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聞言垂下了黑曜石般的眸子就這樣看著身邊眼底含著緊張與懼怕的女人。

她髮絲都有些亂了。

傅司燼神情之中看不出什麼情緒,隻是抬手慢條斯理幫她整理著髮絲,指腹輾轉,而後唇角上揚了一下。

“是不是男人,到了新婚夜你不就知道了。”男人的聲音帶著磁性,他骨節分明的手掌放在了女人的雙眼之上。

“阿唔!”

“我們……哎喲!是唐二少的人!”

慕初暖的眼睛被男人寬厚的掌覆蓋著,眼前一片黑暗,但是慕初暖可以聽到幾個男人慘叫的聲音。

下一秒,慕初暖覺得自己身上的外套被男人脫了下來。

“你乾嘛?”

傅司燼冇有說話,將那外套扔在了地上,手指微抬指了指剛剛碰了慕初暖衣服的那個保鏢。

“是,傅總。”

傅司燼垂眸看著慕初暖那驚愕的模樣,將她暖棕色的髮絲捋到了耳後。下一秒,慕初暖感覺到自己身體騰空,她瞳孔放大了幾分。

“傅,傅司燼你放我下來!”慕初暖看著男人的側臉推了一下他的胸膛。

“知道你體力好不愁走路,但是體力這種東西。”男人濃眉上揚了一下。“該省則省。”

“外套忘拿了!很貴的!”慕初暖說著便要掙紮。

“買新的。”傅司燼給了身邊特助白炙允一個眼神便大步離開了。

白炙允看著躺在地上咿呀亂叫的幾個廢物保鏢,整理了一下西服的袖釦。

“連著那個慕家小姐打包起來一起扔進唐家婚禮,記得開個直播鬨洞房。”白炙允吩咐著幾個在場人,“剪輯成品發我郵箱,傅總有用。”

“是,白特助。”保鏢應聲之後拿過了麻袋。

……

傍晚,慕初暖坐在沙發上有些不知所措,她環視一週看著這棟奢華內斂的彆墅,回想著今天的一切。

她真的和傅司燼登記結婚了?

慕初暖打開了手機看著銀行卡餘額。零零零零,都是零。

戀綜獎金和直播領證的獎金都在這了,她馬上將醫院的钜額手術費給補齊了。

不,有了這筆獎金,手術費便不是钜額了……

“這個婚房,喜歡麼。”

慕初暖聽到耳邊的男音被嚇了一跳,她連忙移開了身子離的傅司燼遠了一些。

男人身上穿著浴袍,他應該是剛剛洗過澡,身上的薄荷味蔓延著,髮絲還有水滴。男人的皮膚偏古銅色,浴袍寬鬆,人魚線若隱若現,晶瑩的水滴從胸肌滑落。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神,下一秒,慕初暖隻是覺得喉嚨一緊,唇上也濕潤潤的。

紅紅的,是血。

從……鼻子裡流出來的?

慕初暖瞳孔放大,而後連忙抽出紙巾擦著自己的鼻孔處,臉頰都染上了幾分紅暈。

她這是看到傅司燼的樣子,然後花癡到流鼻血了?!

“對不起對不起!”慕初暖說著背過身子一邊擦著一邊道歉,她眼底的懊悔層層疊加。

人家也冇怎樣,你還流鼻血了?!慕初暖你多少是帶著些好澀在身上的!

傅司燼看著她的模樣眼底帶著些玩味,隻是倒了杯水放在了慕初暖麵前的茶幾上。

“暖暖這麼饞我身子?”傅司燼笑聲帶著些許沉魅,“怎麼,想直接進入正題?”

“我冇有!”慕初暖一直擦著自己的唇,而後捂著眼睛將紙巾扔進了垃圾桶。開始扯謊,“你不知道嗎,我這個人身體弱,就是個病秧子。”

“戀綜上掰磚那麼有勁,到我這就是個病秧子?”傅司燼手掌微抬倒了一杯酒,看著坐的離自己稍微有點遠的慕初暖。“饞男人……是病麼?”

“我冇有!”慕初暖扭頭狡辯著,“我說了我體弱所以流鼻血!”

她說完便身體後傾,“不行……這病秧子真是配不上傅先生……”

“是麼。”

“哎……命苦,好不容易被傅先生挑上還體弱。”慕初暖說著佯裝著擦眼淚的模樣,“我實在不忍心耽誤傅先生你的前途,找個時間,離婚證領了吧……哎,好傷心。”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模樣輕笑了一聲,那是帶著知足知味的笑聲。男人掌中的玻璃杯放在了茶幾之上,與之碰撞之後發出清脆的聲音。

“體弱,是吧?”

“嗯嗯……”慕初暖扶著額頭輕聲開口,“我一犯起病來,走不動路,吃飯還要人喂,穿衣服都不會。”

“簡直是到了自己都嫌棄自己的地步了!”慕初暖說著偷偷瞄了一眼想看傅司燼嫌棄的小表情。

可是男人那端正的五官之上神情之中看不出半點厭惡,反而眼底的趣味又增加了幾分。

“好,我養著。”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略帶水霧的眼睛濃眉上揚了一下。“你什麼樣子,我很清楚。”

是啊,這個男人可是傅司燼啊。彆說她現在離開慕家了,就算是在身在慕家也配不上這個男人。

傅氏家族在整個W洲都受人敬重,而傅司燼不是傅氏家族家主這麼簡單。他有個國際集團叫FH,他的身價讓人不敢想象。

隻是這人過於神秘,外界傳聞他又醜又殘,絕對不是這個小白臉的模樣。

隻是那枚胸針,慕初暖印象過於深刻,當時在拍賣會上被抬的很高的價格,慕初暖都不知道,外祖母給她的胸針會值那麼多的錢。

“你到底圖什麼?”慕初暖十分疑惑的看著傅司燼。

他這樣的人,想要什麼樣的名媛找不到?

“勁兒大,好生養。”

傅司燼還是說了這麼一句話,男人視線就放在慕初暖眼睛上,可是慕初暖從中看不出什麼破綻。

“傅先生,你可不可以說點實際的?”

“我需要一個女人擺脫家族,你需要一個丈夫渡過難關。”傅司燼手掌放在了女人腿邊,離得她更近了些。“暖暖,我們很合適。”

慕初暖下意識的把頭往後靠,“我……不能懷,也,冇錢養……”

“懷不懷的上是我說了算。”傅司燼看著女人臉頰稍帶紅暈的模樣笑了。“我想暖暖還不太會吧,不如……我們看個電影,學習一下?”

慕初暖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一臉抗拒的推著他的胸膛。

“不不!我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