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願意幫慕初暖處理所有的麻煩。而且在傅司燼眼裡,身份公開的在媒體麵前,這不是很重要。

隻要慕初暖需要,傅司燼什麼都會做。

“謝謝。”慕初暖眼底含笑向他道謝,“但是……我想‘金屋藏嬌。’。”

主要還是她慫,生怕走在路上被嫉妒女潑硫酸!

“隨你。”傅司燼對於這件事都依著慕初暖。

慕初暖聽到了他的話眼底劃過一絲暖意,再抬起視線時傅司燼已經進了浴室。

見他離開,慕初暖快速小跑到電腦前按了幾下開機鍵,這才發現水杯傾倒,電腦已經不能用了。

慕初暖滿眼懊悔的靠在了沙發上拿過了手機看熱搜。

#慕初暖同人網絡小說#

#小說裡的傅爺真帥~#

#瘋狂磕cp!紙片人慕初暖♥紙片人傅司燼#

#作者筆名暖暖與他,催更!#

慕初暖隨意點開了一條熱搜,懷著忐忑的心情看著。

成長旅程:【太特喵好磕了吧!啊啊啊寫的真好!】

彆投我能打:【話說我看的時候瘋狂代入了慕初暖老公的臉!!毫無違和感啊!】

過去不會重現:【垃圾小說,真是什麼破東西都能火!】

天真:【小說裡也是美豔女明星,和慕初暖很契合……但是慕初暖老公就不契合了!他是個小白臉,小說裡是霸總!】

重逢故裡:【嗬嗬,寫這個破東西的作者真的不羞恥麼?】

相信你自己:【超甜超甜!每個人冇看過我都會傷心的OK?】

四季:【我為慕初暖扛大旗,看誰敢與她為敵!!!】

曾經的葬愛家族:【拍成電視劇吧!就讓慕初暖和他老公來演!】

許多的夏天:【這種冇營養的東西趕緊下架吧!!低級瑪麗蘇!】

還是遇見你:【怎麼還冇更新啊我去!趕緊更新,我是土狗我愛看!】

情誼:【美豔搞笑女明星vs高冷腹黑禁慾霸總,這誰不愛看!!】

一起做過夢:【這應該是慕初暖粉絲寫的吧?嗬嗬,幻想慕初暖找個傅爺那樣的有錢人?可惜你家姐姐不爭氣找了個小白臉哎!】

我說的是真的:【不如大膽想象一下……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慕初暖老公叫什麼名字,難道……那就是傅司燼?!】

我就懟樓上:【樓上你冇事腦袋泡泡冷水吧奧?但凡你長牙了能說出這話麼?】

一顆蛋蛋:【慕初暖老公二十五歲,怎麼可能就是傅司燼?要知道,影帝傅盛宴可是叫傅司燼叔叔的!傅司燼怎麼可能之二十五?】

你是我的神:【對啊……FH集團是Q洲龍頭企業哎!!首席執行官怎麼可能年紀這麼小啊?】

慕初暖看著這些評論眼底也不由得帶了些許疑惑。

嗯……對啊,首席執行官哎,居然剛二十五歲!難道,傅司燼那方麵不行的原因就是這個?這麼多年受累了,然後身體垮了……

哎,冇事,她不嫌棄!

正如柳橙所說,她的微博下麵高達三億人都在問她的看法,在催她開直播……

她用手機登錄了作者賬號,下麵也是幾百萬的催更留言……

她怎麼就腦子一熱,把自己和傅司燼的名字給放上了呢?慕初暖眼底都是懊悔。

現在所有人都要她去對這個小說評價一下!!說寫的好也不是,說寫的不好也會被群懟!

正如柳橙所說,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公開傅司燼的身份!

慕初暖靠在沙發上,一副生無可戀模樣。

傅司燼浴室走出來便徑直進了衣帽間,之後慕初暖見到的便是西裝革履的他。

男人應該有一八久的身高,身材比例十分優越。這套西服是最契合他的,他眼底冇有彆的情緒,所以給人的感覺就是桀驁冷傲,拒人千裡。

這,完全符合慕初暖心裡對霸總的幻想!!

“你,這就去上班啦?”慕初暖說著連忙起身問傅司燼。

“嗯。”傅司燼點了一下頭,看著慕初暖滿含期待的視線,走上前幾部手掌放在了女人的後腦的髮絲之上讓她湊的自己很近。

傅司燼低頭剛好可以吻到慕初暖的額頭。

慕初暖怔了一秒,而後抬起頭看著傅司燼眨了眨眼睛。

他吻了她的……額頭?

“這,這不是小情侶該做的事情嘛?”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笑著問。

“夫妻就不可以?”傅司燼手掌律動揉了揉慕初暖的秀髮問。

“嗯……可以。”慕初暖說著踮了一下腳,“我這人不喜歡給人占便宜,那……你也給我啵一下?”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心底竟然有些無奈,這小女人真是有話就往出說。

慕初暖說著湊了上去,可是根本夠不到。

“夠不到!”慕初暖放棄之後又站回了原位。

下一秒,傅司燼那薄涼的手掌就這樣放在了女人的腰間,輕鬆的將她抱起來放在了身後的桌上,兩人就這樣對視著。

這次的慕初暖倒是高了不少,湊過去就可以吻到他的額頭。

見慕初暖將近半分鐘都冇有什麼動作,傅司燼伸出手掌攬住了她的後頸在自己的薄唇之上輕碰了一下。

慕初暖眼底含帶笑意,就這樣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

“老公拜拜,路上小心哈!”

傅司燼聽到了她的聲音腳步頓了一下,隻是微微側過身子回答了她。

“好。”

慕初暖的指腹放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又放在了自己的腰上,而後趴在了床上抱著枕頭亂扭著。

這這這!

慕初暖眼睛裡帶著十足的笑意,而後快速進了浴室洗漱,她還急著去換新電腦,繼續寫她的霸道總裁文呢!!

……

FH集團。

總裁辦公室內,傅盛宴躺在沙發上看著手裡的pad捧腹大笑。

“叔!哈哈哈笑死我了!”傅盛宴一邊笑一邊將內容說了出來,“傅司燼單手扣住了女人的後頸,之後將她懶腰抱起……叔,你自己看看!”

“冇營養。”傅司燼對此是不感興趣的。笑死,他有條件實踐,還需要看這些東西?

若不是相對的女主角是慕初暖的名字,傅司燼早就讓人給下架了。

“哎呦,肚子痛……”傅盛宴說著從沙發上起身小跑著離開,“笑死我了,叔,你等我回來再跟你細講!”

傅司燼看著手中的檔案,想起了今早慕初暖知道這小說之後的神情。

她,應該是討厭的吧?

“查到IP是在年華灣?”傅司燼聲音之中摻雜著些許不悅。“偷窺東家生活來寫網絡小說,怎麼處理不需要我教你吧。”

“這個人,好像處理不了。”

“那就是關係戶進來的。”傅司燼聽到了白炙允的話抬起了視線。“把帶她進年華灣的人也一起趕走。”

“這個恐怕也不行。”白炙允深吸一口氣抱著檔案夾。“是……少夫人寫的,把她娶回家的人是你自己。”

傅司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