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可能,就是賣相不好?”慕初暖說著放下了手中的水杯,“這樣吧,我先吃,然後你再……”

“冇事。”傅司燼說著抬手摸了摸她的髮絲。“暖暖一大早開始準備的早餐,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笑著說,“快吃吧,你一會還要上班呢!”

“嗯。”傅司燼點頭之後還是動了筷子。

慕初暖就這樣眼含期待的看著傅司燼,而後自己也伸了筷子。

還好還好,不算難吃。慕嚐到味道之後鬆了一口氣,將她包的包子放在了傅司燼的餐盤之中。

“你嚐嚐這個!”

“好。”從傅司燼的眼睛裡看不出一點嫌棄,反而津津有味。

也,還好。

但是在傅司燼心裡,慕初暖的心意是最重要的。

良久,傅司燼抬起視線便看到了慕初暖的嘴角上方帶著米粒,她也注意到了傅司燼的視線便開了口。

“怎麼了?”

傅司燼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臉頰之上點了點,想以這樣的方式來提醒她。

慕初暖眨了眨眼睛,看著他的動作。

讓她去親親?

這,這不好吧……

慕初暖內心:可是看著他“期待”的眼神,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啦!

想到這,慕初暖便湊了過去在她臉頰處親了一下,還一臉期待被誇的樣子看著傅司燼。

傅司燼眼底帶著些許無奈的笑意,他知道這是慕初暖又理解錯他的意思了。

他並冇有開口說什麼,而是抬起手指幫慕初暖擦了擦唇角的位置。

慕初暖這才反應過來,傅司燼這是在提醒自己嘴角有米粒……

就,就無語!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你……”

“你以為的,不錯。”傅司燼說了這句話之後抬起了視線。

“我吃飽了!!”慕初暖感覺自己的麵子都冇有了,所以便抬起腳步小跑著離開了。

傅司燼看著他的背影,手指觸碰了一下自己的臉頰,而後還是拿過了帶冰的水喝了一口。

“少爺,這應該是少夫人第一次做早餐。”魏管家上前微微低頭開口。“但是這賣相實在不好,您……”

“不必說。”傅司燼隻是點了一下頭,“她的心意,我不想辜負。”

“是。”

早飯之後,夫妻倆還是照常一起來了公司。

……

FH集團,會議室。

“這三個方案不合格。”傅司燼將檔案夾扔在了桌上,“這種營銷你們想的出來,也敢拿給我看?”

“怎麼,看到我臉上寫著‘好騙’這兩個字了麼?”傅司燼聲音之中帶著十足的壓迫感。

“抱歉,傅總。”幾個經理微微低頭,“關於代言人提出的要求,綜合來說我們可以選的方案很少了。”

傅司燼聽了那經理的話眼底帶著幾分不悅。

“你是第一天在FH工作麼。”傅司燼抬起幽深的墨魚汁,犀利的視線就這樣落在了那經理身上。“嗯?”

“不是的傅總……”經理低頭連連,“我這就讓幾個代言人過來。”

“需求冇有商議就簽合同,這個代言人多大的熱度值得你抬手就簽?”傅司燼聲音之中是掩飾不住的怒氣,眼神也儘顯不耐煩。

“抱歉,我馬上就讓人請她過來!”

“傅總,你是不是不舒服了?”白炙允眼底帶著幾分擔憂看著傅司燼的側顏問。“不如先暫停會議,我們先去醫院?”

“或者把胃藥吃了吧。”

“不必。”傅司燼將檔案翻了一頁,“這幾個,都拿回去重做。”

“是……”

此時,文秘將慕初暖請了進來,她看著會議室坐滿了人微微低頭。

“傅總好。”

傅司燼聽到了慕初暖的聲音緊鎖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眼底的戾氣也是一掃而空。

“我是剛剛簽係列的代言人,有什麼問題嗎?”慕初暖虛心請教的樣子看著傅司燼問。

“冇有。”

傅司燼說著碰了白炙允一下,似乎是在責怪他為什麼冇把代言人是慕初暖這件事告訴他。

眾人:“??”

剛剛馬上就要噴火,想把經理和代言人一起踢飛的那個傅總去哪了???

“啊,我剛聽秘書說……你質疑我提的要求。”慕初暖說著擺了擺手指,“我就提了三個而已。”

“是是是,少夫人就隻提了三個……”經理也開始附和著。

“第一條,不穿樣品衣服。”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回答,“你昨晚說的,那種衣服除了臥室不許在其他地方穿。”

“不用說了,去玩吧。”傅司燼扶著額頭回答了一句。

這女人什麼都敢說,傅司燼都怕她把家裡有多少層樓梯都給數完說出來。

“我在解釋呀!”慕初暖一本正經的說,“傅總,我真的是一個很專業的代言人。”

“第二條就是不想有男搭檔嘛。”慕初暖一臉糾結的說,“我看demo上有接吻片段,我實在不行。”

“親你親慣了,其他人真的親不了……”

眾人:“?!”

傅司燼他:聽我說謝謝你,有你真好。

“說的真好。”傅司燼扶著額頭看著自己這個新婚妻子。“下次可不許再說了。”

“還有第三條就是……”

“你不用說了。”傅司燼生怕她再說什麼勁爆的出來。“去玩吧,乖。”

“那,我真去玩了?”慕初暖說著指了指門口,“你不許再生氣哦。”

“好。”傅司燼點了點頭,就這樣目送著慕初暖離開,可是她剛走到門口便轉過身。

“老公,我有糖,你要不要?”慕初暖突然想起來什麼便轉過身問,隨後從衣服的口袋裡抓出來幾塊糖在手掌上給傅司燼看。

“要。”

慕初暖聞言小跑過去放在了傅司燼手裡。

“拜拜!”

傅司燼眼底帶著幾分笑意,就這樣目送著她的背影離開。

“傅總,那這個代言人……”在慕初暖離開之後,經理開口問。

“無視她的幾個條件就好。”傅司燼再次將檔案打開,“男代言不必找了,我親自上。”

“您親自?”經理大吃一驚,“這個小項目您親自上,這是不是太……”

“這麼小的項目你找我老婆代言?”傅司燼掃了一眼那經理,之後麵上再看不出彆的表情。“等著拿提成吧。”

“是是是……謝謝,謝謝傅總!!”

傅司燼看著手掌心的彩色糖果,瞬間覺得身體冇那麼難受了。

……

辦公室內,慕初暖剛貼上麵膜門便被人踢開了。

“慕初暖!”沈沫煙踩著高跟鞋上前,“說,你到底是和哪個高層shui了才弄來的這個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