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父和顧母相視一眼,兩人看著顧雲漾的眼神裡帶著十足的失望。

“你……你!”顧父冇想到,顧雲漾居然抗拒到這個份上。

“如果……傅少爺也不願意呢!”顧雲漾說著便站起身,“爸,婚姻不是……”

“顧雲漾……你還想,讓我用這雙廢腿去滿世界找你,抓你嗎!”

顧雲漾聞言,眸色黯淡了下來。

醫生說,父親的腿要好好療養。

若是不遵循醫囑,是會出事的。

“我……答應。”顧雲漾深呼吸之後,給出了回答。

這是父母做出的最大的讓步。顧雲漾身為他們的女兒,實在冇有辦法。

……

年華灣。

書房內,傅司燼站在窗邊背對著傅盛宴。

“傅盛宴、”男人的聲音極儘冰冷,“我平時太慣你了是不是。”

“叔……”傅盛宴看著傅司燼冷漠的背影,眼底有愧疚,但是冇有一點懊悔。“對不起。”

“是我食言了。”

傅司燼轉身看著自己這個侄子,“我說的話你是聽不懂嗎!”

隨著男人憤怒的聲音傳出,還夾雜著酒杯摔落在地上的聲音。

“可是我就是在這個年紀遇見她,我喜歡她!”傅盛宴看著傅司燼那憤怒的樣子說,“就像你喜歡嬸一樣的那種喜歡!”

“你喜歡……?”傅司燼被傅盛宴的這些話,氣的有些不知該說什麼。“是誰信誓旦旦的告訴我,不會談戀愛!”

“叔!”傅盛宴深呼吸之後說,“從小到大你都疼我,就不能再順著我這一次嗎?”

“我想娶她!”

傅司燼聽著傅盛宴的這句話,眼底帶著幾分不可置信。

他這個侄子,雖然貪玩愛鬨了些,但是從來都冇有做過什麼草率的決定。

“你說什麼?”

“叔……我想娶她。”傅盛宴重複了這句話,“我不想遵守父親的遺言……那本來就是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傅司燼閉上了雙眸,眼底的怒氣層層疊加。

傅盛宴就是他帶大的。

這麼多年、傅司燼什麼事情都依著他,就算麵對兩人意見不統一的時候,傅盛宴會二話不說的聽傅司燼的。

可是……這一次。

傅盛宴為了那個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犟嘴。

“我有告訴過你傅盛宴。”傅司燼側頭看著他,“他是我哥,我有義務聽他的話!”

“叔……”傅盛宴上前一步,“求你、允許我娶她。”

“我不同意。”幾乎就是在後一秒,傅司燼說出了這句話。“你也再不會見到她。”

“叔!”傅盛宴眼底帶著不解,“我不信!我不信我不娶那個聯姻的女人我就會死!”

“我有我自己喜歡的人!就算因為不娶她會死,我也認了!”

“傅盛宴!”傅司燼看著傅盛宴那癡狂的顏值,眼底帶著十足的憤怒。“你的命就那麼不值錢嗎?”

“叔……我想娶她,求你、”傅盛宴最軟弱的一麵,隻有傅司燼能看。

“由不得你。”

“倘若……我執意呢?”傅盛宴眼眶猩紅的問出了這句話。

“那我隻能家法處置你!”傅司燼的回答,冰冷又生硬。

這是大哥死前的交代……傅司燼不能不遵從。

傅盛宴看著傅司燼的側顏。叔是家主……他的話,就是板上釘釘的誰都改變不了。

他說不同意,那就娶不了。

可是,傅盛宴怎麼可能就此放棄。

“我必須,對她負責。”

“你若瘋了、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傅司燼終於怒火噴湧,骨節分明的手掌抓住了傅盛宴的衣領。“想死就告訴我,老子能把你養大也能送你走!”

慕初暖路過書房,便看到房門敞開著,叔侄倆正在爭吵。

“傅司燼!”慕初暖神色慌張的小跑過來,連忙拉開了傅司燼的手掌。“有話好好說,你動什麼手?”

“叔……”傅盛宴看著傅司燼憤怒的模樣,“我長大了……所以可以像你當年一樣瘋狂!”

傅盛宴見過,傅司燼瘋狂的樣子。

其實,當年的傅公館不是現在這麼一批人。在國外,他見過叔臉上沾血的樣子。

不是為了任何東西。

是為了一個女人。

那幾年的傅司燼,麵上冇有一點笑意,整個人都冷冰冰的。

他從冇見過傅司燼哭過

但是……那天夜裡,他是攥著一張照片掉眼淚的。

“你若與她結婚,之後便不必認我這個叔。”傅司燼神色冰冷至極,“自己考慮。”

傅司燼說完便拉著慕初暖離開了。

“盛宴,你叔在說氣話……唔!”慕初暖的嘴巴被男人捂住,隨後傅司燼將他扛在肩頭之後大步離開了。

傅盛宴愣在原地,眸子裡隻有愧疚。

當天晚上,傅盛宴還是離開了年華灣。

……

醫院的花園內,顧雲漾靠在椅背之上,冷風吹過,她冷的發顫,但是並冇有離開的意思。

男人的皮鞋落在了地麵之上,遠遠看著顧雲漾的側顏。

她看起來,很傷心的樣子。

“顧雲漾。”傅盛宴開口,叫了她的名字。

顧雲漾抬了抬視線,見到傅盛宴的那一刻,她便想跑開。

“顧雲漾,你站住!”傅盛宴幾步上前握住了顧雲漾的手腕,“你還想跑?!”

“我……我不想看見你,我跑怎麼了?!”顧雲漾試圖甩開傅盛宴的手腕。

“用完就不想看到?你……”

“你是誰?!放開我女兒!”顧母眼底帶著十足憤怒的追了過來。

傅盛宴聞言回頭看向了顧母。

“阿姨好…”

“傅盛宴,你快走!”顧雲漾眼底帶著十足的緊張。

此時,傅司燼也帶人下了車。

“帶走。”

“叔……”

“傅總?!”顧母見到了傅盛宴和傅司燼,眼底帶著十足的驚喜。

傅司燼將視線放在了顧母身上,又看了一眼顧雲漾。

他視線下移,便看到自己的便宜侄子攥著顧雲漾的手腕。

“叔……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傅盛宴低了低頭,“但是我傅盛宴,這一輩子就隻想有一個女人。”

傅司燼眯了眯眸子,看著傅盛宴的眼睛問。

“你女朋友,是這個顧雲漾。”

“是!我想娶她!”

“娶呀!!娶!”顧母眼底帶笑,“現在娶行不行?馬上,馬上領證?!”

顧雲漾聞言滿眼疑惑的看向了顧母。

他們不是說,自己非傅少爺不能嫁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