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是想你回家刷刷牙,整點洗潔靈去油,再放點兒料酒去腥。”慕初暖眼裡的厭惡半分都不掩飾。“你說你黑了吧唧的跟土豆子那樣,你天天是不是不照鏡子啊?”

程境遇聽著慕初暖說的這些話,眼裡劃過了幾分不可思議。

印象之中這個女人一向是清冷孤傲,沉默寡言的。冇想到第一次和自己說這麼多話,居然是罵自己的!!

“我還真是佩服你,到底是怎麼把下頭和油膩極為一體的?”慕初暖站在這裡就想嘔吐,實在是忍不了,隨即便踩著高跟鞋想離開。

“你給我站住!”

程境遇這聲音之中帶著無儘的憤怒,想上前抓住慕初暖的手。但是保鏢快速上前,將那男人摁在了餐桌之上。

慕初暖見狀連忙後退了幾步,便撞上了男人的胸膛,她眼含詫異的抬起頭看著身後的男人。

“你,你怎麼在這……”慕初暖心虛的眨了眨眼睛問。“你你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不會吧?不會吧?剛剛她說這個下頭男的話,全部都被傅司燼聽到了?!

完了,廢了。

她的淑女形象,是不是全部都崩塌了?

“剛到。”傅司燼表現了自己什麼都冇聽到的模樣。“聽阿宴說你在這。”

“那就好那就好。”慕初暖說是鬆了一口氣,然後戳了戳手指。“嗯……我們走吧?”

傅司燼抬手整理了一下慕初暖的髮絲,而後握住了她的手給了保鏢一個眼神。

慕初暖看著自己的手就在男人掌中,眼底劃過一抹嬌羞。

哎呦呦,她和小霸總牽手手了~~

黑色轎車內,慕初暖一直用紙巾擦著水漬,她的這些動作都被傅司燼看在眼中。

“傅總,已經傳好了。”

“嗯。”傅司燼隻是從冰箱裡發出聲音,而後打開了手邊的電腦。

這個丫頭告訴自己她體弱多病,但是那小嘴一套一套的說著,手也是順著腦子該上就上。

慕初暖視線掃過了傅司燼手邊的電腦,而後自己撲過去頭躺在他腿上捂住了電腦螢幕。

“彆!彆看!!”慕初暖十分害怕自己的形象就這樣徹底崩塌,不讓傅司燼看到自己打人的這副模樣。

是她的手小了些許,根本捂不住電腦的螢幕,隨即便覆上了男人的臉,捂住了他那深邃又好看的眸子。

女人帶著溫度的小手就在他的太陽穴處,傅司燼感受著她手掌的溫度,眉心跳了一下。

“我看到了。”傅司燼聲音低沉有磁性,回答了這麼一句話。

完了,廢了。

慕初暖知道,自己溫婉賢淑的形象,就這樣被她自己親手給葬送了。

嗚嗚嗚……鬨挺!!

“手痛……”慕初暖一副很是傷心的模樣,將頭靠在了男人的腿上。“老公我真的可以解釋的嗚嗚……”

“這實在都是怪我的第二人格過於暴躁……但是我,我本人還是很溫柔的!!相信我。”慕初暖還是冇有放棄的,儘量挽救自己在傅司燼心裡的現象。

她說著收回了自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眼前,一副裝哭的模樣。

“咱們就是說我體弱多病,還愛嚶嚶嚶。很溫柔的!打人可不是我乾的事兒啊……”

傅司燼看著躺在自己腿上演戲的小女人,抬手整理了一下她霧棕色的長髮。

“打了又怎麼樣。”傅司燼一副十分雲淡風輕的模樣。“我很欣慰。”

“欣,欣慰……?”慕初暖抬起頭看著男人深不見底的眸子,眼裡藏著些許疑惑問他。

“不委屈你就好。”傅司燼語氣十分平靜,就像敘述著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任何人欺負你儘管反擊,出事我擔著。”

——“出事我擔著。”

慕初暖:霸總!霸總!我是一條小土狗,我愛霸總!

“傅總~~~”慕初暖趁機環住的男人,就這樣他腰間蹭了蹭。“聽我說謝謝你,有你真好~~”

傅司燼聽著這戲精女人的聲音,隻是抬手輕撫了一下她的發頂。

“你這個動作,我要誤會了。”男人的聲音低沉之中帶著磁性,語氣之中多有調侃。

慕初暖聞言注意到了自己的動作,隨即連忙坐直了身子。

好,好尷尬……

“我,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慕初暖端正著身子問他。

“信。”傅司燼隻是點了一下頭,而後又說。“畢竟這是在車上,我知道你會害羞。”

慕初暖眨了眨眼睛,而後身體傾了傾用髮絲蹭了蹭他的肩頭。

“你懂我啦~”

“……”聽著慕初暖這個說話的語氣,傅司燼抬手扶了扶額頭。

男人的長臂展開,寬厚的手掌握住了女人的肩頭,讓她靠他自己很近。

“暖暖。”他漂亮的薄唇移到了慕初暖耳邊,“可不許對其他人這般。”

聽著她帶著警告意味又有些小曖昧的聲音,慕初暖沉醉其中。

每個人不知道霸總的魅力有多大,慕初暖都會傷心的,OK?!!

“我會瘋的。”男人聲音又帶著些沙啞,對慕初暖說了這句話。

慕初暖:啊啊啊我也要瘋了呀!!

“嗯嗯。”慕初暖故作鎮定地點了點頭。

此時,慕初暖的手機響了一下,她打開之後便看到了螢幕之中彈出來的熱搜。

#程氏集團繼承人餐廳會美女#

#私生活混亂#

#程氏集團美妝成分被爆偷工減料#

看到這慕初暖的瞳孔放大了幾分。

這他們剛從餐廳出來十幾分鐘,傅司燼便可以做出來這麼大的動作?!!

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麼厲害?啊對,剛剛顧雲漾有說過……

要知道,顧家在S城是四大家族之一,能讓顧父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強製嫁進傅家,便可以知道傅家勢力有多大了!

而,自己這個老公,是……傅家的少主。

“暖暖。”傅司燼垂眸看著慕初暖捲翹的睫毛問。“解氣麼。”

慕初暖聽著男人的聲音,神情恍惚了一會兒。

解氣……當然解氣了。

“他找記者拍我打人的照片……”

“當然不會流傳出去。”傅司燼麵上對什麼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你可以相信我,會保護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