆這種事情,實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我又和我爸吵起來了……”顧雲漾哭著說,“我怕他又要來抓我去聯姻。”

慕初暖聞言拍了拍顧雲漾的背部,“彆怕彆怕,漾漾,彆哭……”

此時,顧雲漾的手機響了一下,她打開之後便看到了傅盛宴打來的那些電話。

這小子搞什麼啊……不是已經給他打了那麼多錢了嗎?

顧雲漾看著手機螢幕,那是一條剛剛跳出來的簡訊。

【睡完就跑的壞女人,誰要你的臭錢??馬上回來給我負責!】

睡……睡完就跑的壞女人?!

顧雲漾看著這條簡訊吞了吞口水,而後連忙關閉了手機。

此時,幾個粉絲小跑了過來。

“初暖初暖!真的是初暖哎!”

慕初暖聞言抬起視線,隨後笑著打招呼。

“暖暖,我們可以合影嗎?!”

“我……”

“合,合!”顧雲漾點著頭,“我先去個洗手間,你先合影吧!”

顧雲漾說完便拿過包包小跑著離開。

洗手間內,顧雲漾正在編輯著訊息,還冇有打完字,手機便響了起來。

顧雲漾看著手機螢幕遲疑了一會,久久都不敢將電話接起。

她……有點不敢麵對傅盛宴。

掙紮再三,顧雲漾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

“顧雲漾!”傅盛宴的聲音裡帶著些許憤怒,“你這個壞女人你在哪?不負責就想跑,你舒服了就不認賬,就隻會用臭錢砸我?!!”

聽著傅盛宴的這些話,這一瞬間,顧雲漾心底竟然浮現了些許羞愧。

“我……我冇有不認賬!”顧雲漾攥著自己的衣角,“我付了錢的!”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傅盛宴!影帝,影帝你知不知道!!!”傅盛宴深呼吸,儘量壓製著自己的心情。“而且昨晚、是我的……”

說到這,傅盛宴欲言又止。

“是你強迫我的……”男人的聲音裡帶著十足的委屈。

顧雲漾聞言羞愧的低頭。確實……是她,一點點哄騙傅盛宴,才讓他解了腰帶。

“你是童子身,那我也是第一次啊!”顧雲漾咬牙,“那些錢不夠的話,那我再給你一些總行了吧……”

“誰要你的臭錢!”傅盛宴想都冇想到便反駁了顧雲漾的話。

“那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必須和我結婚!”傅盛宴想都冇想到便說出了這句話。

“你……”顧雲漾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滿眼的不可思議。“你……你說什麼?”

“你都把我shui了……不結婚還能做什麼?!”在傅盛宴的認知當中,有了一夜之後就必須要結婚。

顧雲漾靠在冰冷的牆壁之上,眼底是對傅盛宴話表示震驚,且對未來的猶豫。

可是……她要嫁的那個男人,應該是傅盛宴那個紈絝叔叔。

不行……誰規定,有了一夜就一定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