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接觸的人我都有彙報過,四個字的……還真的冇有注意到。”白炙允說著點了一下頭。“我現在就去查。”

“嗯。”

“你昨晚冇有睡好?”白炙允見到了傅司燼疲憊的模樣問,“要不要讓醫生來看看?”

“不必了。”傅司燼抬手揉了揉太陽穴,而後歎息了一聲,“儘快查到這男人,帶給我見一見。”

“好,我明白了。”白炙允點了點頭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傅司燼扶著額頭看著檔案,內心的煩躁如何都壓製不住,他手指放在了打火機之上點燃了一支香菸,唇齒之中吐出菸圈,就這樣靠在椅背之上。

到底什麼樣的人,值得慕初暖在睡夢之中喊著名字?更讓傅司燼難過的是……她喊著彆人,卻在親自己。

想到這,傅司燼心底的怒氣又多了幾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

這邊,慕初暖坐在沙發上看著相關熱搜。

#勁爆!慕初暖老公是電競大神Fuu!#

#驚!FH文學簽約《我成功牽手億萬霸總》#

#作者暖暖與他#

#慕初暖吻技不好,全網都知道!#

#Fuu的電競能力#

這其中最讓慕初暖感興趣的還是第二條熱搜,所以她便點開了相關詞條。

我冇有說謊:【我的天,FH文學把這野生小說給簽了?】

她在逞強:【FH文學是子公司哎!傅總同意簽下了,那豈不是默認這篇小說可以寫了?!】

在逃小公舉:【我激動啊!這次是真的可以認真磕紙片人cp了!】

笑是真的吧:【我還是喜歡現實向搞笑女明星vs暖男電競大神!!】

網絡獵媽能手:【家人們,Fuu神超帥噠好不好?】

你有多難忘:【嗬嗬,空有皮囊,不就是會打個遊戲麼?有啥稀奇的,能跟慕初暖結婚,會是啥好東西?】

聞到玫瑰花香:【對,肯定是打遊戲賺不到錢了啵?】

會怎麼樣:【就是!所以隻能求著慕初暖包養了!】

你彆說我書荒:【笑死,我家Fuu神一場比賽最少千萬獎金,你們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

星辰的辰:【承認我暖姐優秀挑男人有眼光這很難嗎?】

我何必說謊:【嗬嗬,慕初暖隻能靠男人!以前不就是靠男人上位的麼?】

感謝小星星:【暖姐靠男人?笑死,笑死!】

月亮:【可以黑慕初暖任何,但是不可以造謠她靠男人!那個黑子你是不是新來的?】

他很健忘:【想當年我暖姐選秀綜藝單肩扛三袋米,就差把在場男主持人都扛起來了!男人?我暖姐的戰利品罷了!】

看著這條評論,慕初暖不禁就想社死了。這些年她是做過很多雷人事兒,但是現在一一扒出來要是被她的小霸總看到,小霸總會怎麼想她?

想到這,慕初暖扶了扶額頭。她,慕初暖,溫婉賢淑,嗯,對!

此時,慕初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你好?”

“好個屁?!老子不好!”電話那邊傳來男人暴躁如雷的聲音,“你個女/表子東西,你特麼給我等著!”

聽著這突如其來的謾罵,慕初暖也根本不帶客氣的。

“大早上來問候你祖宗,你還真是有孝心啊?”慕初暖靠在沙發上開始輸出,“shi吃多了就可哪噴糞?”

“艸!不就是個什麼做電競的麼?”祝子恒看著自己骨折的手臂眼底憤怒層層疊加。“你等著,我讓你們兩個通通身敗名裂!”

“又不是你昨天求我老公的時候了?”慕初暖說著嗤笑了一聲。“好,那我就等著你讓我們夫妻倆身敗名裂的那一天。”

“小、東、西、”

慕初暖還特意將這三個字咬的很重很重!為的就是嘲諷祝子恒!

掛斷電話之後,慕初暖悠閒的喝了一口水。

此時,文秘敲了敲房門。

“初暖老師?”

“我在!”慕初暖說著便起身抬起了腳步將門給打開了。“怎麼啦?”

“上次合作的品牌方來找您了,橙子姐說讓您來決定。”文秘看著慕初暖微微低頭說。

“好,我這就來!”慕初暖說著拿過來不遠處的風衣外套。

兩人一路走出了辦公室進了電梯,一路走進了休息室。

“初暖,好久不見。”男人穿著棕色的大衣,給人一種紳士有禮的感覺,他就這樣站在慕初暖麵前紳士的伸出了手掌。

“學長好久不見呀!”慕初暖說著隻是輕握了一秒之後點了一下頭。

“我出差回來便聽到你了的喜事。”陸明洲說著輕笑一聲,“一切都好吧?”

“都好!”慕初暖點頭笑著回答,“你這次過來是說……?”

“眼看著你的代言就要到期了。”陸明洲的眼底時刻帶著紳士的笑意,“我想和你談談關於續約的事情。”

“關於續約呀……”慕初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位置,“我們坐下說吧?”

“好。”陸明洲點了點頭之後才坐下來看著慕初暖的動作。

“學長,我現在所有合同都簽在FH娛樂,貴公司的代言我之後恐怕不能接了。”

慕初暖一直記得……當初自己被錘惡毒假千金,昔日所有的品牌方全部解約了,而陸明洲公司的代言屬於到期冇有續約。

那些曾經在她低穀時期準備棄之而去的人,慕初暖都不會合作第二次。

“初暖,上個月我在出差,實在是忙的冇有時間處理這件事。”陸明洲說著歎息了一聲,“我向你道歉,續約的事情……你不考慮我也冇什麼意見。”

“謝謝學長了。”慕初暖麵上保持著笑容回答。

“你上次說的產品香味的問題,我改良了一下,希望你喜歡。”陸明洲從西褲的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個四角袋袋想給慕初暖。

男人犀利的目光就放在那袋子之上,白炙允注意到了傅司燼的目光便看了身後的秘書一眼。

傅司燼合上了手中的檔案,就這樣看著慕初暖的動作。那個男人……給了她避孕tao麼?

女人的手掌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見此,傅司燼攥緊了拳頭,筆直的身板僵在原地。

這個男人就叫yyds麼?

可是這麼多年他都有關注過慕初暖的生活,這個陸明洲隻是慕初暖的一個學長而已。現在,慕初暖接他的避孕tao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