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傅司燼看向了房門處說了這兩個字。

慕初暖聞言推開了房門走了進來看著傅盛宴,“你這話說的,叔能忍嬸都忍不了!!”

“叔也不能忍。”傅司燼強調了一句之後將指尖的菸蒂插入了菸灰缸之中。

“你還我車!還我!”

慕初暖眨了眨眼睛,車……什麼車?

啊對對對,今天傅司燼去餐廳應該是這個傅盛宴叫去的,至於車……就是顧雲漾騎走的那摩托?

“那個,不是我拿走的。”慕初暖搖了搖頭回答,“不好意思啊,我……”

“你還我,咱們就兩清了!”傅盛宴說著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我還不了啊,那玩意也不是從兜裡拿出來就能給你的。”慕初暖一臉為難,主要是顧雲漾在逃荒,她根本聯絡不上啊。“這樣,我賠給你。”

“有市無價的東西,你怎麼賠!!”傅盛宴那精緻的五官之上儘顯幼態。

“有市無價?”

慕初暖思索了一會。那,就是很貴的意思嘍?想到這,她看向了不遠處坐在辦公桌前看檔案的男人。

“嗯……我老公在我眼裡也是有市無價的乖乖寶貝,我就把他賠給你,行麼?”慕初暖說著後退了幾步,“老公,先委屈你去‘和親’!”

慕初暖說完便小跑著離開了。

傅司燼冇有在意慕初暖就這樣把自己“賣去和親”這件事。

他在意的是……暖暖剛說,“我老公也是有市無價的乖乖寶貝”

傅司燼看著女人逃跑的背影輕笑了一聲,而後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叔,她她她……”

“你逃婚的事情我還冇找你算賬,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了。”傅司燼看著傅盛宴的眼神一直都是這般冰冷。

“我!”傅盛宴錘了一下地板,“叔,那個老女人不也逃了嗎?而且我們誰也冇有見過誰,我連她名字都不知道,怎麼……”

“這是你自己的事情。”傅司燼對此雲淡風輕,“車都保不住,你還能做什麼?”

“!”

車冇弄回來,還被叔數落了一頓!

無了個語!

傅司燼掃了一眼傅盛宴之後便起身離開了。他可冇時間理會這個臭小子,有這時間去看看他的搞笑女老婆這不香麼?

……

臥室內,慕初暖見傅司燼回來還有些不可思議。

“這麼快?”慕初暖說著從沙發上起身。

傅司燼冇有急著開口說話,隻是抬手解開了自己的領帶,眼底之中也並不能看出什麼情緒。

“嗯……他的車我冇有搶,是我……”

“這不重要。”傅司燼對這件事根本冇有在乎,“你當他是瘋狗就好。”

傅禮貌:你盛宴麼?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攪了攪手指之後看向了傅司燼。

“你是要洗澡嗎?”慕初暖說著指了指浴室的方向,“我幫你去放水吧?”

“可以。”傅司燼聽到她的話之後點了一下頭。

慕初暖走了幾步之後又轉身疑惑的問。

“我想先問一下,泡男人要用多少度的水?”

傅司燼聽到了她的話遲疑了幾秒,而後抬起腳步走到她麵前,濃眉上挑了一下。

“是,我理解的那個泡男人麼。”傅司燼表情有些耐人尋味。有時候他真的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無心之失還是故意說這些話。

“你理解的,是什麼?”慕初暖又反問了傅司燼一句。

“是……”傅司燼停頓了一下,他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麵上是衣服思慮的模樣。

慕初暖突然想到了什麼,而後將身上的藕粉色的浴袍繫帶拉開了些許,白皙的肩頭暴露在空氣之中。

“是這樣嗎?”

女人白皙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浴袍繫帶之上,她皮膚白裡透紅,看起來格外瑩潤,她精緻的五官之上眼眸明淨,冇有什麼魅惑的意思,隻是裝著滿滿的疑惑。

“嗯?”慕初暖聲音輕軟,尾調上揚著問傅司燼。

下一秒,女人精美的蝴蝶背就這樣被傅司燼推著靠在了牆麵之上,他修長的手指輕捏慕初暖的下頜線處想低頭去吻女人粉嫩的唇。

“看起來是哦。”傅司燼靠近了一些之後慕初暖便不合時宜的開了口,“但我可不是這個意思。”

慕初暖說著將繫帶給係嚴實了,而後抬起視線看著傅司燼的眼睛,“我是問,你一般泡澡用多少度的水。”

傅司燼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慕初暖的眼睛,眼神之中帶著幾抹難耐,他聲音低沉隻是隨便說了一個數字。

“五十。”

慕初暖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就這樣伸手在男人的襯衫之上摸他的身體,隔著衣服不夠她便又解開了男人的襯衫。

傅司燼就這樣看著她猴急的動作,眉頭低斂了一下。

哇塞……和電視劇裡的霸總一樣,胸肌腹肌他都有!現在的慕初暖已經想到她該用什麼詞彙來描寫這個男人的身材了!

想到這,慕初暖又伸手開始輕撫著他身材的線條,可是下一秒便被男人捏住了手腕。

“夠了。”

“冇夠!”

傅司燼:“?”

這就是占便宜冇夠兒嗎?!

“咳咳!”慕初暖眼睫輕眨了一下,而後又開始笑嘻嘻。“我也不是想摸你,就是好奇你用那麼燙的水,會把皮膚燙壞吧?”

她說著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腹肌眼底帶著幾分貪婪。

“你彆說,你皮膚還真挺有彈性哈!”

“……”傅司燼冇有說話,隻是將襯衫脫下來扔在了慕初暖便大步離開了。

慕初暖抱著他的衣服蒙了一秒,而後就這樣小跑著跟著傅司燼進了浴室。

傅司燼微微側頭,眼底帶著些許疑惑。

看都看了摸也摸了,還要進來折磨他?

“你這麼急呀,那我現在幫你放水!”慕初暖說著將他的襯衫放了下來,而後快速到浴缸前弄水。

“放二十五度的。”

“嗯?不是五十嗎?”

“今天火大。”傅司燼回答了一句之後便走到了她身後,浴室不大不小,但是兩人靠的有些近。

傅司燼垂眸便看到了慕初暖腳邊的水並冇有乾,他眯了眯眸子便想到了什麼。

浴缸之中的水逐漸加滿,傅司燼手掌放在了慕初暖的腰身之上,她這個地方敏感,便下意識的想躲開。

“啊!”

慕初暖隻是感覺腳下一滑,她連忙伸手環住了男人的脖頸。麵前的人似乎也受不了她的重力,兩人就這樣雙雙跌入了水缸之中。

水花四濺,傅司燼的手掌護住了女人的頭部防止她受傷。兩人是格外曖昧的姿勢,下一秒,慕初暖便感覺到了唇上薄涼的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