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小姐?

這是什麼人?

不,傅司燼上次說了他冇有相好兒的!

“老公,人家也頭疼疼嘛……”慕初暖靠在傅司燼懷裡連忙開口,“還有這,這,這,都疼!!”

“聽到了麼。”傅司燼看了一眼手機回答了電話那邊的人。“之後除了葬禮都不要打電話給我。”

傅司燼掛斷了電話之後看向了慕初暖,“哪疼?”

慕初暖聞言收回了自己的手扭頭看著投影,還伸手拿了蘋果過來咬了一口,細細思慮著什麼。

見慕初暖不說話,傅司燼便從椅子上起身。

“現在已經很晚了,出門不安全!”慕初暖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腕提醒他。

“是不安全、還是……你吃醋了。”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手臂將她推著穩穩的坐在椅子上,他則是微微彎腰看著她的眼睛。

“我、”慕初暖十分坦然的回答了傅司燼的問題。“你是有婦之夫,這麼晚了還去看彆人女人,不合適!”

傅司燼冇有說話,隻是抬手鬆了鬆領帶。他就這樣微微低頭,慕初暖眼睫輕顫了一下,男人性格的喉結是觸碰在了她的臉頰之上……

“所以、你有冇有吃醋。”傅司燼輕嗅著她的髮香,聲音磁性無比。

“你還冇出門呢,而且、我也不確定你們是什麼關係!”慕初暖手掌抓住了傅司燼的西褲回答,“還有你上次說、你不會在外麵亂搞的。”

“我信你。”

慕初暖又補充了一句。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笑聲低沉且摻雜著愜意。

“我又能怎麼做呢。”傅司燼眼睫下垂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真摯。“那就、一定不辜負暖暖的信任吧。”

“好!”慕初暖也鄭重地點了點頭。

“明天晚上有宴會,要不要來當我的女伴?”

“請我嗎?”此時此刻慕初暖心底雖然很開心,但是麵上還裝作一副很是平靜的樣子。“我出場的話,很貴的~”

“我人都是你的。”

“這話可不興說奧!!!”慕初暖連忙開口糾正傅司燼的話,“準確來說,還不是呢!”

“那你想要我這個人麼。”傅司燼輕笑一聲問慕初暖。

慕初暖吞了吞口水。

這是可以問的嘛??

儘管是,但是慕初暖覺得,這也不是可以答的啊!

“我、困了!”慕初暖說完便推開了傅司燼的手臂快速轉進了被子之中。

“照片還滿意嗎?”傅司燼看著床上隆起的小山包問。

“滿意、都滿意!”慕初暖胡亂的回答了傅司燼的問題。

都滿意?

那傅司燼可以不可以理解為,對他這個人也很滿意?

“嗯、看出來了。”傅司燼隻是輕笑一聲,“畢竟你親的是真起勁。”

慕初暖:“?”

待她反應過來想解釋的時候傅司燼已經離開了臥室內了。

她起勁兒?!!分明、是他先主動的!

“你都和我領證了還裝什麼‘清高’?!”慕初暖對著門口喊了一句,也不知道傅司燼聽到了冇有。

反正慕初暖一轉身睜眼還能看到投影上變換的照片。

還彆說……真的挺好看的。

慕初暖真的是覺得自己睡不著。那要做什麼呢?

寫、小、說、啊!!

想到這,慕初暖連忙將筆記本抱著放在了床上。

“熱熱!你過來~”

一邊

ua狗一邊寫狗男人!生活美美噠!

……

書房內,傅司燼將照片放在了相框之中擺在了辦公桌上,而後掃了一眼白炙允。

“衣服的事情查清楚了?”

“是造型師的助理……被收買了。”白炙允微微低頭回答,“我已經讓人處理了。”

“那個沈沫煙,剛剛傳出了醜聞,應該是少夫人反擊了。”白炙允說著點開了新聞給傅司燼看。

“現在輿論傾倒,她之後在娛樂圈應該很難走了。”

“得罪我的女人,我會隻是讓她很難走而已麼。”傅司燼的聲音不似剛剛對慕初暖那般柔和,取而代之的是冷凝如冰。

“好,我會去處理這件事。”白炙允點了點頭之後收回了手機。“二少夫人那邊,打來了很多電話,說是二爺最近要不行了。”

“我也帶人去看過了,確實是……”

傅司燼聞言抬起了視線,深邃的眸子之中劃過一抹憂慮。

“這樣一來,傅家那邊對於你娶少夫人這件事便更多意見了。”白炙允說著歎息了一聲。“他們不認少夫人……”

“我娶誰需要他們幾個嘍囉來指手畫腳麼。”傅司燼看著手中的領帶夾細細撫摸著,而後閉了閉雙眼。

此時,傅司燼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抬手揉了揉太陽穴之後接聽了電話。

“我忙著。”

“傅司燼你是不是瘋了?”電話那邊傳來蒼老的聲音,“她當年是慕家的女繼承人你心繫她我可以理解,現在她失憶流落他鄉、且傅慕兩家……”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傅司燼麵上表情冇有什麼變化,隻是抬手翻了一下檔案。

“以你現在的身份,你們兩個根本不登對!”傅老夫人敲著柺杖,“你父親的仇你是忘了麼?”

“你行你去報。”傅司燼聲音冷漠無比。“不行就閉嘴。”

“傅司燼!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帶她進家門!”

“老鼠穴而已,你看我稀罕?”傅司燼一邊說一邊還不分心的看著檔案,“怎麼,你是想讓我帶著孟薑枝這個二嫂進門你才認可?”

“你明知道我培養你這麼多年的心思!”傅老夫人被傅司燼的話氣的不行,“你威脅薑枝嫁給老二的事情我還冇找你算賬!”

傅家,那還真是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都嫁了這麼多年了,現在算賬是不是晚了。”傅司燼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二爺和二少夫人恩愛無比,二爺的死二少夫人難以接受,所以鬱鬱而終。”

平白的植物人莫名其妙要死了?傅司燼不信。

他心裡明淨似的是傅老夫人和孟薑枝在算計。所以、傅司燼便威脅她們。

“傅司燼!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傅司燼點燃了一支香菸不屑的笑了一聲回答。“我說過、你千萬彆讓我心情不好。”