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沫煙那個大小姐性子怎麼可能主動道歉??

毋庸置疑的,又是霸總出手了……

慕初暖內心:偏愛霸總一萬年!!

她的視線就這樣落在桌前看著檔案的男人,他身著白色襯衫和深灰色的西褲,領口保持著公正,不似之前在家時襯衫鈕釦解開幾顆的慵懶模樣。

“傅司燼。”慕初暖鬼使神差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傅司燼聞言就這樣微微側過了身子,褐色幽邃的眸子散發出柔和的光芒視線落在了女人白皙的臉頰之上。

慕初暖叫了他的名字之後便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好尷尬好尷尬,剛剛叫他是想說什麼來的?

慕初暖手掌就這樣落在了被子之上漸漸收緊,眼睛之中竟然也劃過了一絲緊張。

她她她到底是想說什麼來的?

傅司燼好似看出了慕初暖的語頓,隨即黑色的皮鞋前移了幾步,寬厚骨節分明的手掌就這樣落在了女人精巧的瞎下巴之上。

隨著手掌上揚,男人精細的腰身微微俯下,低頭吻上了女人柔軟的唇瓣。

慕初暖的的動作都是僵硬的,眼睫輕眨了一下,睫毛翕動間掃動著空氣之中的曖昧氣氛

良久,慕初暖臉頰漸漸紅了起來,就這樣用懵懂的眼神看著傅司燼的眼睛。

“乾嘛親我?”

“如果不想說話,那就接吻。”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明豔又不失溫柔的容顏說,“還有……我是你老公。我都親不得,那又有誰可以呢。”

慕初暖總覺得,傅司燼的聲音是略帶誘惑的。他的聲音本來就這樣,還是她自己容易心生“邪念”??

“……”慕初暖手掌向前推了一下推開了麵前的男人,而後就這樣抱著被子側過了身子。

“餓,餓了。”女人將聲音放的很小,抬起視線看了一眼傅司燼說。

傅司燼看著她的側顏隻是輕笑一聲,再冇有開口說其他的什麼話。很快,傭人走了進來將晚餐整齊的擺放在桌上。

“吃飯啦!”慕初暖看向了還坐在桌前看檔案的男人說。

“你先吃。”傅司燼冇有回頭,隻是將檔案翻了一頁。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一瞬間室內安靜的隻有檔案紙翻頁的聲音。

要知道,慕初暖可是很能吃的。傅司燼要是來晚一些,應該隻能看到餐盒了。

可是這麼安靜的病房,慕初暖瘋狂吸入肯定是有聲音的……

那樣的話,太尷尬。

想到這,慕初暖拿過了遙控器打開了電視,之後纔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甜品咬了一口。

愛吃!!慕初暖愛吃!!

她抬了抬視線,將南瓜餅放在了餐盤裡推向了另一個桌子上。

傅司燼的視線之內出現了女人戴著鑽戒白皙的手掌和餐碟。

“一會再忙吧?”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試探的說。

傅司燼遲疑了一秒,而後放下了手中的檔案,單手將慕初暖抱了起來重新放在了餐桌前,自己則是坐在了她對麵的位置,解開了襯衫的袖釦之後盛了湯放在了慕初暖麵前。

慕初暖這才反應過來她是被男人那強勁有力的手臂單手抱過來放在這的。

所以,這就是傳說之中的男友力嘛??

想到這,慕初暖眼底含笑著接過了湯勺,視線落在了傅司燼身上但是幾秒之後又移開了。

不行……不能總看他。

看著帥哥就越來越能乾飯了,吃太多胖了怎麼辦?

想到這,慕初暖拿起了筷子開始吃飯,傅司燼看著她吃的香的樣子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

和自己在一起……她應該也是開心的吧。傅司燼有這個信心,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他冇人能慕初暖照顧的更好。

慕初暖抬起視線便看到了電視螢幕之上男主角洗澡之後圍著浴巾出來的模樣。

噠咩噠咩!!

這啥啊這啥啊,那胸肌冇她家霸總一半結實,還有那人魚線,都快冇了!肌肉呢?一點冇有,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腹肌更不用說了,假的都讓慕初暖感覺那是粘上去的假腹肌!!

漏,大漏特漏!

可是還冇等慕初暖收回視線,電視螢幕變成了一片黑暗。

“看他能看飽麼?”傅司燼眼底的不悅是掩飾不住的。

“看他當然不能。”慕初暖眨了眨眼睛回答,“但是看你,應該能吧。”

傅司燼聞言眸子微眯了一下,就這樣看著慕初暖的容顏,試圖將她心底的小心思給看出來。

慕初暖注意到了傅司燼的視線不適的動了動。

“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慕初暖說著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她是真的被傅司燼看的心底發毛。

男人的手掌微抬捏住了慕初暖的下頜線,聲音之中帶著幾分警告的意味。

“不許看彆的男人。”傅司燼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戾氣。“記住、我的話。”

他聲音傳出之時,修長的手指彎曲,骨節之間有一下冇一下的敲打在桌麵之上。

慕初暖聞言用手指碰了碰額頭。“我突然覺得,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傅司燼冇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聽著慕初暖往下說。

“他身材真冇你的好。”慕初暖一臉真誠的說,“你應該是我見過身材最好的。”

傅司燼聞言手指上用了力。

“你見過幾個。”

見過幾個……

雜誌上和短視頻上見過幾個,但是真人版的……也就看過傅司燼的。

看的她仔細思索的模樣,傅司燼心底的怒火在燃燒。

“奧真有一個比你好!”慕初暖突然想到了什麼之後拿過來了手機,“等我給你找找看!”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攥緊了拳頭。

比他好……是誰,是誰要卷死他??

“那個真的好看又好吃!”

……吃?

這女人還親過那男人的腹肌?!!

傅司燼再也壓製不住心底的怒氣,一下將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對,就它!”慕初暖說著指了指手機。

傅司燼視線落在了手機螢幕之上,看著那用衣服形狀的紙箱包著的方塊麪包,頓時就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了。

拿他和麪包比?!

傅司燼將手機放了下來,一臉認真的看著慕初暖。

“我說的是、男人。”傅司燼聲音裡帶著十足的壓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