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吃苦機器:【再怎麼也是個娛樂圈顏值天花板,氣質絕佳,不會就這樣嫁老頭吧?】

芝士就是力量:【一個董事長一個懂事早!】

關你西紅柿:【可是那男人昨天聲音很好聽哎!不會是老頭吧?】

數你最能送:【現在網戀夾子音那麼多,聲音不能判斷長相啊!】

“大家好,我是慕初暖。”慕初暖看著直播鏡頭歡笑著抬了抬手上的戶口本。“今天,我要結婚啦!”

“就是昨天的二十六號男嘉賓,他正在裡麵等我哦~”慕初暖說著回頭便看到了男人大步走來。

他絕佳的氣質可以秒殺一眾小鮮肉,筆直的長腿穿著黑色的西褲,他不像昨天那般西裝革履,今日的他透著幾分慵懶。

皮蛋solo粥:【臥槽!??】

隻有睡覺時不困:【這麼帥?說好的老頭子呢?】

今天乾飯了嗎:【老頭子在哪兒呢?這是老頭子的助理嗎?】

神特麼再來一瓶:【對對,老頭子癱在床上,隻能讓助理來安排!】

羊村你喜哥:【助理小哥哥,我有錢,月薪五倍你來我這裡吧!】

我首富顏粉:【不要那麼噁心行不行?也有可能這就是二十六本人啊!】

給你奶瓶打掉:【對,暖暖人美心善,怎麼就不能找帥哥哥了?】

“我是二十六號嘉賓。”男人動作嫻熟的握住了慕初暖的左肩。“今天由各位見證,登記結婚。”

傅司燼的聲線堪稱完美,柔和的陽光照射在他身上,男人足足高了慕初暖一頭多,他垂眸和慕初暖對視著。

下一秒,慕初暖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微涼的圈口入了她的無名指。

好大的鑽戒。

節目組真是用心了,傅司燼真是敬業,鑽戒很貴可不能搞丟了。

這是慕初暖心裡的想法。

“暖暖。”

慕初暖看傅司燼看著有些出神,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慕初暖感覺自己的嘴角有些濕潤。

什麼東西?

口水,她看著傅司燼這張臉流口水了!

“心急了,嗯?”

慕初暖連忙回身,想找紙巾擦自己的嘴角。男人手裡的方帕輕觸,直播鏡頭懟臉拍。

星星不包閃退:【我冇事兒吧?!我居然想磕cp?這就是高級顏值cp啊!】

快看有帥鍋:【這男的肯定吃軟飯的,倆人都是空有美貌!】

都彆動讓我上:【這男人吃軟飯的,他要不吃軟飯我倒立洗頭!】

酒後少男的夢:【小帥哥你吃軟飯找我啊,找慕初暖乾啥?她就窮鬼一個!】

差點長成美女:【啊我想磕cp!】

喜獲廢話冠軍:【今天開始我要關注慕初暖微博,我就等著慕初暖被甩那天!】

春風十裡吹不動你:【樓上你冇事去看看你家祖墳吧,剛結婚你咒離,能不能彆這麼損?】

小新蠟筆丟了:【暖暖,三思啊,女人的婚姻不是玩笑!】

慕初暖看到這條彈幕想說。

安啦,假的!

“不,不急。”慕初暖尷尬的點頭,“是我水喝多了。”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藉口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握住了慕初暖的手便進了民政局。

她環視一週,便不由得在心底感歎。

這,還真是做的逼真啊!

慕初暖一路受工作人員的話,拍了結婚照,直到最後一步看著那鋼印快落下時慕初暖站起了身子。

“等等!”

這,這怎麼可以這麼逼真!

鋼印落下,兩本結婚證推了過來。

“恭喜恭喜!”導演笑嗬嗬的看著兩人,“祝福新人!直播結束!”

關閉了直播之後,導演滿眼笑意。

“慕小姐,獎金已到賬!”

慕初暖拿過了結婚證,仔細翻看著。

“這,這怎麼這麼像真的?!”慕初暖驚愕了。

哪有假的做的這麼像的!!

“自信點。”男人濃眉上揚了一下。“把‘怎麼這麼像’去掉。”

這真的?!

真的啥玩意?真的結婚證?!

瘋了吧……瘋了吧!

“傅,傅先生!”慕初暖緊張的粉唇都顫抖了一下。“這,咱啥時候離?”

“誰告訴你我要離。”傅司燼將慕初暖手裡的結婚證拿了過來。“我說了,你請我來的,你彆後悔。”

“不,不,這是個誤會!”慕初暖連忙上前抓住了傅司燼的手臂,“咱們說的是假領證!”

“這是你說的。”傅司燼很認真的和慕初暖說著,“我冇答應。”

“可是你來了啊!”

“嗯,來真的。”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手腕靠的自己近了一些。“現在網上都知道我們結婚了,你想怎麼辦?”

“當然是澄清啊!”

“你和我離了,我就是二手貨了,還怎麼吃軟飯?”傅司燼一副很吃虧的模樣。“你把我名聲都毀了。慕初暖,你不道德。”

“我冇錢,不能供你吃軟飯!”慕初暖說著掙脫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你自己不是很有錢嗎?”

“那我的錢給你,你供我。”男人眉眼之間過分溫柔。“這個提議,不錯吧。”

“不錯個鬼啊!”

這時,幾個魁梧的保鏢突然大步闖了進來。

“慕初暖,大小姐派我們來帶你回去結婚的,”保鏢說著上前幾步。“唐二少那邊婚禮現場都佈置好了。”

婚約?什麼婚約?

慕初暖一怔,好個慕夢妍,前腳把自己趕出慕家,後腳她自己就做上大小姐了!

而且那個唐二少……不是和慕夢妍有婚約那個小紈絝麼?!

“那是慕夢妍的婚約,和我有什麼關係。”慕初暖道。

這個時候找到自己頭上,肯定是那個慕夢妍搞的鬼。

“唐二少說了,又看上你了!”保鏢看著慕初暖帶著些許不屑,“你一個假千金糊咖,二少爺要你是你的福氣!你還挑三揀四的!”

“這麼大的福氣,我可受不起,留給慕夢妍吧!”慕初暖纔不屑那個小紈絝。

慕夢妍,這筆賬她記下了!

“現在彩禮已經下了,合同可也是你簽的!你想悔婚不成?”保鏢惡狠狠的瞪著慕初暖。“來人,帶走!”

“我不認識什麼唐二少沒簽什麼合同,而且我已經結婚了!”慕初暖說著拉住了傅司燼的手腕讓保鏢看著那結婚證,“結婚證,熱乎的!”

慕初暖說著拉了拉傅司燼的襯衫。傅司燼麵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眼睫下垂看著慕初暖。

“你說和我離,這下家都找好了?”男人聲音帶著幾分冰冷。

“我不認識他們!”慕初暖目測自己打不過這幾個保鏢,講理肯定也講不過,隻能求助傅司燼。“我怎麼會和你離呢?你可是我的親親老公啊!”

“是麼。”傅司燼聽著這女人的話,聲音裡存著幾分質疑。“你確定?”

“當然了!”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說。

幾個保鏢冇有聽慕初暖的話,直接便上手想抓她。

“傅司燼你救我啊!”慕初暖抱住了他的手臂,“這些人抓你媳婦你都不管,你到底是不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