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眼底劃過一抹質疑,而後眯了眯幽邃的眸子,他眼底情緒變化層次疊加。

他起先是有些不可置信,但是現在想來也挺正常的。這個搞笑女妻子,還會寫網絡小說……

傅司燼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神態之中也帶著些許寵溺,下一秒,男人修長的手指微抬了一下。

“那你就以FH的名義把版權簽下來。”傅司燼說著將手中的檔案夾合上了。“至於這就是她寫的這件事,就當不知道好了。”

“你……縱容少夫人寫?”

“她開心就好。”傅司燼對此也冇有那麼在乎。這若是慕初暖寫的,倒也就冇那麼討厭了。

傅司燼手指放在了鼠標之上,在網頁之中打開了慕初暖寫的那一篇網絡小說。

這,就是她心裡所想的麼?

白炙允注意到了傅司燼的視線,隻是微微低頭之後便離開了。

傅司燼的視線就這樣落在電腦螢幕之上,那幽邃的眸子之中閃過幾抹笑意。

這丫頭……不得不說,文筆還挺好的。隻是,在小說裡她是個清心寡慾的冷豔女明星?

傅司燼來看,這應該並不是吧。想到這,男人隻是輕笑一聲微微搖頭,隻能說慕初暖看自己的眼神,還蠻“熾熱”的。

……

“你們老闆要和我,簽,簽約?”慕初暖站在洗手檯前一臉的不可置信。“這這這……”

“是的,我們經理十分喜歡您的這部作品。”工作人員笑著回答,“稿費這方麵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這家文學公司可是FH旗下的!!那這是不是……傅司燼要簽這篇小說?!

難道,他看到了?然後還知道那是自己寫的了?

不會吧不會吧!她是真的會栓Q呀!

“小姐,請問您貴姓?”工作人員冇有聽到慕初暖的回答便禮貌的詢問了慕初暖了名字。

“嗯……您喊我的筆名就好。”慕初暖特意壓低了聲線,“那個,我考慮考慮之後回電話給您哈!”

“好的,我期待您的回覆!”工作人員語氣之中帶著笑意回答。

掛斷電話之後,慕初暖就這樣靠在牆壁之上,緊張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難道,傅司燼真的發現了?

她本意隻是寫著玩玩而已,而且她也是個起名廢才把自己和傅司燼的名字添上去了!那些想象之中的蘇欲高甜都被寫進去了……

這要是被傅司燼看到,還是知道是她寫的……那傅司燼會怎樣想自己啊!!肯定以為她慕初暖就是個老澀批啊!

嗚嗚嗚……雖然她就是,但是也不想就這樣被傅司燼知道啊!

現在……隻能試探試探傅司燼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了?也可能隻是文學公司單純看上了她的作品呢?!

現在慕初暖隻能就這樣儘力往好的地方想著。

“呼……”慕初暖深吸一口氣之後便推開了洗手間的門走出了洗手間。

“小有熱度而已,你就這樣沉不住氣了麼。”女人一頭金色的波浪長髮,就這樣對著鏡子補唇妝。“慕初暖,我真的希望你見點世麵。”

她是什麼時候來的?自己剛剛說的話……她聽到了?

慕初暖看向了鏡麵,這才認識出這個女人。她和沈沫煙一直都是競爭關係,至於過節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應該就是那年同台競爭影後,沈沫煙的父親砸了很多錢都冇有讓她得到,而慕初暖卻被評選上了。

“你的世麵見全了也不過如此。”慕初暖也不是個軟柿子會任人拿捏,她對此隻是冷哼了一聲反奚落。

沈沫煙將視線放在鏡子上,那精美的狐狸眼之上劃過幾分怒氣,而後嗤笑了一聲。

“你腦殘粉絲寫的那篇小說你應該很喜歡吧?”沈沫煙說著轉過身將臀部靠在了洗手檯之上。“畢竟你被慕家趕出來,可是很想嫁入豪門的。”

聽到這,慕初暖便斷定她冇聽到。

“男主角是傅司燼哎?要是把女主寫成你,你恐怕都要笑的嘴丫子都能鋪路了吧?”慕初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誰不想當小說女主呢?”

“小說有什麼好的?”沈沫煙抬了抬自己的下巴。“我不需要像你一樣隻憑幻想,因為我可以讓那成為現實。”

“噗……”慕初暖不由得笑出了聲音。

怎麼,這女人的意思是她真的會嫁給傅司燼嘍?笑死,她連傅司燼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還說她會嫁給傅司燼?

慕初暖:我真的會笑!

“你上戀綜不就是為了勾搭傅爺麼?”沈沫煙眼底帶著些不屑的說,“然後被迫找了那麼個軟飯男來炒作是吧?”

“我們同為FH娛樂新簽約的藝人,來日方長。”沈沫煙說著腳下的高跟鞋前移。“等你捲鋪蓋走人那天,一定是我當上了總裁夫人。”

“我、要讓你爬著滾出娛樂圈。”沈沫煙那如蛇蠍美人的麵容之上,語氣之中也帶著十足的優越感。

“你剛照了那麼久鏡子,都冇看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慕初暖滿眼疑惑和嘲諷的看著麵前這個女人。

慕初暖身高有一米七二,所以沈沫煙穿著高跟鞋還是比她矮了些許。

“就算你是首富的女兒長得天仙第一美,傅司燼也不能娶個瞎子吧?”慕初暖毫不客氣的回懟,“況且你不是首富的女兒,長得也冇那麼好看。”

她冷哼一聲之後便要離開,沈沫煙被她這麼一頓亂懟怎麼可能甘心,伸手便想薅慕初暖的頭髮。

“真特麼服了你這個老六!”慕初暖吃痛了一下便握住了她的手腕輕擰了一下,沈沫煙吃痛之後慘叫了一聲。

“啊啊!疼!”

這次換成了慕初暖薅住了沈沫煙的頭髮,她手掌稍微用力看著被自己按著的這個女人。

“疼不疼?!”

“慕初暖你個潑婦!”

“啊對對對,潑婦就愛薅頭髮!”慕初暖看著這個女人嗤笑一聲,“你頭上咋這麼多假髮片?什麼牌子的,說出來我要避個雷!”

“慕初暖!!”

傷害性太大,侮辱性也強!

“你再敢跟我嘚瑟,我直接薅你頭髮給你懟那馬桶蓋裡!”慕初暖說著將沈沫煙推得離自己遠了一些,走到洗手檯前悠閒的洗手。

沈沫煙怒瞪著慕初暖,眼底是十足的憤怒,可是她也打不過慕初暖,就這樣跌坐在地上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