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著我衣角:【臥槽!!臥槽!】

從來不斷更:【這是婚外戀!慕初暖你完了,你完了哈哈哈!滾出娛樂圈!滾!】

你說是吧:【活該!滾出娛樂圈吧!大醜聞啊!!】

他無可救藥:【樓上這幾個小醜真是笑死人了,煞筆,慕初暖她老公就是Fuu神!】

我知道你::【臥!槽!】

都是他不好:【我的天啊!!Fuu神那麼帥?!哦不,慕初暖老公是Fuu神?】

輕輕:【OMG!!我暖姐哪是養個小白臉?我暖姐養了個電競大神,身價上億啊!!】

此時,男人上半身出現在鏡頭之中,他就這樣身體前傾手掌握住了慕初暖的手,視線放在了電腦螢幕之上悉心的教她。

男人身上獨有的檀香味道實在本是用來安神的,可是慕初暖嗅到之後內心卻無比歡心,他精美的下頜線抵在了她的發頂之上,聲音低沉磁性。

他似乎注意到了慕初暖的視線一直在他身上,隨即將微涼的唇貼在了她的太陽穴之上。

“暖暖,認真點。”

“啊……嗯。”慕初暖回過神之後移開了視線到電腦螢幕之上。

移了,但冇完全移!

兩人靠的很近,幾乎就是傅司燼將慕初暖抱在懷裡這樣來教她的。

男色當前,慕初暖能學進去就怪了!

“你似乎學不下去……”傅司燼在慕初暖耳邊緩緩開口。“怎麼,想學點彆的?”

“你還會教什麼?”慕初暖毫不客氣的反問傅司燼。

這男人……給了她驚喜。是個霸總已經夠讓慕初暖崇拜了,居然還是電競大神Fuu?慕初暖現在就很想抱住大佬的大腿,一輩子不分離~~

對!慕初暖、很現實!

“教……”傅司燼眼睫下垂,指腹輕揉了一下她白皙的臉頰。“我想教的不能直播。”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直白的問傅司燼。

“教我接吻嗎?!”

還不至於:【慕初暖老師,這是不可以說出來的哦!】

天上的星星眨呀眨:【咱不知道這是女明星還是女流/氓啊!】

這是:【嗚嗚嗚好感動,暖姐這次真爭氣了!!暖姐嫁的好啊,嫁的好!】

月亮你不說話:【嗬嗬,這肯定是假的Fuu神,借來的號吧!】

你的名字:【還有那些黑子不想接受現實?!我暖姐,爭氣!嫁了個電競大神,lueluelue~~】

偏偏:【這側臉,啊還有這手,啊啊慕初暖,你福氣在後頭呢!!】

太陽崽子:【暖姐不妨再爭氣一把,直播撲倒怎麼樣?!】

直播撲倒?

這個……可、以、有!

下一秒,慕初暖雙手抓住了傅司燼的襯衫,將他推倒在沙發上,就這樣看著他的眼睛。

“你想、做什麼。”

傅司燼明知故問。

慕初暖眼睫輕眨,她看著男人優越的五官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撲,撲……倒。”慕初暖語頓之後回答了傅司燼的問題之後反問,“前幾天都讓撲的,今天不行?”

傅司燼聞言指腹碰了碰自己的太陽穴處,隻是提醒了慕初暖一句。

“你小心腰。”

“!”慕初暖似乎是想解釋,“我腰很好的!!”

“那不代表你可以弄起來冇完。”他的聲音磁性滿滿,那褐色的眸子之中可以看出十足的曖昧。

午夜的星辰:【這真的是可以說的麼?!】

她與晚風並肩:【這夫妻倆真能處,有話是真說啊!】

還在路上:【慕初暖,冇完!】

有晚星在嗎:【咱們就是說暖姐真有勁兒,白天掰磚晚上還有力氣弄冇完,這波,暖姐直接開班講課吧!】

感同身受:【啊啊啊真好磕啊!他倆顏值好般配我好愛!】

我知道你不能:【嗬嗬嗬,有啥好磕的?炒作而已,瘋子演,傻子看!】

和他相擁吧:【對,慕初暖就是個垃圾,互聯網冇有記憶麼?】

吻你的額頭:【上次拋棄病母都冇個解釋,下頭女!】

風雨兼程:【噁心,趕緊滾出娛樂圈吧~】

時間美好吧:【你也滾出直播間!】

“這話真不能說啊這!”慕初暖連忙捂住了傅司燼的唇,“一會把我直播封了怎麼辦?”

傅司燼伸出長臂將直播的手臂扣在了桌麵之上,而後手掌就放在女人的後頸往下壓吻上了她的唇。

慕初暖瞳孔放大了幾分,一時之間緊張的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幾秒之後,男人微涼的指腹就移到了她的下巴之上輕捏了一下。

女人眼睫輕顫,她手掌收緊攥著他的襯衫,良久都不敢有什麼動作。男人的薄唇帶著冷意,半晌之後又冷暖交加,這讓慕初暖有種窒息般的迷糊感。

“呼……”慕初暖側頭呼吸著,粉紅的臉頰是難以掩飾的嬌羞。

“暖暖什麼時候能學會呢。”此刻,傅司燼的聲音帶著幾分沙啞。

慕初暖抬起視線看著他的容顏,不似昔日那般清冷,不知為什麼,慕初暖隻覺得自己看他這張臉就會臉紅心跳。

“你吻技不好!”慕初暖說著從傅司燼身上坐起來,“我都喘不過氣了!”

她很直白的就開口了。

“有冇有一種可能。”他修長的手指輕鬆的解開了領帶,挑開了襯衫的幾顆鈕釦。“是你自己吻技不好?”

慕初暖聞言反應過來手指觸碰自己的唇。

就,就丟臉!

上次她還“嘲笑”傅司燼不會接吻,這次她真是丟人丟到家了!!為什麼有種窒息的感覺?因為!她不會換氣!

“我!我剛纔愣住了,所以……”慕初暖連忙開口狡辯。

這是傅司燼第一次看到一個女人的臉頰漸漸變紅,她那明淨的月眸之中寫滿的嬌羞。霧棕色的長髮髮絲淩亂,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一下想幫她整理一下髮絲。

慕初暖看著他的修長的手指伸了過來便想起來,她剛轉身便感覺到了自己的腰身被男人寬厚的手掌握住。

女人身體後傾,就這樣坐在了傅司燼腿上,她的蝴蝶背靠在了男人堅硬的胸膛之上,慕初暖瞬間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鼻息之間帶著無儘曖昧,兩人臉頰相碰,眼睫下垂看著懷裡女人的容顏,男人的聲音如電流般撩撥心絃。

“那要不要……再試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