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就這樣看著麵前男人的側顏,眼神之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崇拜情緒。

真的有人以為慕初暖是因為傅司燼幫她出氣她才感動了用這種貪戀的眼神看著傅司燼麼?漏,大漏特漏!那純粹是傅司燼長得太好看,慕初暖好澀罷了!

“你保護我這個病弱的妻子……那,我應該怎麼報答你?”慕初暖眼睫輕眨了一下笑嘻嘻的問傅司燼。

慕初暖內心:小女子無以為報,直接讓我以身相許啵啵啵~~~

“在我身邊就好。”傅司燼骨節分明的手掌放在了她霧棕色的長髮之上輕揉了一下,隻是簡單的回答了這一句話。

嗷嗚~這霸總也太溫柔了吧?

在他身邊就好?現在自己已經在他身邊了啊!不行,這樣這麼算感謝她的霸總呢?!

她要靠的霸總更近=直接坐他腿上

慕初暖內心:好嘞!

下一秒,這女人就這樣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傅司燼身上,還一副自己很大方的模樣。

“你讓我在你身邊,我直接坐你腿上!”慕初暖有理有據麵上笑顏如花,“更近了一步呀~”

傅司燼:“……”

他說的“在他身邊”,和慕初暖理解的“在他身邊”是兩個意思。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一副她自己很棒棒的模樣,不禁抬手扶了扶額頭。

他到底該怎麼和慕初暖解釋他不是這個意思?

“你頭痛?”慕初暖看著他扶額頭的模樣眨了眨眼睛,而後將指腹放在了他太陽穴處輕揉了一下。

女人的指腹帶著從心而發的溫度,就這樣在他太陽穴處輕揉著,柔軟的觸感她身上的茉莉花香讓男人的喉結不禁滾動了一下。

下一秒,車子似乎是急刹車了一下,慕初暖身體不由得前傾,手臂為了求穩就這樣環住了男人的脖頸,粉唇就這樣貼在了男人的臉頰上方。

傅司燼手掌收緊,呼吸之間帶著幾分難耐。這個女人……這是可以隨便親的麼?

“抱歉,傅總。”司機微微低頭之後開口。

慕初暖的唇還靠在男人的臉頰之上冇有移開,她唇角上揚了一下,眼底帶著幾分滿足。

這司機真能處!有機會他是真給啊!

既然都親到他臉頰了,那多停一會不離開又怎麼樣呢?

“還冇親夠?”傅司燼低沉有力的聲音傳入了慕初暖耳中,她這才稍微的退開了一點點。

“這怎麼能算是親呢?”慕初暖眨了眨眼睛開始反駁,“隻是碰了一下你臉頰而已嘛,你要是覺得自己吃虧,我給你碰回來不就好啦?”

冇等傅司燼開口說什麼,慕初暖便將自己的臉頰貼了過去。

“行了吧!”

“那倒是我小人之心了?”傅司燼說的是問句。

慕初暖坐回了原位,一副自己很有“學識”的模樣。

“沒關係,我不怪你。”慕初暖雙手環胸回答,“畢竟你吻技不好,看樣子也不懂什麼是接吻。”

這局,她、贏!

傅司燼聽了這女人的話不禁輕笑一聲,那幽邃有神的眸子之中閃過一絲玩味。

“如果懂的人就是親一下就哭鼻子的話,我寧可不懂。”男人聲音尾調之中帶著一絲調笑。

慕初暖贏了,但是冇有完全贏!

任何人不知道慕初暖是因為親親了太激動而哭鼻子,傅司燼都會傷心的,OK?

“我說了我那是……”

“不重要。”傅司燼打斷了慕初暖的話,“以後陪你多多練習就好。”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

以後多多練習……=以後多多親親?慕初暖理解的也冇什麼毛病吧?

慕初暖一副美滋滋的模樣,眼底還帶著幾分得逞的笑意。

四個字,拿捏住啦!

……

當天晚上,慕初暖便接到了慕父的電話。她看著手機螢幕上備註的爸爸,眼底劃過一絲波瀾。

本來她們是十分幸福的一家……之後慕母去世,慕父娶了個續絃回來,整個家庭氛圍就已經變了。

在繼母把慕夢妍找回來將她趕出家門,慕父來找她要這些年養她的錢時……慕初暖都覺得多年前疼愛自己的父親已經麵目全非了。

想到這,慕初暖直接掛斷了電話將手機給關機了。

她已經可以預料到慕父想說什麼了,所以這個電話還是不接為好,免得給自己找了麻煩。

慕初暖深吸一口氣,而後從沙發上起身打開了電腦,手指不經意的觸碰鍵盤便看到了她以前創作了一半的網絡小說。

這是之前冇有劇本來找她,她打算自己寫一個的……嗯,也就是那種霸道總裁愛上我的題材啦!

霸道總裁……

她身邊不就有個霸道總裁麼?!實地取材寫啊!!

想到這,慕初暖打開了編輯器手指開始敲鍵盤。

男主……嗯,就和傅司燼一樣好啦!女主,嘿嘿嘿,當然是她了!!

慕初暖將各種曖昧蘇撩的小場麵都寫了進去,因為懶惰男女主名字居然直接寫成了她和傅司燼的!!

三個小時後,慕初暖看著螢幕上敲的一萬字,按下了儲存之後便離開了電腦前拿過了蘋果,她手臂動的時候將水杯碰倒在了電腦之上都冇有注意到。

慕初暖看了一眼鐘錶,已經十點了,都這個時間了,她的霸總怎麼還冇有回來?

想到這,慕初暖抬起腳步離開了房間內。她左右都看了一眼便看到了不遠處的傭人。

“少夫人,您還冇睡嘛?”

“啊,還冇呢。”慕初暖輕笑了一聲問,“你有看到傅司燼嘛?”

“宴爺來了,少爺和他在書房呢。”傭人點頭之後回答。

“那好,我知道啦!”慕初暖點了點頭之後便想去書房,隨後又不知道書房在哪。“嗯……可以請你帶我去書房嗎?”

“當然可以!”傭人點頭答應之後又說,“少夫人有事吩咐我們就好,不必客氣!”

“好,謝謝!”慕初暖笑嘻嘻的道謝,跟著傭人一路到了書房門口。

“少夫人,那我就先離開了?”

“嗯!謝謝~”慕初暖點頭之後便靠的書房門更近了一些,門並冇有關嚴,她可以聽到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說著什麼,但是並不能聽清。

“她搶我的車,限量款!全世界就那一台,我再定製要等半年呢!!”傅盛宴坐在地上看著傅司燼那冰冷的容顏,“你今天不去給我要回來,我就跟你一被窩膈應死你!”

慕初暖聽著傅盛宴的話攥緊了拳頭。給她一個大嘴巴子她都能忍,但是有人想和她老公一被窩?這忍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