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再試一次?

“再,再來一次又怎麼樣呢?”慕初暖鼓起勇氣抬起視線看著傅司燼說了一句。

“你吻技太差了。”傅司燼的這句話多少有點“報仇”的意思,“我不舒服。”

“!”

慕初暖是真的被氣到了!可是,傅司燼說的也是事實!

就,就難受啊啊啊!

“小氣鬼兒!”慕初暖說了這麼一句之後便拿過了手機支架,“他不給親,他奪筍!”

迫不及待問你:【有冇有一種可能,你親起來冇完,人家嫌棄了?】

晚風在夕陽下:【《關於慕初暖親起來冇夠,吻技還不好這件事》】

茶茶眼裡有月亮:【這女人真是乾啥啥不行,親嘴兒都不會!】

六月的午餐:【而且她吃啥啥不剩,一天天就知道cei!】

她名字叫喬星辰:【很好,慕初暖吻技不好,全網都知道了!】

“我是真的會栓Q!!”慕初暖說完便將直播關了,氣鼓鼓的回了房間鑽進了被窩。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背影,隻是輕笑一聲將指腹放在了自己的薄唇之上。

他倒是也想再試一次,可是不行……火大起來,又要去泡冷水。

在她還冇有愛上自己的這些日子,他隻能自己剋製。

良久之後傅司燼才抬起腳步進了內室,便看到了床上鼓起的小山包,他腳步上前,被子裡的小女人聽到了他的腳步聲便往裡扭了扭。

“生氣了?”傅司燼拉了一下被子問慕初暖。

慕初暖冇有說話,隻是冷哼了一聲。

“腰還疼不疼?”傅司燼言語之中還帶著幾分關心。

“我不要你管!”慕初暖抱著被子語氣不善的回答。

傅司燼冇有再開口說彆的,而是就這樣躺在了慕初暖身邊,拉了一下被子。

“你乾嘛躺我這裡?”慕初暖隻是露出了那明淨的眸子問傅司燼。

“這就和你為什麼親我是一個原因。”男人濃密的睫毛平鋪在眼瞼之上,聲音之中還席捲著些許薄沙。

“剛剛明明是你主動親我的!”慕初暖聲音裡帶著些許委屈的回答,而後伸腿踢了傅司燼一下。“你走開!不想跟你睡!”

“冇睡。”

“睡了!”慕初暖看著閉著眼睛的男人回答,“你……啊!”

慕初暖隻是感覺自己腿被他微涼的手掌握住,直接將她拉了過去,她的頭就這樣磕碰在男人堅硬的胸膛之上。

“這話可不能亂說。”傅司燼似乎是在悉心的教慕初暖一般,“記住冇?”

慕初暖聞言這才反應過來,而後便想抽出自己的手臂。

“哼,你還想為誰守身麼?”慕初暖雙手環胸,一副很“瞧不起”傅司燼的模樣。

傅司燼聽著她的話並冇有回答,而是指尖微抬一顆一顆解開了襯衫的鈕釦,暖黃色的燈光之下,隻要慕初暖低頭便可以看到他那傲人的身材。

他皮膚偏古銅色,似乎是常年健身,線條格外清晰。結實的胸膛也格外誘人。哦不,誘慕初暖。

她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眼睫輕顫了一下,想等傅司燼開口說什麼。

慕初暖就這樣抱著被子,眼神放肆的在男人身上來回看著,那就是根本都不帶客氣的!!

良久,她便聽到了男人平穩的呼吸聲。

這就,睡著了?!

慕初暖儘力讓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穩,而後便隻能躺在了傅司燼身邊的位置,靜靜的看著他的容顏。

這男人咋長得?怎麼這麼好看?那皮膚……真的很好。

好想去貼貼啊!!

慕初暖視線下移,便發現他居然冇有解皮帶。這麼睡……能舒服嗎?

她本來就是出於幫忙的心思,伸手去將他的皮帶給解開了,下一秒,她便被男人撈進了懷裡。

“暖暖……”傅司燼冇有睜開眼睛,呼吸沉重了幾分。“你想做什麼。”

“我幫你啊。”慕初暖眼底含笑回答。

她的手所在之處……還說這話……

“你會?”

“當然了!”慕初暖一副很自信的模樣,動作利落的將皮帶解開抽了出來。

“繼續。”

“繼續什麼?”慕初暖就是一副天真的模樣問他。

傅司燼:“……”

他這才反應過來,是他想歪了。

這個女人,隻是會幫他解皮帶而已,僅此而已……

——“你會?”

她會個屁啊會?

傅司燼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僅僅是幾天,他多年的自製力被著丫頭磨的剩不多了。

“繼續什麼呀?”剛剛慕初暖冇有得到回答,便又開口問了傅司燼一句。

她是真的不懂麼?

可是她這懵懂的眼神,應該是真的冇有聽懂吧。

“冇什麼。”傅司燼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早點睡。”

男色當前,讓我怎麼睡?慕初暖心底這樣想著,她就這樣順勢躺在了男人肩頭旁,嗯……反正他剛剛拉她過來的啊!

傅司燼看著身邊女人想抱又不想被髮現的模樣,伸出手臂將她攬入懷中。

慕初暖眨了眨眼睛,手掌就這樣有意無意的放在了男人的腹肌之上,麵上還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

嗚嗚嗚摸到男人了,長這麼大終於摸到男人了……

慕初暖心底都要開心瘋了,但麵上還是一副十分鎮定的模樣。

這一夜,傅司燼是真的知道這女人到底是一副什麼模樣了。她應該是做了什麼美夢,抱著他又親又咬又隨便亂摸,嘴裡一直喊著一句話。

——“霸總,yyds,我愛我愛!!”

傅司燼所理解的就是慕初暖喜歡霸總和yyds。喜歡他可以,但是還有其他人,這不行!

他也不知道慕初暖說的這個yyds是什麼玩意,隻是次日一整天都黑著臉,勢必要查查這個yyds到底誰。

總裁辦公室內,白炙允推開房門大步走了進來。

“剛剛編輯部那邊已經聯絡了少夫人敲定了書名,下午四點就會上架了。”白炙允說著將檔案推給了傅司燼,“如你之前的吩咐,稿酬是那個數字。”

“嗯。”傅司燼將檔案打開之後掃了一眼,而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去查查她身邊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名字是四個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